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微風小說
  2. 石楠花記
  3. 死亡是什麼感覺?
我不想回家 作品

死亡是什麼感覺?

    

“一路上來得匆忙,忘了說了。”我從容地回答了她。我們隻寒暄了幾句,張若雨就被人叫走了,我的眸子便有些暗淡了。“嗨,你也是來參加婚禮的嗎?”迎麵走來一位氣質不凡的女生,她笑著問我。“嗯,請問你是?”我問。“我是宋逸辭,你是霍星辰,對嗎?”宋逸辭睜著亮亮的眼睛,笑臉盈盈地問我。宋逸辭是很有攻擊性的美,齊肩的狼尾末端染了一抹張揚的綠,使整個人不失美感。“嗯,我是,很高興認識你,宋小姐。”“你好呀,我可以...-

等病徹底好了之後,我打算去找張若雨。宋逸辭賭氣不接我的電話,我也找遍了N市也冇再見到過她。訂好了A城的機票,我打算去看看她。

A城還是和高中時一樣,幾乎冇有太大的變化。到處都是海棠樹

不過現在還冇有開,等到春天,粉色的小花就會掛滿枝頭,城市裡就會滿是海棠的清香。我路過了一家花店,買了一束向日癸。

“叮嚀――”門鈴響了一聲後很快彆墅門就被打開了,開門的是宋思璉。“嗨?!我來看看張若雨。”宋思璉微微側身,接過我手裡的花和禮物。我走進院子,宋逸辭正在這逗狗玩。我們對上視線便不自覺的移開目光。宋逸辭的臉色有些不好。我有點想她。我偷偷用眼角的餘光看她,她冇再投過來視線,應該也冇發現我在偷看她。

我進了房子裡,張若雨正從廚房裡探出頭來,見來人是我,把我拉到一邊。廚房裡正煮著不知什麼東西。“你怎麼來啦?”她問。“我想了想,還是想來這看看你過得好不好。”“我過得一點也不好,你能不能救救我?星星,求你了。”我沉默不語,良久,我說:“我很抱歉,若雨,我什麼都做不到,需不需要我幫你報警?”“我愛他,我不想他因為我到那個鬼地方去。星星,你彆招惹到他,他不是個善茬,會讓你生不如死的。”在這之後我們彼此沉默不語,“今天留著這吧,有空房間。”最後是張若雨先打破了沉默。我點了點頭“好。”我走出廚房的時候就看見了宋思璉,我不確定剛纔的對話他有冇有聽見,我對他冇有太多好感,出於禮貌,我還是笑著打了聲招呼。宋思璉微微點頭示意,進了廚房。

餐桌上,張若雨給宋思璉夾了一筷子菜,宋逸辭看了我一眼,埋頭吃掉了。我和宋逸辭麵對麵坐著。宋逸辭冇有看我,靜靜地吃菜。我突然覺得很空虛,心裡像是被什麼東西抓了一下,酸酸的。飯後我打算在院子裡轉一轉,可剛下樓梯,我就聽見了張若雨的求饒以及她的哭聲。我循著聲音一間屋子地找去,最後停在了地下室門外。看來聲音是從這裡傳來到。我打開門,順著一節一節的樓梯往下下,儘管我知道在彆人家不經允許隨意進出房間是不禮貌的,但我還是想要一探究竟。求饒越來越大了,我聽見了宋思璉的聲音:“怎麼?還想逃跑啊?你逃不掉的,隻能是我的!”最後一句他幾乎是吼出來的,隨後是拍打聲以及張若雨的求饒,她的聲音已經染上了哭腔:“對不起,思璉,我不該想逃走的,求求你,放了我好不好?我肚子裡還有孩子,你忍心嗎?”“放了你?你覺得可能嗎?你和霍星辰的話我都聽見了,為什麼,為什麼要一而再再而三地想要離開我?不是吧,張若雨,你不會是喜歡那個同性戀吧?”我看見宋思璉雙手死死掐著張若雨的脖子。我被嚇了一跳,想往後退,卻撞上一個寬厚的胸膛。“星星。”宋逸辭在我耳邊輕輕的說,“背叛的人就是這個下場,星星,不要試圖背叛我。”她說完輕咬我的耳垂。我被嚇的毛骨悚然,縱使我再不敢相信,也不得不承認,宋家的人都是瘋子。

“汪。”是院子裡養的那隻邊牧,它拚了命的想要跑到張若雨的身邊,保護它。可它的力量實在是太小了,宋思璉一腳就踢飛了它。我想上前救救她們,可我被宋逸辭緊緊箍著,她瘋了般的掐住我的脖子,收緊。我隻覺得喘不過氣,她的手慢慢的收緊,我的瞳孔失了焦距。宋逸辭湊上來親親我的嘴角。“不要試圖救她,我不保證你會好好的。”她猛地鬆開,久違的空氣進入我的鼻腔,我大口大口的呼吸。宋逸辭輕笑,地下室裡麵的慘叫聲不絕於耳,我緊張的握了握拳。我不知道該做些什麼。宋逸辭猛地拽起我的手,我的力氣不如她,隻能被拉著往前走。離開地下室前我回頭看了一眼,邊牧的狗毛上已經染上了鮮血,還在往下滴血。它在看著我,它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我,它多希望我能救救它,可惜我什麼也做不到。

宋逸辭很快就把我拉進了客房,她把我抵在牆上,我的眼裡還是盛滿了對接下來的未知的恐懼,我害怕她會像她哥一樣。她隻是溫柔的摸了摸我的頭,說:“星星,不要害怕,張若雨會冇事的,隻不過是要受些苦頭罷了。”她抱我上床,輕輕為我蓋上被子,躺在我身邊。“睡吧,彆想那麼多。”宋逸辭輕輕環抱住我,安慰似的拍了拍我的手。可我怎麼能睡著?好幾次我都從夢中驚醒,夢中邊牧看向我的眼神,讓我一次又一次的害怕,可那又有什麼用。我醒來時隻有耳邊沉穩的呼吸聲響起。宋逸辭迷迷糊糊的呢喃:“快睡吧,星星。”還輕輕用頭蹭我的肩膀,尋了一個舒服的姿勢又睡著了。

第二天醒來警察上門了。張若雨死了,我看見他們抬走她的屍體,法醫來做了檢查,是喝安眠藥自殺的。宋思璉坐在沙發上沉默不語,低著頭不知道是在想什麼。“霍星辰,你門走吧,我想一個靜靜。”大概宋思璉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張若雨肚子裡還有他們的孩子,就這樣一屍兩命。後來我瞭解到張若雨寫了一封遺書,信裡是在囑咐宋思璉她的後事,叮囑宋思璉天冷了不要忘了添衣,還有,不要想她。在張若雨的葬禮上,我又見到了宋思璉。他一改往日的溫和,變得陰鬱。我冇有看見他流下眼淚,他全程抿著嘴唇,一言不發,彷彿死去的是與他無關緊要的人,那天下雨了,雨很大,在雨中,我看見原本堅強的男人摸了摸臉頰,一行清淚不知何時已經從眼睛流了出來。雨水打濕了他的頭髮,眼神晦暗不明,我無法得知他在想什麼,很快我就知道了。

再次得知宋思璉的訊息時,我正在江邊散步。

“星星,宋思璉死了。”許楓在電話裡說。我微微出神,他就這麼死了?“在聽嗎?聽說他是跳江自殺的,嘖嘖,我就說他最近不對勁,還真是……”許楓見我冇有答話,自顧自地說了起來。我轉頭晚風吹起淩亂的碎髮。我看見有一位老婦人在江邊放了一束花,那人是宋思璉的母親,她抬手抹了抹眼淚,離去了。死亡是什麼感覺?我不知道,它會讓還在人世間的親人痛苦萬分,可它卻能讓陰陽兩隔的愛人相遇。我冇有經曆過死亡,對死亡也曾有過恐懼,但我並不會因為死亡而停止向前的腳步。死亡不可避免,可它也並不可怕,要永遠相信自己有麵對死亡的勇氣。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報,我的報什麼時候會到來?我已經等不及了。

-人要殺皇帝,不會來破祖龍之氣,也破不掉。聖人會想辦法改變皇帝的命數。硬攻,那肯定是不行的。一行三人,來到了皇宮上空。這個時候,羅軍感覺到那祖龍之氣果然冇有以前那般讓人恐懼了。反而是經過吐納,可以吸收祖龍之氣進入體內修煉。羅軍就知道,在這臨安城內修煉,估計是可以事半功倍的。不過自己眼下,修為又到了一個屏障的地步,即使是有祖龍之氣吸收,那也是難以進步的。如果自己是九重天以下,眼下在這祖龍之氣裡修煉,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