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冬十一 作品

發財

    

緩步走到女娘麵前。看見季窈的第一眼,京墨眼中似有微光閃動,他再走近些,發現一身男裝的季窈個頭隻剛好到他鼻尖。“小公子看著臉生,不知找我何事?”他冇有認出她來,幸好。季窈從懷中掏出一疊字據,將其中一張豎立到京墨麵前,等著看他的反應。字據上的字因為久放的緣故有些模糊,仍是一眼就被京墨認出來,他略微挑眉,複將目光移回麵前這個看上去不過十七八歲的白麪少年。雖然麵容上看似淡定,京墨卻瞧見她另一隻手緊緊攥住褲...-

一場涼雨,忽然的襲擊了南城。

淅淅瀝瀝,並不大,可是伴隨著這深秋的冷風,寒意襲人。

林若蘭到達約定的地方,比約定時間早到了十多分鍾。

她感到寒冷,下意識的縮了縮肩膀,抱著胳膊。

正環視四周,看看江南是否到來。

忽而一把雨傘已經撐在了頭頂。

與此同時,一件寬厚的大衣披在了身上,溫暖如春。

扭頭髮現是江南,倒是頗感意外。

“早來了?”

“有一會兒。”

讓她等了那麽多年,又如何還會讓她苦等。

江南把圍巾也取下來,這是江夢婷送給他的禮物。

親手給林若蘭圍著,她有些拘謹。

稍微有了一絲牴觸,可是,看著他眼中的柔情,忽然間不忍拒絕。

樣式雖然不合適她,但是卻非常暖和。

她現在需要暖和。

“嗯,謝謝。”

林若蘭下意識的吹氣哈著手,不曾想,江南又從口袋裏拿出了一雙手套遞給了她。

“嗯?哪兒來的?”

林若蘭疑惑,但是卻情不自禁的戴起來了。

“剛剛等你的時候,順便在地攤上買的。”

江南神情嚴肅,站的挺拔筆直。

“……”

林若蘭無語凝噎,絕美的臉龐上,閃過一絲無可奈何。

“怎麽,不喜歡?”江南皺眉凝神。

“還好,走吧。”

林若蘭苦笑,她並不是嫌棄地攤貨。

隻是,好像這是他回來後,第一次送東西給她吧?

居然還說的理直氣壯呢,真是個呆木頭。

還是,和幾年前的時候一個樣吧。

忽然想起來,大約十年前,他還冇畢業特別的窮,為了給她買髮卡,省十幾塊錢,專門步行了一天一夜的路,雙腿紅腫腳磨破了皮。

送到她麵前的時候,他那傻傻的滿足的笑容,她至今無法忘懷。

“這是什麽?”

緩過神來,林若蘭看見江南手中的袋子,不免疑惑。

“我打算送給咱爸媽的禮物,一點心意。”

江南把禮物放在了車上,給林若蘭打開門,主動去開車。

“噢,你倒是用心了,但是,我必須要提醒一下,不是咱爸媽,是我爸媽,你別糊塗了,忘了我們的協議。”

林若蘭撇撇嘴,秀眉間似愁非愁,一絲嗔怒。

“好的,我可能是順口了,你坐好吧。”

江南認真的給她係好安全帶,發動了車子。

林若蘭的孃家,一別數年,江南幾乎快忘了路。

城市的繁華快速發展,很多風景都改變了。

不過,林家的標誌性建築,如同古堡一樣的塔尖別墅,寬廣的草坪和圍牆,是讓很多南城人都羨慕不已的。

哪怕是忘了路,隻要抬頭看向遠方,很容易找到目的地。

作為林家大家族的一個分支,就已經如此富有和氣派了。

可想而知,林家的大家族,其雄厚的勢力和實力,是多麽的非同凡響。

今天,林家非常的熱鬨。

來來往往,不少賓客。

多半是衝著林若蘭來的。

林若蘭父母早就讓林木森放出了訊息,林若蘭即將另尋伴侶,再次嫁人,公開招婿。

這個訊息不脛而走,很快就吸引了眾多富家子弟王公貴族的注意。

雖然林若蘭算是二婚了,還有了女兒。可是,她的美貌,傾國傾城。

更何況,娶了她,就等於有了林家的支撐,如虎添翼,一舉多得。

因此,等江南和林若蘭到達的時候,林家古堡已經聚攏了人。

豪車停滿了,人來人往絡繹不絕。

他們都在談論著林若蘭,恭維著林家人,並且翹首以盼,等待林若蘭的到來。

“這裏不可以停。你到那邊隨便找個地方停,冇見到這裏都是高檔車?”

當江南停下車的時候,被一個看守的人敲了敲車窗。

江南認出了他,打開車窗。

“阿丁,你還在這裏做事呢?好久不見。”

叫阿丁的人仔細的盯著江南看了看,頓時露出不屑一顧的眼神,冷哼一聲。

“原來是你啊,我以為哪個不長眼的呢,你還敢來這裏,我怕你是瘋了吧,今天你不是來碰一鼻子灰嗎,怎麽著就你這樣子,開一個破車,還想跟別人搶我們林若蘭大小姐?”

江南劍眉微皺,不免感歎。

時光轉換,曾經對他巴結討好的人,如今卻落井下石。

當初他和林若蘭訂婚,來這裏的時候,阿丁恨不得為江南做牛做馬。

現如今,也變成了一個世俗的人。

或許,這就是人性吧。

“還愣著乾什麽,趕快開走,冇看見後麵很多豪車排隊嗎,你隨便擦別的車一下,你這輛破車賣掉都賠不起的……”

阿丁還冇說完,忽然發現一道犀利的眼神,緊跟著,林若蘭從車上下來了。

她把車鑰匙拔了,扔給了阿丁,氣呼呼的說道:“你馬上把這車給我停的好好的,否則你明天不必來上班了。”

“啊,是,是林大小姐,對不起啊我隻是開玩笑的,林大小姐回來啦……”

阿丁嚷嚷著,小心翼翼的去開車門。

江南剛下車,就發現四麵八方一下就擁擠過來很多人,把他和林若蘭圍在了中間。

“林若蘭,真的是她啊,天呐還是那麽美,見到她一麵真的不容易。”

“我的心跳好快啊,果然是我的夢中女神,我不行了誰能救救我……”

“哎,別說了,不對勁啊,她旁邊的那個男人是誰,什麽情況?”

“怎麽,怎麽有點麵熟,似乎是先前和她差點結婚的江南,是他嗎?”

麵對眾人的疑惑和好奇,江南從容淡定,緩緩的把禮物提下來,伸手護著林若蘭,從人群中朝大門走去。

眾人頓時驚詫不已,議論紛紛。

甚至還有人跑過來,攔住了他們。

“林若蘭,這是怎麽回事,不是說好了,今天你家公開相親的嗎,我們這些人,都是因為你慕名前來,你把你這個所謂的前夫,還是個殺人犯叫來乾什麽,簡直是不是瘋了?”

“對啊,你們林家是玩我們呢,把我們當傻子耍的團團轉嗎?”

林若蘭漂亮的臉蛋上,泛起了一層層的怒火,甚至感到羞辱。

這件事,她從始至終都冇有接到家裏的通知,隻是哥哥林木森讓她回家來相親,可誰知道,會搞這的場麵,叫來這樣多的人。

她不是個貨物,可以隨便拍賣,價高者得。

這是對她的極不尊重。

忽然間,林若蘭挽住了江南的胳膊,環視四周,義正言辭。

“你們可能是誤會了,我已經有老公了,他就是江南,你們可以走了。”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頂點小說網首發-苗疆人腰上將彎刀奪了過來。她拔刀出鞘,將明晃晃的刀刃對準尤猛,冷麪不語。被奪刀的苗疆人聞聲轉過頭,麵對統領遞來責備的眼神,低頭不敢說話,尤猛內心不屑,也不多言,拔刀就朝季窈衝過來。刀是搶到了,可怎麼用,季窈不知道啊。她見尤猛的刀刺過來,隻能抬手去擋,男女力氣的懸殊讓她隻接了幾招就有些吃不消,彎刀的刀刃上也砍出幾個缺口,最後一下,手幾乎被震麻,季窈不自覺鬆了手,好不容易奪來的彎刀應聲落地。尤猛雖帶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