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槐 作品

楔子

    

容得她落下手心的溫度,可笑的是她的心妄想勾住月亮,隻好靜靜的看著一絲絲溫暖隨之流逝。陳柒柒目光顯出些許憂傷,不知不覺時,她站在一個水池旁,一股清流緩緩淌出水龍頭,她將手浸入刺骨水中,頃刻間有捧了一把潑像臉龐。驚起的水波在池中盪漾了幾分,直至平靜後,陳柒柒望著睡中映出的自己,頭髮帶著些淩亂,甚有幾根打濕拂在額前。她目光在水麵停駐一瞬,一滴淌下的水珠卻打破少得的半分寧靜。她不禁笑了笑,自嘲道:“陳柒柒...-

她隻是覺得心裡很空,連著腦子裡也變得很空,就仿若是她的一切都被人偷去了一般,最終隻留下那一具微微發冷的軀殼。

且不說吹向陳柒柒身旁的風早已被茂密的枝葉擋去大半,就連初夏的天空也不容得她落下手心的溫度,可笑的是她的心妄想勾住月亮,隻好靜靜的看著一絲絲溫暖隨之流逝。

陳柒柒目光顯出些許憂傷,不知不覺時,她站在一個水池旁,一股清流緩緩淌出水龍頭,她將手浸入刺骨水中,頃刻間有捧了一把潑像臉龐。驚起的水波在池中盪漾了幾分,直至平靜後,陳柒柒望著睡中映出的自己,頭髮帶著些淩亂,甚有幾根打濕拂在額前。

她目光在水麵停駐一瞬,一滴淌下的水珠卻打破少得的半分寧靜。

她不禁笑了笑,自嘲道:“陳柒柒,你真像個可憐人,

“可惜你不是公主,卻又似是被詛咒了一般……”

在那個初夏,夜剛剛敲響躁動的旋律,陳柒柒急匆匆地想為自己交上一份答卷,想為自己這可笑的年少悸動畫上一個句號。

一個不完整的句號……

她終是長舒一口氣,不知道是在告訴自己還是世界:“我,陳柒柒,終於可以將他擱置了!”

她還是冇有說出口,連同她心裡想的所有……

-般,最終隻留下那一具微微發冷的軀殼。且不說吹向陳柒柒身旁的風早已被茂密的枝葉擋去大半,就連初夏的天空也不容得她落下手心的溫度,可笑的是她的心妄想勾住月亮,隻好靜靜的看著一絲絲溫暖隨之流逝。陳柒柒目光顯出些許憂傷,不知不覺時,她站在一個水池旁,一股清流緩緩淌出水龍頭,她將手浸入刺骨水中,頃刻間有捧了一把潑像臉龐。驚起的水波在池中盪漾了幾分,直至平靜後,陳柒柒望著睡中映出的自己,頭髮帶著些淩亂,甚有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