餓的睡不著 作品

Chapter 1

    

微睜眼看到伏地魔揮動魔杖,幾秒後從城堡被砸爛的一扇窗戶裡飛出一個怪鳥般的東西。它從昏暗的光線中飛來,落在伏地魔手裡——是分院帽,再揮動魔杖分院帽已經落到納威.隆巴頓頭上“納威將要向大家演示,那些愚蠢地繼續反抗我的人會有什麼下場。”伏地魔說著一揮魔杖,分院帽立刻燃起了火焰。喊叫聲劃破了拂曉的天空,納威全身著火,卻被釘在原地,動彈不得。哈利再也不能忍受了,他必須行動接著,許多事情在同時發生。他們聽見遠...-

“…呼”我猛的睜開眼睛,緊接著帶著一陣急促的呼吸,右手撫上胸口又向上移動探頸動脈確認心跳,同時微皺著眉頭看向前方,一座莊園

‘怎麼回事,我還活著?這個莊園怎麼有點眼熟’正想著,一個小精靈閃現到麵前,他抬著頭看著我,小精靈尖尖的鼻子幾乎要頂到我的下巴,看到他臉的同時,我立刻叫出了他的名字

“多比!你活著!”

“一個尊貴的小巫師,知道多比的名字,多比真的太開心了,她說我還活著,有人關心多比,喔…”多比一邊說著一邊掀起身上的的茶巾一角擦拭著濕潤的眼角

說話間我才意識到,我的身高不太對,我才比多比高一點,又想到剛剛撫上胸口時平坦的手感‘我變小了,可我明明是被阿瓦達索命咒擊中死掉了,我又活了…這是重生?’

思索至此我趕忙打斷多比“多比這是什麼時候,這裡是馬爾福莊園嗎?”

多比立刻回道“現在是1988年,是的這裡是馬爾福莊園,多比是馬爾福家的家養小精靈,多比要在馬爾福家工作到死,除非尊貴的…”

這時候另一個小精靈出現在多比身旁,他衝著多比說道“多比彆忘記你的工作,你作為家養小精靈的義務”說罷又轉向我“哦!一個陌生的小巫師,我要通報給尊貴的家主夫人”,一個響指消失不見

我看向前方的莊園,怪不得覺得熟悉,重生前我和哈利赫敏四個人被抓到這裡來過,那時這裡已經是食死徒的大本營,烏雲籠罩外牆灰敗,花園裡也不如現在看來鮮豔明朗。

在等另一個家養小精靈通報的時候,我大概理清了現在的狀況,不知何種原因我重生了,重生在1988—大戰前十年,一切都還冇開始,我有機會能夠拯救那些死去的朋友,但是現在我得先解決當前的問題,我重生後什麼身份,突然出現在馬爾福莊園怎麼解釋

還冇等想到解決方案,納西莎已經快要走到我麵前,我抬頭看向這位馬爾福夫人,金色的頭髮微卷披在肩膀,灰藍色的視線下垂盯在我的臉上

“你是誰,為什麼會在馬爾福莊園”

“我是…”

我是誰呢,重生過來我還是在自己的身體裡嗎,如果還是我的身體為什麼我會出現在馬爾福莊園,我明明記得上輩子我八歲的時候應該在——

應該在哪裡來著,為什麼我一點印象都冇有了,時間太久遠記不太清了吧,大概率不應該在馬爾福莊園出現,那麼或許現在的‘我’能夠出現在馬爾福莊園,應該是與馬爾福有聯絡的人的孩子

“…或許夫人您可能知道我是誰”我又一次對上了納西莎的眼睛略帶疑問的說道

冇能回答上納西莎的問題,她看著我突然的愣神,又給她拋下一個問題,納西莎柳眉微蹙看向多比說道“多比你看到她是怎麼回事”

多比雙手交疊,抬著頭用他的大眼睛望向納西莎“尊敬的家主夫人,多比看到她突然出現在這裡,像是移形換影一樣,多比也不知道她是誰,多比冇能回答好主人的問題,多比壞,多比壞”說著就用他的手敲打自己的腦袋

納西莎製止了多比的動作“閉嘴多比,去魔法部告訴盧修斯快點回來”說完又看向我,轉過身後說道“跟上”

冇能得到納西莎的身份認定,所以我應該不是與馬爾福家相關的人,那麼依舊是梅默裡·斯特雷亞的可能性增加了

我跟著納西莎走進了馬爾福莊園,入目就是寬敞的大廳,地上是平整光滑的瓷磚以及柔軟舒適的地毯,牆壁上都是奢華的裝飾名貴的畫作,中央還有一組華麗的墨綠色沙發正對著的是被打理到能反光的大理石外框的壁爐,壁爐上方有一個鍍金的裝飾鏡子

藉著那片裝飾鏡子我看到了自己的樣子,是與重生前自己相似的臉,依舊是黑色的頭髮以及深褐色的眸子,大概確定我還是梅默裡·斯特雷亞

納西莎坐到了單人沙發上,示意我也坐下,於是我也坐在旁邊,就在這會兒的功夫壁爐裡一道光閃過一個高大的帶有一抹鉑金色的身影出現——是盧修斯·馬爾福

沙發上的納西莎站起來走向壁爐,盧修斯也看向她帶著微笑用溫柔的聲音問道“西茜怎麼了,要我快回來”說著看向也同樣站起來雙手握在一起的我“這是怎麼回事”

“盧克,一個突然出現的小巫師,小精靈能看到她身上的魔力湧動”

我看向這位鉑金貴族,發現他也在看我,準確的說是在上下掃視,然後用一種詠歎調開口“一個不知血統的小巫師,你是那個家族的”

“抱歉先生,我不知道,我想我的記憶裡什麼都冇有……梅默裡·斯特雷亞…一個名字,或許是我的名字”

“還是一個失憶的小巫師,你指望我給你去找到你的記憶不成”依舊是用那個的詠歎調

“抱歉先生,抱歉夫人”

說完後就安靜下來,我也在想要如何解決現在這個場景,過了一會兒盧修斯突然開口“你跟我走,用飛路粉去聖芒戈…你大概也不會用飛路粉吧”還冇等我回答,一旁的納西莎開口“站到壁爐去,用飛路粉撒在身上同時喊出要去的地方就行,盧克”說完她也看向了盧修斯

盧修斯走回到壁爐,算是給我演示了一遍,說了一句聖芒戈院長辦公室就消失了,我也隻好快步走到壁爐裡用飛路粉撒在身上喊出“聖芒戈院長辦公室”

轉眼出現在一個辦公室,盧修斯已經在辦公室中央站好,用手中的蛇頭權杖指向壁爐裡的我

“波漢先生,請您幫我對這個孩子做個小小的檢查,比如記憶,魔力,血統什麼的,我想這很簡單對於馬爾福這些年對聖芒戈醫院的捐款來說”

“噢當然,馬爾福先生”

說著這位波漢先生來到我身邊,帶我坐到了辦公室裡的會客沙發上,他用魔杖在我的頭上輕點了一下又小聲的唸了幾句咒語後看向我“這位…小姐,我想我需要你的一滴血,謝謝”說罷也冇等我同意便又一個取血的魔咒指向我的手心,幾滴血液流出來被取走,手心的傷口立馬恢複如初,血液在空中懸空一會兒後就消失了

“馬爾福先生,我想這位小姐確實失憶了,魔力很純厚,但血統…至少不是二十八純血貴族中的任意一支”波漢看向盧修斯微笑著說道

“那麼她是一位不知名的混血的英勇對抗神秘人而戰死的傲羅的遺孤”

“是的,馬爾福先生,她可以是”

盧修斯微微眯起眼睛看向我,眼中透露著精明“我想明天的預言家日報您會需要的,波漢先生,另外今年馬爾福也會向聖芒戈醫院捐出一些金加隆用於治療在對抗神秘人過程中受傷的英雄,我先告辭了”說罷他示意我跟他走,他從壁爐消失後我轉身向波漢先生微微福身後也用飛路粉離開

回到馬爾福莊園,他看向我說道“那麼,梅默裡·斯特雷亞小姐,馬爾福家會收養你,因為你是一個可憐的被父母雙亡訊息刺激的失憶的傲羅的孩子,記住了嗎”

“是的明白,馬爾福先生”目前來說冇有彆的地方我可以去,可能上輩子進入霍格沃茨後的生活太不尋常,十一歲前的記憶都模糊了,如今進馬爾福家也冇什麼不好,既然決心要提前做點什麼改變大戰結局,或許在馬爾福家能更早的拿到湯姆·裡德爾的日記本

盧修斯看向納西莎“西茜我想我們可以收養她,最近魔法部的那些老頑固又在拿那個標記說項,巴諾德那個女人又想藉機馬爾福加倍的捐贈,不如收養一個無名英雄的孩子,解決這件事,畢竟養一個孩子比那些加倍上繳的資產劃算的多。另外這孩子冇有記憶,雖然不是二十八純血家族血統,但魔力純淨應該是某個小家族的孩子”

“一個可憐的女孩,看著比小龍還要小一些”說著納西莎看向在一旁站著的我

“正好收養她我們當個女兒養,德拉科最近鬨著要玩伴,就讓這個丫頭和德拉科一起”這時候的盧修斯已經不再用那語速緩慢的詠歎調轉而是溫柔的音色

“好,正合心意,讓多比給她收拾房間吧”說著納西莎吩咐多比去給我收拾了房間,又叫多比去書房叫德拉科出來準備吃飯

“準備吃飯吧,小龍今天在書房待了一下午,這件事也要和他講,那麼女孩你的名字”

我回答道“梅默裡·斯特雷亞”

“以後你就住在馬爾福莊園,可以叫我納西莎阿姨,這是盧修斯,我們有個兒子他一會兒會下來,他是德拉科”

說話的功夫,一個小鉑金頭從樓梯上下來走到盧修斯旁邊,恭敬的對盧修斯問安,然後轉而看向在一旁突兀的站著的我

“小龍先吃飯吧,這是梅默裡·斯特雷亞,一會兒向你介紹”

頭一次看到八歲的德拉科,比上輩子剛入學碰到的那個德拉科更可愛,臉上還有些嬰兒肥臉色也更紅潤,頭髮冇有用髮膠梳在後麵而是正常的搭在額頭耳側,整個看上去十分乖巧

坐到餐桌上後納西莎繼續了剛纔的話題“小龍我們決定收養梅默裡,讓她做你的妹妹和你做玩伴好嗎”

右手邊的德拉科看向我“她…父親母親為什麼”

德拉科對麵的納西莎回道“收養她對你父親有幫助,起碼減少馬爾福家的損失”

“我懂了母親,我會和她好好相處的”繼而又對我說“你好,我是德拉科·馬爾福你的哥哥,以後我會帶你玩”

聽到這我趕忙表態“謝謝,盧修斯叔叔和納西莎阿姨能收養我,謝謝你德拉科…哥哥”

說罷就是安靜的晚餐時間

-杖分院帽已經落到納威.隆巴頓頭上“納威將要向大家演示,那些愚蠢地繼續反抗我的人會有什麼下場。”伏地魔說著一揮魔杖,分院帽立刻燃起了火焰。喊叫聲劃破了拂曉的天空,納威全身著火,卻被釘在原地,動彈不得。哈利再也不能忍受了,他必須行動接著,許多事情在同時發生。他們聽見遠處學校界牆那兒傳來了騷動,似乎千百個人浩浩蕩蕩地翻過視線外的圍牆,高聲呐喊著朝城堡衝來。與此同時,格洛普搖搖擺擺地從城堡一側拐了過來,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