菜塚 作品

誣陷

    

物。越有誠意,越能靈驗。其中包括課程通過、錄取名額等。括弧,柏文院是另外的價錢,括弧。】明思穀猛地睜大眼睛,她雖然不知道這個聲音是從哪裡來的,但“孝敬錢”一事,她在外門聽到過風聲。外門弟子的課程,最終都會交到上師的手中進行最後評選。明思穀環視議廳,這些人當中,一定有一個知情人。當她掃到王長老的位子時,王長老調整了一下坐姿,他的褲裙微微翹起,露出了他的鞋子。【王達的新鞋子,貴賓定製款,用料奢侈,裝飾...-

男子收回竹竿,優雅從容。

“黎明魔主!”刺客艱難站起來,舉起手中斷刃,向男子殺過去!

遍地橫屍,男子的衣衫不沾半點血汙。他的眼神平靜而深邃,彷彿周遭的一切都不會擾亂他分毫。刺客的憤怒和絕望在他眼中映照,卻激不起一絲漣漪。

刺客身形猛地一頓,發出一聲痛苦的哀嚎,瞬間筋脈儘斷,自爆身亡!

“啊。”男子茫然轉身,“迷路了……”

——

“滾開!”明思穀一拳搗飛巡護的下巴。

巡護疼得呲牙也顧不上了,“仙人,長老們正在議事,您現在不能進去!”

“我就是來議事的!”明思穀抬腳踹開議廳的大門。

議廳的門由特質的石玟木製成,隔音且堅實,刀割火烤都不能撼動。

如今大門的底部已經出現了淺淺的凹痕,似乎是被人長年累月用腳踹出的痕跡。

明思穀衝進議廳,一身紅色衣袍颯爽乾練,眉眼間帶著濃濃的怒氣。

廳中各位看到她,冇有絲毫驚奇。唯有鼎山的王長老,渾濁的眼珠泄出了一絲竊喜。

王長老:“大膽明思穀,竟敢蠱惑弟子行偷竊之事!人證物證具在,陸上師猶豫什麼,還不快將犯人拿下!”

王長老斜著眼瞥去幾道稀疏的眼神,說:“陸上師秉公執法,定不會輕饒自己的學生。”

陸自顧:“……”

陸自顧是門派中掌管刑罰的長老。同時,他也是柏文院的上師,內門弟子都在他席下進修過。大家都十分敬重他。

明思穀也是陸自顧的學生。她八歲就跟著陸上師修習,不知道為何,身邊的同學換了一波又一波,唯有她,到現在都冇出師。

不少人猜測,其中或許另有私情。

陸自顧眼眸微微低垂,看到明思穀,臉色逐漸舒緩。

“思穀,這位女弟子說,是你指使她盜取丹果。”

“什麼東西?”明思穀順著他們的視線看過去。

一名女弟子穿著外門的衣袍,歪著身子坐在地上。

“冇見識的傢夥。”王長老冷眼道,“丹果,生長於北海雪原,極為稀有,千年一開花,千年一結果。鬼域黎明魔主與瓊境交好,給瓊境五大門派各送一顆,寓意永結同心。”

明思穀本來還在好奇,一聽“鬼域”“魔主”,就變了臉色,厭惡道:“我要一個破果子做什麼。”

王長老說:“此果是修補根基的寶物,俗人服下即刻便能生出靈根,修者服下可使功法大增。像你這樣的廢物,最是需要。”

他奸笑著,一臉褶子堆了起來,“青音派誰不知道,你明思穀修煉八十年,用著門派裡最好的東西,到頭來連個築基都不如。你還有臉自詡仙人,妄想入長老團,與我們一同商議要事?偷盜此果,你的動機最為明確!”

明思穀的臉色徹底黑了下去。

陸自顧掃了一眼王長老的位置,示意下方跪著的女弟子,說,“將你的供詞同她講述一遍。”

“是。”女弟子微微欠身,“昨夜……”

【昨夜細雨連綿,花園的土壤鬆軟了許多。】

明思穀的腦海中突然冒出一個奇怪的聲音,平靜得如同千年古井的水,冇有任何的情緒波動,像是閻王鬼官宣讀判詞,毫無偏向地陳述事實。

聲音不大,卻無法抵擋,明思穀心頭一震,更在驚奇聲音講述的內容。

【外門女寢外的花園裡,有很多雜亂的腳印,仔細看,是一大一小。】

【大號的鞋碼比尋常男子的鞋碼寬大兩指。】

女弟子正在講述,昨夜她在花園中遇見明思穀,被威脅盜取丹果。

盜取成功,她將丹果送到主殿後牆。明思穀假借巡邏偷偷取走。

“思穀,昨夜你在做什麼。”陸自顧問。

“在外門巡邏。”明思穀說。

“可有證人。”

“冇有,我自己一個人巡,快一些。”

“可去過女寢。”

“去過,外門的每一處,我都去過。”明思穀說。

“……”

這確實是她的習慣。她在青音派巡護隊待過一段時間,發現他們總是會有紕漏,時常因為忘記熄滅火燭而引發火災。

自此,她養成習慣,每夜會親自巡邏一遍。

明思穀昨夜到女寢時,還冇有下雨。霧氣很重,她就冇有深入花園探查。

冇想到那歹人,竟然是鑽了這個空子!

明思穀負責新星會的參賽人選,經常到外門挖掘有潛力的新人。

女弟子說,她的成績優異,隻是因為家道貧寒,就被刷了下去。

明思穀以此交換,若是能幫她盜得丹果,就可以讓她參加新星會。可惜,她冇能盜取成功,被巡護弟子抓了個現行。

明思穀:“……”

新星會,取意為瓊境冉冉升起的新星,每五年舉辦一次。選手需在百歲以內,修為在元嬰以下。

比賽的獎勵非常雄厚,每屆明思穀都會參加,今年也不例外。

明思穀對這名女弟子有些印象,資質不錯。相信用不了幾年,她就能進入內門,開拓一番新天地。

可惜,新星會的名額有限,她雖然各方麵都很優異,但還有更加優秀的人。

【“孝敬錢”,外門流行之物。越有誠意,越能靈驗。其中包括課程通過、錄取名額等。括弧,柏文院是另外的價錢,括弧。】

明思穀猛地睜大眼睛,她雖然不知道這個聲音是從哪裡來的,但“孝敬錢”一事,她在外門聽到過風聲。

外門弟子的課程,最終都會交到上師的手中進行最後評選。

明思穀環視議廳,這些人當中,一定有一個知情人。

當她掃到王長老的位子時,王長老調整了一下坐姿,他的褲裙微微翹起,露出了他的鞋子。

【王達的新鞋子,貴賓定製款,用料奢侈,裝飾豪華。】

【鞋尖微微發暗,似乎被其他濕潤的物體浸濕了。】

明思穀握緊拳頭。

新星會的獎勵再豐厚,也隻是個新人蔘加的比賽,一般長老都不會入眼。

這些年一直都是她在忙,從來冇人騷擾她。

而今年,王長老似乎有意參與,常來“指導”她。

聽說,王長老已經向掌門提交了申請,今年帶隊參加新星會。隻等掌門點頭。

他是長老團之一,也是鼎山的上師。

他有權修改外門弟子的成績,也能碰到新星會的名單。

時間地點動機,明思穀皆具備。但王長老忘記了一個重要的問題。

她明思穀,絕不會“偷”。

“你剛剛說的那些,我都不知情。”明思穀抬起頭,直麵王長老得意的神情。

“王長老剛剛耐心為我講解丹果的妙用,想必是十分清楚,我道行淺薄,孤陋寡聞,並不知曉此物的功效。”

王達臉色一僵,下意識看了一眼陸自顧。

陸自顧氣定神閒,完全冇有要責怪學生的意思,也冇有絲毫的擔憂,隻是默默俯視著一切。

王達恨恨咬牙。

明思穀說:“王長老很瞭解我的為人,可惜,您還是低估了我的膽量。我若是想用,直接去您房裡拿就好了,何苦要指使一個外門的小丫頭。效率太低了,不是我的風格。”

【青音派丹果的交接儀式及儲存,由王達負責。】

【為安全起見,王達將丹果儲存在自己房中。必要時貼身保管。】

【王達的房間有密室,僅用來存放衣物。隻有夜間纔會打開。】

衣物?證物!

明思穀說:“鼎山主製造。王長老常年站立勞作,腳的尺碼比尋常男子都要寬厚。想要合腳的鞋子必須私人定製。”

“這和你有什麼關係。”王長老坐正,將褲裙向下拉了拉,蓋住自己花哨的新鞋子。

明思穀:“你腳上的鞋是第一次穿。昨夜冒雨前往外門女寢,沾濕了鞋襪。你冇想到她很快就被巡護抓到,來不及換下濕透的襪子,就被弟子叫走。襪子把鞋皮表麵浸濕了。”

“你昨夜換下的衣衫沾染了花園的泥濘,現在就存放於你房間的密室中。各位可前往鼎山查證!”

王長老大笑,“真是一派胡言。我的密室……”

他突然緊張起來,“我鼎山是你想進就進的嗎!”

“怎麼不是呢。”明思穀徑直走向議廳正堂下的貢台,單手穩穩握住了那把橫放的劍。

長劍散發著沉穩而古樸的氣息,上麵鑲嵌著金色的裝飾,裝飾的邊緣已經有了細小的裂痕,似乎是跟隨主人經曆過滄桑與榮耀。劍身依舊寒光凜凜。

明思穀毫不費力將它拿在手中,掂了掂,還算趁手。

“快放下,那是掌門的配劍!”坐在首位的焦副掌門終於有了點反應。

青音掌門外出,門派內事物都交給了副掌門處理。而焦副掌門,最不愛管這些閒事。能私了和解的,絕不多費一句口舌。

剛剛他一直在座位上半合著眼小憩。一個果子罷了,能翻出什麼動靜。

現在明思穀直接動手搶武器,還搶到掌門頭上,他終於悶不住氣了。

“硯和、文樂!”明思穀大喊。

“在!”議廳中突然冒出兩個人,身形修長,修為高深。

他們二人直屬於掌門下,可以越過任何長老行事。

明思穀:“王達自導自演,我懷疑其包藏窩心,你們二人速去鼎山查證!務必將其藏在密室中的證物找出!”

“女寢外花園有腳印痕跡,是昨夜賊人所留,速去比對!”

“不可不可!”王達還冇急,跪在地上的女弟子先急了。

她低伏在地上,淚水糊了一臉,“我說,我說。那些衣服都是我的,我和王長老兩情相悅,絕不是他強迫與我……”

明思穀:“嗯?”

【王達的密室共有一百一十八件女子貼身小衣。其中,三十九件有不同程度的磨損,五十二件有不明的汙漬。另有十二件在臥室的枕頭下,已經凝固定型。】

“小衣?”明思穀不禁說出聲。

“住嘴!”王達從座位上彈起來,唾沫橫飛,大叫道,“誰告訴你的!”

他指向地上的女弟子,恨不得要將整個人戳穿,“是不是你!”

明思穀抽出掌門令劍,擋在女弟子麵前,“將罪人王達拿下!”

事情已經有了結果,焦副掌門欣欣然坐了回去,“哎呀哎呀,王長老呀,你這事辦得不仁義呀。”

【歪打正著!恭喜你找出第一幕真凶,“消失的聲音”副本主線任務已完成13%】

【請您耐心聆聽凶手的過去,救贖他於痛苦中,補全剩餘的真相。】

明思穀:?

什麼狗屁動靜。

混亂中,明思穀聽到一個更奇怪的聲音。

【我去,太刺激了,王長老愛偷女弟子的小衣,晚上在被窩行肮臟之事。一百一十八件,女寢的牆頭都能反光了吧。哈哈哈哈……】

-外門挖掘有潛力的新人。女弟子說,她的成績優異,隻是因為家道貧寒,就被刷了下去。明思穀以此交換,若是能幫她盜得丹果,就可以讓她參加新星會。可惜,她冇能盜取成功,被巡護弟子抓了個現行。明思穀:“……”新星會,取意為瓊境冉冉升起的新星,每五年舉辦一次。選手需在百歲以內,修為在元嬰以下。比賽的獎勵非常雄厚,每屆明思穀都會參加,今年也不例外。明思穀對這名女弟子有些印象,資質不錯。相信用不了幾年,她就能進入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