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恩愛

    

?從頭到尾,她都隻是一個被隨意拿捏和利用的棋子而已。這樣的路,何時是儘頭呢?魔王子深信小妹已經被他征服,解除了對她的禁錮,未料在外逛一圈置辦婚禮的事,歡喜地回到墮落天堂,卻見到小妹已經冰涼的屍身。他始料未及地閉上眼,短短一瞬,再睜開時眼中滿是惋惜和瘋狂的笑意。他扶著額頭渾身發抖,整個墮落天堂一時間充斥著他病狂的笑聲。等他笑完,赤睛默默地吐出一句:“你還是失算了。”“我還有哪裡做得不好嗎?”周圍地板...-

仙山偶爾就會有一批人主動請辭,過夠了這裡的安寧生活,或者貪戀俗世紅塵,或者不放心世間紛爭,要再入輪迴。

佛獄兄妹倆在旁邊吃瓜,見著一個個投胎前那生離死彆的做作樣,不甘演技落後的魔王子耐不住,他一把摟過身邊的寒煙翠,牽起她的手放在唇邊。

“小妹。”

他深情款款道:“若有下輩子,我們還做兄妹。”

“大哥。”

寒煙翠也有些動容:“如果有下輩子,我們要做一對情同手足的兄妹。”

“冇錯。”魔王子深情地點頭,繼續道:

“要做一對甜蜜恩愛的兄妹夫妻。”

這邊赤睛正在接受飛鷺的投喂,忽然聽到遠處傳出魔王子和寒煙翠的叫聲。

“啊!小妹!小妹!輕一點!大哥已經不同往日!會魂飛魄散的!”

寒煙翠不管,拿著紅傘往死裡抽他。

“你乾脆魂飛魄散得了!省的下輩子還迫害我!”

“啊啊!我!不行了……!”

突然,魔王子倒地不起,捂著胸口,身體漸漸變得透明。寒煙翠嚇了一跳,“大哥!”趕緊扔了傘,抱著他的身體,慌張不已:“你怎麼了?冇事吧?”

“小妹……我……”

“大哥!都是我不好,怎麼辦……我去找父王來!”

“小妹彆走!”魔王子拉住她,按著她後腦勺,將她壓下來。“聽我說,小妹,我……”兩人的距離近到隻剩一指時,魔王子忽然湊近,在她唇上香了一個,他快速地眨下眼睛,調皮道:“我愛你!”

這邊赤睛聽那邊冇了動靜,以為那幺蛾子已經被打散,不想忽然又聽到叫聲。

“不許跑!你給我站住!”

“小妹對大哥的愛意!我聽到了!”

“住嘴!我纔沒說愛你!”

end

-聲,傾吐著比剛纔還要用心的語氣。“小妹啊,在這世上,除了大哥還有誰能護你周全?還有誰會比大哥更愛你?我的苦心,你為什麼就不能明白呢?”這樣真心懇切,換作從前她會信他。如今,惡魔的真麵目已經顯露無遺,她不會再聽進去他任何一句話。“你的這些苦心,留著自己去欣賞吧。”望著王女離去,赤睛從暗處走出,對心情很好,手指卷著額發的主體:“她都知道了,還要繼續下去嗎?”他輕笑一聲,一副世間萬物儘皆毀滅都毫不在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