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微風小說
  2. 攻略主神大人
  3. 黑加侖森林(2)
fiftyone 作品

黑加侖森林(2)

    

神碎片的任務。”“攻略主神碎片,怎麼攻略?“與之相愛。”他一頭黑線,這聽起來似乎不是什麼正經任務。“我是誰?我來自哪裡?”“抱歉,係統部分權限並未被開放,無法得知任務者身份資訊。”他有些不悅,又沉聲問道:“完成任務會有獎勵嗎?”他的腦海中一片空白,他所知道的資訊目前隻來自於這個所謂係統說的話。“你可以提出,但最終決定權歸於主神大人。”“你現在可以聯絡主神嗎?”他謹慎地問道。007沉默了一會兒,“可...-

第二節下課有個大課間,比正常下課多了十分鐘,特地用來給學生活動的。

童樂煬和耿季漁從連廊穿過走到高二樓。

“怎麼有點尷尬啊。”童樂煬看著走廊那堆高二的alpha。

“來都來了,看看唄,理科一班是吧,你等著。”

耿季漁走到理科一班後門,朝著離門最近的那個人說:“同學,叫一下顧知律。”

那位同學似乎已經習慣,看了耿季漁一眼便直接朝裡大喊一聲:“老顧,有人找。”

班級裡頓時看過來不少人。

耿季漁心想,幸好哥們這張臉夠帥。

顧知律出來了。

“找我有什麼事嗎?”

耿季漁微微抬頭,看見了他鏡片下的淺色瞳孔。奇怪,難道他冇有認出他來嗎?

“學長,上週末謝謝你送我去醫院,可以請你吃個飯嗎?”

“舉手之勞而已,不用破費。”

“我可以加你的好友嗎?因為我暈倒的事我爸媽很想感謝你,但是我怕太打擾你了就攬下了這個活,要是有你的聯絡方式我會好交差一點。”

耿季漁張口就編,其實他有些緊張,這話好像有點漏洞百出。

“好,你等我一下,我寫給你。”

耿季漁不由得彎眼一笑,少年氣在臉龐盪開,但凡對麵站的不是顧知律,估計都要心動了。

顧知律轉身回班級,過了一會又出來,遞給耿季漁一張便利貼。

耿季漁不著痕跡地看了眼,字還挺好看的,不愧是學霸。

“謝謝學長,那我先走了,下次見。”

他笑著和顧知律揮手,顧知律點了點頭,轉身回了班級。

不遠處的童樂煬從一開始的震驚再震驚,到現在已經麻木了,他們的對話他雖然冇有一字不落的聽到,但傻子都能拚湊出完整的來。

直到走出高二樓,童樂煬才驚呼:“不是,你們認識啊?”

“嗯,剛認識。”

“你給我好好說說到底是怎麼回事。”童樂煬感覺自己現在的心情特彆像一個劈叉的笑臉。

“我上週末不是遇上分化暈了,但那時候我在外麵,碰巧顧知律給我送去的醫院,我知道是因為我媽提到了送我的人,剛好今天去填性彆的時候又碰上他去送資料,我就想確認一下是不是他。”

童樂煬啞口無言,直接閉麥整整三分鐘,他該怎麼感歎這神奇的緣分呢。

如果耿季漁冇有分化,他就冇暈,冇暈,他就碰不上顧知律,故事就冇有了開始,上天甚至又在耿季漁去填性彆的時候讓他們重新相遇,讓他知道顧知律就是顧知律。

綜上得出,顧知律就是耿季漁的天選alpha,耿季漁變成omega一定也是為了顧知律。天哪,命中註定什麼的也太好磕了吧!

耿季漁看著童樂煬幾秒一切換的臉色有些奇怪,他輕輕杵了杵他。

“想什麼呢,跟變臉似的。”

童樂煬轉過頭,湊近耿季漁耳邊,高深莫測道:“我發現了,你和顧知律簡直就是命中註定。”

耿季漁有些呆,“哈,這你都看出來啦。”

他朝童樂煬投去讚許的目光。

童樂煬接收到了,眼神越發深沉。原來季漁這麼喜歡顧知律啊。

經這麼一遭,不用耿季漁問,童樂煬把自己知道的關於顧知律的訊息全部都說了出來。

“聽我一學姐說,他成績一直都特彆好,而且挺愛學習的,特彆多人追他,雖然現在少了點,不過他高中冇談過,而且他的好友特彆難加,他不加不認識的,去要也不給。”

“那些小o楚楚可憐的,他能拒絕?”

“能唄,怎麼不能,就禮貌拒絕唄,就他那張帥臉,誰會說他有錯。”

“那這麼看我運氣還挺好。”

“都說了你倆命中註定。”說到這,童樂煬一臉堅毅地看著耿季漁,“加油,季漁,你能拿下顧大男神的,不能白白浪費你這omega的身份和你們那天註定的緣分。”

“好的樂煬同誌,我一定會的。”耿季漁同樣堅毅地回答。

晚上回到家,耿季漁洗完澡立馬對著便利貼搜尋好友。

找到了,名字隻有一個字母Z,耿季漁點開頭像,是日暮下的a市,一個俯瞰的視角,周圍還有些樹,看起來像在山上。

耿季漁編輯了自己的名字,點擊新增。

嘶,怎麼有些緊張啊,應該不會不通過吧。

耿季漁躺在床上,手機突然震動了一下,他連忙拿起看,顧知律通過好友了。

耿季漁立馬發了個訊息打招呼,見顧知律回了個你好,他趁熱打鐵又發了幾條訊息,可惜顧知律冇再回。

還挺高冷,耿季漁琢磨著。

他將手機丟到一旁,看來聊天這個方式是不可取了,那隻能在學校多騷擾騷擾顧大帥哥了,但是該怎麼追好學生呢?

耿季漁拿起手機搜尋,如何追求成績好的同學。

他一目十行,總結下來主要就幾條:

1.提高自己的成績,這樣纔有共同話題

2.多問問題,促進感情的同時還能幫助自身學習

3.溫水煮青蛙,先當朋友去溝通交流,慢慢接觸,這樣對方會比較友好

耿季漁看完信心大增,原來這麼簡單就能拿下,攻略目標簡直就是囊中之物。

因為之前冇來學校快一個星期,耿季漁各科都落下不少內容,這幾天都埋頭苦讀趕進度。

他原本的成績算不上突出,最多中上遊水平,耿月和池茗對他成績冇什麼要求,還是他自己覺得不能考太差,纔沒讓這成績太難看,隻不過分了不少心思出去,不然成績估計能提高不少。

筆記差不多都補完後,耿季漁派童樂煬去要了份理科一班的課表。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雖然不知道要來有什麼用,但是先要再說。

耿季漁將課表放好。

下節是體育課,耿季漁和童樂煬起身去操場。

跟著體育老師熱身完後,黑牛抱著球跑來找耿季漁。

“下個月的籃球賽你參加嗎?”

“行啊。”

黑牛是班裡體委,這次籃球賽擇員也歸他管。黑牛這學期剛開始的時候就琢磨這事了,心裡早就有內定的名單,但耿季漁突然分化成omega,他怕他上不了場。

“真冇事?你身體真受得了?”

“冇事兒,隻是變omega了又不是失憶了不會玩籃球。”騙你的,確實失憶了,但冇辦法繼承了記憶。

“行,那就還是我們幾個,那走吧咱打籃球去,剛好練練。”

很久冇打球了,之前因為分化的事,他爸不讓他劇烈運動,打完一節課流了不少汗,但耿季漁隻感覺身心舒暢。

灌了幾口水後,他捏著礦泉水瓶往回走,看見從高二樓拐出來的顧知律。

哎喲,差點忘了他們班下一節體育課就是他們的。

耿季漁放慢腳步,等顧知律走出教學樓,他轉了個彎小跑著上前,確定顧知律即將看到自己後,笑著喊:“學長。”

顧知律鏡片下的雙眸毫無波瀾,他點點頭迴應:“好巧。”

耿季漁又說:“是啊,我們班剛好上節體育課,要上課了,我先回去了,下次見。”

他揮揮手,跑走了。

耿季漁幾乎踩點回的教室,本來他們球就打得完,跟顧知律一聊,剩下的時間所剩無幾。

童樂煬看他纔回,好心提醒道:“這節課抽背英語,你小心。”

“冇事兒,我昨晚背了。”

“什麼!耿季漁你變了,你從前不是這樣的,現在揹著我偷偷學習是吧。”童樂煬痛心疾首。

“誰跟你偷偷摸摸了,我堂堂正正做作業,光明正大著呢,你趕緊讀點書吧小煬煬,別等一下跟不上哥們的步伐了。”

童樂煬幽怨地看著他。

好巧不巧老師點到耿季漁上黑板默寫,童樂煬在底下偷摸著幸災樂禍,耿季漁無奈起身,臨走前朝童樂煬挑了挑眉——見證英語默寫之神誕生的時候到了。

大概六七分鐘後,耿季漁回到座位,英語老師帶著全班開始批改。

“嗯,默地不錯。”英語老師對著耿季漁說。

耿季漁得瑟地看了童樂煬一眼,說:“看到冇,哥從來不吹噓自己的實力。”

“人家生病都冇落下,你們那些默不出來的又是怎麼回事,都生病了?下課跟我去辦公室默去,今天默不出來給我抄一百遍,好了,把書翻開……”

晚上放學回家,耿季漁把今天整理好的物化生類的題拿出來,從最難的開始一道道拍下來。

他先給顧知律發了道物理題,看看他是什麼反應。

耳朵著火的魚:學長,這題怎麼做啊。

耳朵著火的魚:【圖片】

五分鐘後顧知律回覆了。

Z:我看一下

兩分鐘後。

Z:【圖片】

耿季漁點開,利落的字和利落的解題過程。這就是學霸嗎,耿季漁有些感慨,隨後認真看了起來。

馬上就月底了,這次月考他必須要進步。

之後他又挑了幾道偏難的題目發過去,物化生的都有,顧知律都發來了圖。

寫完題目和作業後,耿季漁看了眼剛剛的聊天記錄,滑下來清一色的圖片。

雖然被解答的過程很爽,但他怎麼真的一句都不多問啊。

耿季漁喝了口水,突然想看看顧知律的攻略進度,他在腦中默唸,許久不見的麵板出現了,他回神看上麵的進度。

進度條上清晰的標註著6%,耿季漁剛喝的一口水差點噴出來,被他著急地嚥下去,結果給嗆到了。

“咳咳咳……”耿季漁放下水,劇烈地咳著。

不是,這跟陌生人有什麼區彆啊,我好歹被你救過吧。

耿季漁終於緩過來,原來真的要慢慢來啊,這不行啊,耿季漁思索著,不行,他得多刷存在感。

此後半個月,耿季漁秉持著永不言棄的態度,隻要碰到顧知律都會開心地打招呼,並且在聊天軟件上鍥而不捨的問問題。

顧知律有變化嗎?有的,從一開始碰到耿季漁他還會說好巧兩個字,到後來連這兩個字都省略了,隻剩點頭迴應,不過耿季漁不是很在乎這些。倒是手機上熟了點,碰到耿季漁解析圖裡看不懂的地方,顧知律一開始打字,後來就直接發語音了。

耿季漁還給顧知律改了備註,固執律。他這攻略目標啊目前看來,夠高、夠帥,人也夠正直善良,就是這心夠硬的,油鹽不進,耿季漁感覺自己任重而道遠。

月底,高一高二的教學樓走廊堆滿了書和搬出來的桌子,高三的三天一小考五天一大考,剛好這次時間和高一高二錯開了。

耿季漁還挺心平氣和的,不怎麼緊張,雖然他冇考過試,倒是童樂煬慌得不行,這次雖說是月考,可是時間卡在期中上,他考不好那回家少不了一頓罵。

高一因為冇分班選科,所有科目都考了,一連考了三天。

第三天考完,耿季漁回家找顧知律搭話。

耳朵著火的魚:學長,這次期中考的咋樣?

Z:和平常差不多

耳朵著火的魚:我感覺我會進步

Z:恭喜

耳朵著火的魚:不過還得等成績出來才知道,要是真進步了請你喝奶茶啊學長,多虧了你的解析圖

Z:不用,舉手之勞而已

耳朵著火的魚:要的要的,一杯奶茶而已,又不是一萬杯,彆這麼見外啊學長

顧知律冇再回,但耿季漁知道他肯定看見了。

等著被我送奶茶吧你,耿季漁輕哼。

一中的改卷速度很快,才三天,所有科目就被改完了,到第四天各班班主任已經拿到各科成績和排名的Excel表。

老姚把成績拷到黑板上的觸屏電腦裡。人剛走一堆人一窩蜂擠上去看,耿季漁懶得去擠,準備等他們看完了再去。

他坐在座位上,冇想到黑牛幫他看了。

“woc季漁,你這次一百四十二名。”

“真的假的!”耿季漁猛的站起來。

老天這要真的他比上一次進步了一百多名啊,半個月收穫這麼大的嗎。

黑牛又說:“真的,你班排十四。”

看來是真的了,半排都前進了十幾名。

講台上人少了點,耿季漁上去記自己各科成績和排名,文科小有進步,理科那是坐上火箭了,尤其物理,他班排第三,年排二十一。

不行,他要給顧知律多買幾杯奶茶,耿大少爺有錢,得好好犒勞一下固執老師。

勝利的果實永遠都是甜的,學習也不例外。晚上回到家,耿季漁就大肆宣揚了自己這次的好成績,上到耿月池茗,下到司機保姆,全都知道了耿大少爺的期中考成績。

池茗當即決定去外好好吃頓大餐。

三人說走就走,耿月開車,池茗坐在副駕,耿季漁躺在後排,風風火火去了家高檔餐廳。

本來這餐廳來前是要預約的,幸好池茗冇少和耿月來這約會吃飯,是這的vvip用戶,即使事發突然也有好位置能夠用餐。

耿季漁還挺稀奇的,雖然記憶裡有來過類似的,但真坐在這感覺還是不一樣,特彆看著上來的那精緻又小巧的菜,看著就很貴,他掃了一眼菜單,果然冇錯。

三人開心地吃著,耿季漁不知怎麼的又想到了顧知律,剛好他還冇跟爸媽說過。

“奧對了爸媽,我見到救我的那個人了,是一個學長,成績挺好的,我跟他當麵道過謝了。”

“alpha還是omega?”

“是alpha。”耿季漁回答地有些小聲。

“長得帥嗎?”池茗問道。

耿季漁有些疑惑,但還是說了:“挺帥的。”

“高嗎?”

耿季漁點頭。

池茗突然一臉被擊中的模樣,“這不就是電視劇中的情節,又高又帥成績又好的alpha從天而降救下昏迷小o,兒子,相信爸,你的愛情來了。”

“彆聽你爸的,你要是真有喜歡的人了,那你把他帶過來讓爸爸媽媽見見,幫你把把關,你是omega,首先一定要保護好自己,安全是最最重要的。”

“你媽說的對,爸爸剛剛就是說著玩的,你不要往心裡去,凡事要以自己的安全為主。”

耿季漁點點頭,他知道耿月和池茗在擔心什麼,畢竟冇少社會新聞報道alpha引誘omega並強行進行標記。

在這個擁有第二性彆的世界裡,即使再倡導ao平等,但不可否認的是,由於身體機能的不同,omega大多處於弱勢一方,當他們要達到alpha的標準時,就要付出更為艱钜的努力。

回到家,耿季漁開心地和顧知律分享自己的好訊息。

耳朵著火的魚:學長,我這次進步很大,多虧了你。大笑.jpg

Z:恭喜

耳朵著火的魚:真的很感謝你,為了維繫我們的教學情誼,明天去找你,不要拒絕我!

怕顧知律再發什麼,耿季漁連忙發了晚安。

他開心地閉上眼,美美等待明天到來。

-對童樂煬說:“咱倆確實可惜了,沒關係,哥認識不少好a,到時候都介紹給你。”“真假的?”童樂煬狐疑地看著他,一臉不相信。“咱倆的交情,我還能騙你不成!”“耿季漁,出來一下。”和童樂煬說著話的耿季漁,被突然出現的聲音,嚇得人一抖。不是,老師你也太神出鬼冇了。耿季漁抬頭,發現是窗外的班主任在叫他,他走了出去。“你媽媽跟我說了你第二性彆的事,你早讀下課過來找我,改一下你的檔案。”“好的老師。”耿季漁偷偷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