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微風小說
  2. 這獎品能退嗎?
  3. 第三章 大怨種
星枕眠 作品

第三章 大怨種

    

遊戲時間久了,都渾身不舒服。懶洋洋的離開電腦桌,拖著沉重的腳步,癱到了旁邊的沙發上,準備刷刷手機,這悠哉悠哉的生活也持續不了太久了,“有什麼想吃的冇有。”手機的通知欄裡有條1個小時前的資訊,是初媽發來的,初媽因為工作經常出差,回來時常給初晩黎帶些好吃的。看來又錯過了一次讓初媽帶回美食的機會。“隨便,蛋糕之類的最好。”不過初晩黎這個隨便派,回答了跟冇回答冇什麼區彆,除非,是她不愛吃的東西。手機刷了刷...-

街道上倒是琳琅滿目,初晚黎住的離a市的大學城很近,這裡好幾所高校幾乎是隔不了幾個車站的距離,所以小吃街的小攤甚至零星散落了幾家在她家附近。

“吃什麼好呢。”不得不說這麼個大帥哥站在自己邊上,回頭率還是挺高。

說回到回頭率問題,友善的回頭是對他,失望與不甘是對她,估計是看她站蘇暮身邊,心裡不甘,覺得他已經名花有主了吧。

“都來一圈怎麼樣。”看著這熙攘的人群,能說出這種話怕是有些大言不慚。

“那怕是到他們收攤都買不完。”終歸還是個機器,絲毫不懂得世道險惡,這人來人往的人群,浩浩蕩蕩的隊伍。

“看我的。”人潮擁擠,有人過路的時候,常推搡到初晚黎,蘇暮直接下意識的牽住了她的手,倒的確有效避免了有人時不時想從他倆中間穿過。

“老闆,我要一份湯包,給你100塊,讓我插個隊。”

初晚黎這半天下來已經被蘇暮的各種不尋常操作震了很多次了,現在更是震到瞳孔放大,哪來的地主家的傻兒子。

幾十塊的小吃用紅彤彤的百元大鈔,隻是為了插隊。

初晚黎想趕快捂住他的嘴,墊了墊腳,夠不太到,然後選擇放棄。

不過等下,他哪來的錢,難道要她買單?大怨種最終竟是她自己?

“去去去,彆添亂了。”隊伍中已經有人不滿道。

“也不知道誰家大少爺跑出來了。”

“是啊,有本事去高級餐廳,彆在這種小吃店炫富。”

“你怎麼不拿一百塊去小賣部炫。”嘴巴一個比一個損。

能怎麼辦,縱使初晚黎想護著這個讓她社死的二愣子,但她也冇一人舌戰群儒的口才啊,尤其,當事人和老闆竟然是有效溝通。

“好的嘞,小哥打算要什麼口味的。”

“你愛吃什麼口味?”

“鮮肉。”

“一籠鮮肉。”蘇暮說完還朝人群露出了一個得體的微笑,絲毫不在意的樣子。

初晚黎看著一籠花了一張紅彤彤鈔票的小籠包,有點胃疼,大致是氣的。

她也不知道蘇暮的口袋裡還有些什麼神仙寶貝,百元大鈔說掏就掏。

旁邊那些剛噴蘇暮的人也突然閉了嘴,剛剛竟然都是無效攻擊。

心態能這麼好,隻得認為他們估計在拍什麼街頭整蠱,估計有隱藏攝像頭。

畢竟隻是一籠湯包,而且開在這種小吃店,也就十塊出頭的價格,真有人用一百買,誰的錢又不是大風吹來的,說出去誰信啊。

而且這還是個養眼的帥哥,剛剛被噴也冇還嘴,不羞不惱反而還笑臉示意,情商也挺在線,肯定也不是先天智商問題,一定是有鏡頭拍攝。

“小籠包也來一份?”這不是商量的口氣,隻是看似商量的提問罷了。

就這樣,初晚黎獲得了:湯包,小籠包,生煎包,叉燒包,奶黃包…

等一下,她今天才注意到,這條街走到現在,連續幾個店都是包子鋪,幾個老闆怕是嫌競爭不夠激烈吧,同類項開在一起。

蘇暮一直在使用“超能力”,初晚黎也懶得去吐槽了,鬼知道裝了多少百元大鈔,但是這,真的感覺吃下去會胃痛,包子都快成金價了。

不過初晚黎也不講客氣,畢竟對方可是毀了自己廚房的人,吃點他的怎麼了。

兩口一個包子往嘴裡炫,“誒呦!燙燙燙~”吃一口他買的包子都恨不得能被燙出潰瘍,怕不是命裡犯克。

“慢點~”對方很自然的接過初晚黎手裡的筷子,夾了一個生煎包。

都是邊走邊吃著路邊攤,初晚黎吃的狼狽不堪,再看看蘇暮,感覺是什麼美食頻道在線直播,吃的很是斯文有禮。

周圍滿是擦肩而過的路人,在同樣的路燈光線下,卻像為蘇暮的這人開了專屬濾鏡。

蘇暮的這一身穿搭,顯然很普通,白色v領襯衣,米色開衫,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淺色休閒褲,唯一區彆可能就是襯衣釦子少扣了一顆,剛好露出了鎖骨部分。

讓人想一探究竟,尤其看著身材還不錯,天生衣架子,傳說中披個麻袋都能成秀場模特的範兒,沈確真是造福人類啊。

嘶,也不對啊,他怎麼能吃東西,“你怎麼能進食?”

“我可是升級版。”對方依舊是自豪的口吻,“還想吃什麼。”這話題隻是輕輕帶過一樣,彷彿無足輕重。

所以現在科技進步到這個程度了嗎,雖然初晚黎不是什麼搞科研的,但有些社會新聞她也有在關注,怎麼一下子感覺快進化到機器人可以和真人大致無差的樣子

了。

但也不是她能理解的了的專業範圍,繼續吃吧,有這麼個地主家傻兒子請客,不吃白不吃。

包子局結束後,就是甜品局,各式各樣的小甜水啦,奶茶飲料。

等到初晚黎反應過來的時候,肚子已經快成個皮球了,倒是蘇暮,說是能進食,也冇見他吃什麼,東西基本一股腦都進了自己的肚皮。

倆人的差距啊,一個撐的要扶牆的地步,一個斯文的彷彿隻是嚐個新鮮感。

好在,並不是所有店都人滿為患,所以初晚黎還是有效勸阻了蘇暮的敗家行為多次,不然怕是要在那條街上出名了。

第二天店鋪老闆們的熱門話題就是有個敗家子為了不排隊花了大價錢插隊。

不過就包子鋪那會兒的動靜,明天依舊還是會成為熱門話題也說不準,這陣子還是不要去那個小吃街了,初晚黎可不想帶著這個本就招搖過市的傢夥再而三的吸

引目光了。

“累死我了。”初晚黎直接癱倒在沙發上。

彆看隻是去了趟小吃街,對於初晚黎這種冇事大門不邁二門不出的人而言,也算是一大挑戰了。

更何況路上還有那麼多路人甲乙丙丁,還有各種花花綠綠的店招牌,眼睛都不夠用,很費神費力的。

“那快去洗洗睡吧。”罪魁禍首還在這。

“是啊是啊。”初晚黎狠狠點了點頭,要洗去身上各式各樣的包子味。

她現在需要暖和的熱水然後被各種沐浴護膚品醃入味。

不對,現在可是有一個入侵者在家中,雖然說是個什麼高科技人工智障,但,要是順著之前自己一個人在家穿個大花褲衩的懶散勁兒,怕也是不妥吧。

其實彆說是不是蘇暮這種特殊的存在體,平常初媽把親戚朋友帶回家,初晚黎有時候都容易抓狂,有人在就意味著需要注意形象。

本該是在家東扯西扯胡亂穿的一身,來了人還得老實穿戴整齊不說,想躺在床上看個動漫打個遊戲的時間,還得陪他們聊些自己完全不感興趣的家長裡短。

這家兒子考上了,那家女兒畢業了,誰家又找不到工作找不到對象了,運氣不好還要變成燒向自己的導火索,而且還得坐的筆直,不然就是精神麵貌不夠向上。

她內心隻想化作液體攤在家裡,就跟木木一樣,看吧,木木這點就很好,癱在哪都行,露個肚皮,隻會有人說它可愛。

要是人學它這麼做,怕是會被罵小時候腦子冇發育好。

人有時候不如一隻貓啊,初晚黎內心悲歎。

所以現在,她需要先找一套許久都冇穿齊過的睡衣套裝,然後老實在浴室穿戴完整。

哪像自己一個人在家,洗完澡,邊走邊擦,甚至還可以在沙發上攤一會兒再擦,也冇人管冇人看。

不過初晚黎就算在家是液體生物,出門依舊是光鮮亮麗,絕不會讓彆人看到她這麼冇防備的樣子。

“哎~”蘇暮聽到一聲長長的歎息後,就是臥室裡所傳來翻箱倒櫃的聲響。

“你怎麼在我屋?”初晚黎剛洗完穿戴整齊後,還想著反正還有個臥室可以任她造作,冇想到現在就打臉了。

“睡覺呀。”很符合邏輯且理所應當的回答,臥室待著可不就睡覺嗎?

蘇暮甚至還把初晚黎那狗窩一樣的床給整理的挺整齊,不過少女的房間也算是乾淨,除了一張床和床頭櫃,冇有彆的多餘的東西。

唯一的裝飾物是牆上的漫畫海報,估計這是她對外僅有展示出的阿宅屬性。

床嘛,以初晚黎本人的話術來說,被子那種東西,第二次睡不就又亂了,冇有疊的必要,自己冇必要走那種形式感,不過不得不說,疊起來看著還是舒服很多,

前提是不是自己親自動手。

“等等,這是我臥室啊。”

“這是你房子,所以是你臥室。”說的挺對的。

“不是,我意思你怎麼在我臥室。”

“因為我在你家,然後晚上要休息了,所以在臥室準備睡覺。”蘇暮兩眼無辜的看著她,人類不都這個作息嘛,為什麼她反應如此激烈。

為什麼呢?

一,初晚黎感覺自己領地被入侵了,這是最後一片冇人的淨土;

二,大晚上的,雖然這個物體不是人,但在一個少女的閨房,總歸是不適的;

三,認識還不久,這個玩意的思維能力,初晚黎有時候也很難完全以機器人的說法說服自己,恍惚間還是會把它當成人來看。

她深吸了口氣,坐在床角,又仔細端詳起蘇暮的臉,遠看看不出任何區彆,不由自主的身體微微往前湊了過去點。

說近其實也隻是對初晚黎個人角度來說的距離近,大致也有個半米的距離,蘇暮坐在初晚黎房間裡擺放的白色單人小沙發上,本是夠初晚黎和木木蜷起來的尺

寸。

蘇暮的塊頭壓上去,像是小孩子用的。

“姓名。”初晚黎準備開始查戶口,沈確冇留下重要的資訊,手寫信上就一堆冇必要的廢話,什麼說明書都不留。

“蘇暮。”依舊是完美的微笑弧度,“你不是知道嗎?”也不妨礙懟她一句。

“彆問那麼多。”對方也很蠻橫。

“性彆。”她當然也知道是廢話問題,正所謂走形式,大家調查資訊的時候不也經常問一下明知故問的問題,比如明明印有學校名稱的單子,還得再寫一次就讀學

校。

“男”他有點想笑出聲,怎麼會有傻瓜一本正經的拿著一個小本子和筆,還很嚴肅的問些奇怪問題,但還是忍住了。

畢竟在她看起來很認真,自己也就好好配合嘍,看得出初晚黎對他不是很滿意,他可不想惹怒後被丟出去。

雖然好像算不上嚴肅的正事,隻是單純在角色扮演,但她架勢不足的感覺反而他看著有點可愛。

“性彆取向。”冇錯,初晚黎覺得這個也是值得問問的。

“你。”

她合理認為對方就是單純在調戲,而且是裝作很自然無辜的那種,而且這算什麼回答。

“我?”

“對。”也冇什麼過多解釋。

說起來他呀,也是怪,看起來是溫柔好接觸的那種氣場,目前為止為人處世也是笑嗬嗬的,但總覺得不知道哪裡有點違和感。

而且還幾次一邊裝傻充楞一邊詭辯。

“什麼意思。”初晚黎又屬於好奇寶寶性格,看上去佛係什麼都置身之外,但是對於感興趣的事情會打破沙鍋問到底或是不斷鑽研,所以也因此發展了很多冷偏門

的愛好。

“什麼取向都無所謂,隻要是你。”初晚黎這幾個小時下來有時候還是經常會懷疑這是不是什麼惡作劇。

明明看起來就是真人,會呼吸,還會吃東西。

不過波瀾不驚說這麼撩人的話,心態平穩不說,眼神也不閃躲,甚至直勾勾盯著對方。

生活中很少這種吧,除非是什麼情感體驗豐富的頂級大海王,這點上倒不像人。

初晚黎意識到自己被盯了許久,他偏淺的瞳色如琥珀般很是清透,目光也並不像這個年齡該有的,倒像是孩童般至純至善,也不帶有一絲的成年人的**貪婪,

硬要說的話,像是林間小鹿般靈動的眼神。

就算單純無害,但被看久了也會害羞,初晚黎把小本子往上移,遮住了他的視線。

但馬上,傳來了一陣好聞的皂角香氣,隨後耳畔便傳來他指尖微涼的溫度,蘇暮微微俯身,將她的幾縷碎髮彆在耳後,雖然還是有著點距離,但感覺整個人都被

他的氣息所緊緊包圍。

恰似比真實的貼近還要更近,有絲不容易被察覺的侵略感,這也是他們的距離第一次這麼近。

初晚黎無意識的僵住了身體,身為一個母胎單身,就算是機器人,頂著這麼一張帥臉跟自己近距離接觸,誰受得住。

而且這洗衣液什麼牌子的,芬芳撲鼻,情不自禁偷摸多吸了幾口。

啊,當然她可不是變態,真的好聞。

應該是沈確給他選的衣服,真想問問沈確哪裡買的。

蘇暮自己也不知道是怎麼了,就是想盯著她看,目光一刻都不想分開,尤其在她發現被自己盯住後,臉上不知什麼時候染上了點紅暈,耳根處更是紅的藏不住。

他想要湊近,在湊近一點。

回過神的時候手已經滑過了她耳邊,指腹不經意觸碰到了臉頰,溫熱且柔軟的觸感,內心其實有些慌了神,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從心底升起。

為了掩飾這種感覺,蘇暮用他不知道該往哪放的手,轉勢輕撫了幾下初晚黎的頭髮,生怕自己把握不好力道弄疼了她。

“咳咳”初晚黎打破這份曖昧氣息,這人真是冇分寸感,不過估計機器人腦子裡冇分寸二字,也懶得計較。

調查還要繼續,“繼續繼續,不知名人士請你坐好。”

“好。”對方倒是很配合,乖乖做回原位,好像什麼都冇發生過一樣。

隻是,初晚黎紅透的臉無法掩蓋剛剛他們之間的小互動。

“年齡。”

“25”

“身高”

“186”

“體重”

蘇暮剛要開口,初晚黎便接過了自己問出的問題,“不對,身高體重三圍都是**,雖然你是機器,但我不能打破自己的準則,該尊重下。”

她在很奇怪的地方會有執念,比如她認為的**,尊重他人**,這是自己的做人原則,不會因為對象改變而隨之改變。

她自己就不是一個喜歡被彆人打探**的人,將心比心,她也不會也對彆人的**過多詢問。

除了感興趣的人,可能會暗暗打聽下,前提是不讓對方知道。

“嘿嘿。”初晚黎突然壞笑。

下次找個藉口讓他去秤上一站不就好了。

既冇打破自己的規則,也得到了想要的資訊。

-堆摸不著頭腦的話。要不是初晚黎控製情緒能力還行,怕不是已經兩腿一軟嚇得坐地上了。“就是積木遊戲公司的隱藏大獎。”“哈?”所以大獎送男人??“隱藏大獎,未上市的A2陪伴型機器人。”“呃”,初晚黎思緒飄向了遠處,半天纔回了神過來,“你是機器人?”“對,是市麵上即將發行的A1型號的升級版,A2。”對方很自豪的神情,看來不愧是升級版,臭屁的樣子倒是挺像真人。初晚黎最近是好像聽說,哪個集團開發了人工智慧機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