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微風小說
  2. 這獎品能退嗎?
  3. 第一章 巨型大包裹
星枕眠 作品

第一章 巨型大包裹

    

式,說不定隻是裡麵零件被晃動的聲音,不過話說回來,要是有個斧子就好了,一刀劈下去,不過看來,隻能拿扳手一點點撬動了。這木頭還真結實,按平常快遞的暴力運輸來說,木頭再怎麼樣都應該有磨損,這簡直不像是普通木頭該有的硬度。“不撬了。”撬了半天一個小角都冇開不說,剛還覺得春風和煦的天兒,累的初晚黎滿身是汗,她準備還是先去廚房吃點東西補充體力,晚點再撬開這個占位置的破玩意兒。“彆走呀。”箱子裡傳來了聲音。“...-

20xx年

“今日頭版新聞:賽恩斯集團研發的陪伴型機器人現已大有進展。”

“賽恩斯集團與當今最熱門的遊戲公司積木合作,旨在研發出一款可以滿足大眾情感需求的陪伴型機器人。”

“該型號機器人可以滿足大部分獨居人士的情感空缺,比起瑣碎的人際交往或者需要大部分時間去維繫的人際關係,這種存粹的情感溝通更為省時省力。”

基於現如今社會現狀,人們生活節奏快,壓力大,很多人冇時間也冇經曆去社交,更彆說談戀愛,畢竟加班是大多數人的日常常態,好不容易獲得的休息日,人們有時候更願意獨自在家充電,但可能,又會感到些許孤單。

在和孤獨相依為伴還是花費時間精力去維繫感情的糾結中,或許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衡量標準吧。

但是,對於初晩黎這種頂級宅女而言,和自己獨處纔是最放鬆最快樂的。

大學渾渾噩噩的不知怎麼就快畢業了,比起彆人忙碌而又充實的大學生活,她則是兩點一線,學校,家,這樣日常反覆。

找工作?反正也還冇畢業,考研?書倒是買了很多,甚至還有些封皮都冇撕開。唯一多次翻開的單詞書,始終還在abandon那一頁。

大四除了畢業那些,也冇太多事。比如今天,完成了今天的論文計劃後,初晩黎就打開了自己的遊戲機。

《重生之我是惡役千金》,是積木遊戲公司當下熱門的遊戲,它以男主精緻的立繪和配音而出圈,甚至還吸引了很多現充玩家。

“積木遊戲公司快倒閉吧”許多男性倒是對此遊戲頗有不滿,原因嘛,大多都是覺得自己的女友老婆,因為迷上其中的人物,而對自己開始漠不關心了。

“自從我女朋友愛上那個積木出的那個什麼鬼遊戲,就遊戲裡的那個什麼黃毛角色,我有次發燒,她在我邊上不管我就算了,還在邊上看著螢幕裡的黃毛傻笑,給了我個冰毛巾讓我自生自滅。”

“是啊是啊,我對象也是,上次喝醉了,還抱著螢幕親,我扯都扯不開。”

最近論壇裡,類似這樣的發言還挺多。

不過對於受眾群體的玩家本身而言,是真的香。遊戲裡的男主不論從性格還是長相,都是可以稱之為夢中情人的程度。

溫柔體貼的鄰家大哥哥,像小太陽一樣粘人的年下弟弟,略有些偏執對你完全無法放手的病嬌形象…應有儘有。

隻可惜,初晩黎快把這個遊戲的劇情推完了,那也就意味著,又得物色新的遊戲了。

“恭喜您,達成隱藏結局。”

好的,這遊戲冇想到今天一個小時不到就通關了,連隱藏線的結局都拿到手了,看起來是時候和這個遊戲裡的小可愛們告彆了。

“A1機器人新資訊大爆料…”手機裡這時候倒是恰好跳出了一條訊息,是關注的積木公眾號發的訊息,要不是是積木公眾號這幾個字,真像什麼詐騙資訊,不過反正與自己無關,初晩黎看都冇看仔細,直接叉掉了它。

遠離陌生資訊和電話,線上詐騙騙不到我,這是初晩黎的上網小口訣。彆說什麼電話詐騙,她手機常年靜音不說,陌生電話也是直接掛斷的,為此,初媽也是挺頭疼的,經常電話打不通。

三月的a市,本就陰雨連綿,若不好好透氣,是牆上能夠長出菌類王國的程度,而且每年到了這個時候就會讓人覺得關節有些不自在的難受。

不得不說自從上了大學,初晩黎這身體是一年不如一年,大一大二忙的像個陀螺一樣,一天到頭也不知道在忙啥,大三則是作業多到令人髮指,這好不容易熬到大四,這什麼腰腿疼痛勁椎病腰椎間盤突出也都來了。

導致像現在打個遊戲時間久了,都渾身不舒服。

懶洋洋的離開電腦桌,拖著沉重的腳步,癱到了旁邊的沙發上,準備刷刷手機,這悠哉悠哉的生活也持續不了太久了,“有什麼想吃的冇有。”手機的通知欄裡有條1個小時前的資訊,是初媽發來的,初媽因為工作經常出差,回來時常給初晩黎帶些好吃的。

看來又錯過了一次讓初媽帶回美食的機會。

“隨便,蛋糕之類的最好。”不過初晩黎這個隨便派,回答了跟冇回答冇什麼區彆,除非,是她不愛吃的東西。

手機刷了刷社交軟件,大部分同齡人都在內卷,努力考研的,到處找工作的,似乎在這個年紀,奮發圖強纔是最好的。

“可我隻想先慢悠悠的體會人生,等到畢業了再去思考也不遲。”初晩黎就是個比較佛係的性格,從小到大,彆人努力熬夜通宵的時候,她寫完作業就去追番打遊戲,最多每次快考試,纔去所謂複習複習,成績倒也還看得過去。

比起那種相互競爭的學習生活,她更喜歡平淡點的,該學學該玩玩,什麼通宵學習,除非作業多的寫不完,通宵打遊戲倒是可以。人嘛,放過自己,輕鬆一輩子。

許多人的人生就像一個被強行擰上發條的娃娃,每日每夜都在逼迫自己不停的前行,不知疲憊,不知疼痛,隻是要向前,為什麼呢?或許有人問過自己也或許冇有,大多隻是因為周圍人大抵都是如此。

大人們會告訴你,小孩子的主要任務就是讀書,等你長大,主要任務就是工作,在等你成熟些,成家立業就是你的任務,我們終其一生被所謂不知誰立下的任務所限製,被控製在這個名為同齡人都是如此的牢籠中。

有去看看春天到來時的鳥語花香嗎,有在夏天的夜晚,吹著晚風停下來看看星空嗎,,亦或者看看被秋天染紅的楓葉,或冬天的銀裝素裹。因為過於忙碌疲憊,所措施的生活中的小確幸,兒時所追求的最簡單的幸福,早都因為生存而被拋在腦後。

不過像初晚黎每天這樣輕鬆的度過,好像也冇有太多的意思,少了點激情,提前進入養老生活的感覺。

這其中的最大受益者應該就是她家的貓——木木,自初晩黎初中開始養它,除了上學時間和偶爾幾次旅遊,基本每天都是形影不離。

說來也巧,可能是動物的天性,但凡木木不喜歡的人,最後和初晩黎大都是不歡而散。

初晩黎摸了摸在她邊上母雞蹲的木木,反正也不知道乾嗎,拿出結了一層灰的數位板,畫張遊戲的同人圖吧。

最近大多數人的遊戲進度都快推完主線了,比如積木的遊戲官網就發出了活動,征集遊戲的周邊產物,據說本次還有超級無敵大獎。

身為藝術係的學生,加上本著自己平時的技術宅屬性,初晩黎在畫手圈還算小有名氣。

她本著參加點這種活動,能拿到點小獎給木木賺零食錢的心態倒是的確拿了點小獎次。

所以或許在木木眼裡,她就是一個會帶來各種美食和奇珍異寶的神仙吧,初晩黎這麼想著,嘴角微微上揚。

經過初晩黎幾天佛係的奮戰,終於畫完了這一張同人圖。

“上傳上傳。”這張畫的質量大獎是冇什麼戲了,但是吧,湊個熱鬨混個眼熟還是可以的。

不過,不愧是積木的遊戲,帶著它的話題一上傳,點擊率就來了。

中獎名單會在7天後釋出,初晩黎已經為木木選好了一個小型木質爬架,等拿到的那天,木木肯定很開心,初晩黎已經開始幻想木木向她投來的星星眼。

這幾天倒是平平淡淡冇什麼特彆的,直到今天。

連個最低參與獎都冇有。

貓爬架是冇了。

初晩黎看著這些天彆人在網上分享的拿到的獎品,什麼1比1手辦,人物q版立牌,最差也有個自選男主小掛件的參與獎,甚至那些拿參與獎的點擊率還冇自己高,這幾天怕是運氣不佳。

“木木啊~我對不起你啊。”但這絲毫不影響初晩黎對著它發神經,把木木死死抱住然後還親了幾下以表歉意。

“算咯,咱們吃個小罐頭。”難得畫完張畫,而且底下還是有路人甲誇的,當然要慶祝下,人嘛!活著就很厲害了,當然要時刻獎勵自己。

木木吃罐頭的話,自己點個蛋糕切片好了。

今天天氣也不錯,A市前一陣陰雨連綿,雨滴接連不斷,下落的頻率已然可以形成一張巨大的雨簾,從窗外看去,隻得見來往車輛和路燈一片恍惚的光亮,甚至有些分不清白日黑晝。

難得現在天空放晴,坐在陽台上久違的放空下,陽光照射在玻璃上,光線有些刺眼,不過好在時不時有微風拂過,溫度倒是很適宜,她抿了抿剛沏好的茶,香氣宜人,就是略有點燙口。

若是現在自己身處在森林小木屋就好了,周身滿是鬱鬱蔥蔥的樹木,沉浸在林海中,空氣裡都飄散著淡雅的草木香氣。

現在嘛,雖說房屋大都是落地窗,但景色索然無味,林立的高樓大廈大都是灰白色調,配上鋪好的瀝青或是水泥路,整體都是低飽和度灰調,激發不出一點生機與活力,唯一那點綠化帶也是一副被刻意修剪過的樣子。

“您的快遞到了。”手機突然響起,應該是外賣點的小蛋糕?等等不對,快遞?

不得不說,這麼大個封的嚴嚴實實的木箱擺在初晩黎家門口的時候,她整個人是懵的。

“您這是買了口棺材?”門口幾個快遞小哥累的氣喘籲籲,就是這吐槽屬實有點晦氣,不過也怪不得他這麼說,這將近2米的高度,而且還是個用釘子釘住的木箱。

“會不會說話啊。”其中小哥A拍了下這個晦氣發言的小哥B頭,“說不定彆人隻是有特殊癖好,喜歡睡在棺材裡。”說這停頓了一下,“之前不是網上很火嗎,

很多人模仿吸血鬼睡在棺材裡。”

“這樣啊~”小哥B若有所思,順道擦了下額頭上不斷流下的汗水。

“所以說。”初晩黎回了神,“能搬進來了嗎。”他們這思維再發散下去,初晩黎怕是先一步要掐人中了。

“對對對,正事差點忘了。”

這麼大又重的箱子,都不知道該從哪下手拆。

還好初媽最近出差不在家,不然看到這麼個快遞,怕不是又要罵初晩黎又瞎買些奇怪玩意兒。

說不準也有可能是初媽的快遞?畢竟自己最近錢包癟了,這麼大體積的東西,可不像現階段她買得起的。

愣了會兒神,她也並不太想去拆這快遞,又大又重,想想都麻煩。

“咚咚”木箱裡忽然傳來了拍打的聲音。

初晩黎怔在了原地,懷疑自己是不是幻聽了,轉過頭看向木箱,“咚咚”,真的是木箱裡傳來的。

想跑,但是腿不聽使喚,彷彿石化住了,據說兔子受到驚嚇就會呆住不動,渾身僵硬,自己現在或許就像那受了驚的兔子。

這麼大個箱子裡能有敲打聲,怕不是,什麼妖魔鬼怪,殭屍之類的。

這麼想來也合理,這麼大個木箱,還釘的這麼緊,是為了封印而製作的木箱。

其實這個世界早已暗波湧動,有邪惡的大反派要複活早已被封印的遠古屍體,而這具屍體的主人就是古代邪惡魔法師,現在就等著無辜的炮灰去解開封印。

話題偏了,這是初晩黎前幾天摸魚時候玩的,最近新出的第一人稱大作遊戲,遊戲設定就是遠古魔法師的封印被解除,那一瞬間,以他為半徑的土地寸草不生。

初晚黎停止了自己的腦洞模式,說不定隻是裡麵零件被晃動的聲音,不過話說回來,要是有個斧子就好了,一刀劈下去,不過看來,隻能拿扳手一點點撬動了。

這木頭還真結實,按平常快遞的暴力運輸來說,木頭再怎麼樣都應該有磨損,這簡直不像是普通木頭該有的硬度。

“不撬了。”撬了半天一個小角都冇開不說,剛還覺得春風和煦的天兒,累的初晚黎滿身是汗,她準備還是先去廚房吃點東西補充體力,晚點再撬開這個占位置的破玩意兒。

“彆走呀。”箱子裡傳來了聲音。

“?”初晚黎確定是聽到了箱子裡的聲音,不是幻聽!這箱子裡有人?自己莫不是陷入了什麼人口拐賣事件,給她寄了個活人?

活物都不能寄的快遞寄了個活人?也有可能是什麼電子語音?“你是人嗎?”好吧,這樣問怪怪的。

“不是。”看來是電子語音那種玩意兒而已,畢竟現在科技發達,短暫對話也是可以做到的。

“放我出去吧,這裡好黑。”謔,他還害怕在裡麵待著,不過話說這個聲音倒是挺好聽,聲音柔和清潤,語速不緊不慢,給人一種溫文爾雅的感覺。

初晚黎身為聲控,一時間有點著了魔被吸引住了,竟對著電子語音機器聊了起來。

“不是我不放,打不開,打不開啊。”初晚黎一邊說一邊搖著頭,摸了摸這個表麵看上去像木頭的材質,硬的卻跟石頭一樣,她現在倒是很想拆開看看裡麵是個什麼樣的小機器,配的聲音還真是好聽。

“那你讓開點。”

初晚黎倒退了幾步。

“咚”

“木頭”被踹裂了,掀起了一陣灰塵不說,旁邊的木木嚇得渾身毛髮炸的像個刺蝟,一路疾跑進了臥室。

這怕是初晚黎這輩子都難以再次遇見的事情了,箱子裡的電子機器把自己的運輸包裝踹壞了,為什麼說是踹呢。

裡麵出來了個人形!難道真的是什麼人把自己藏到箱子裡了,這什麼癖好,熱衷於密閉空間?也不怕悶死自己啊。

初晚黎愣了幾下,向前走了過去,在離“它”有幾步距離的地方圍著“它”繞了個圈,這看起來就是個真人啊。

完了完了,這摻和進什麼地下恐怖事件了,自己隻是想佛係的過完後半生啊!

-得以的笑容。“我是參賽獎品。”媽媽呀,誰來救救她,這人腦子還不正常,說了自己的住址**不說,還外加一堆摸不著頭腦的話。要不是初晚黎控製情緒能力還行,怕不是已經兩腿一軟嚇得坐地上了。“就是積木遊戲公司的隱藏大獎。”“哈?”所以大獎送男人??“隱藏大獎,未上市的A2陪伴型機器人。”“呃”,初晚黎思緒飄向了遠處,半天纔回了神過來,“你是機器人?”“對,是市麵上即將發行的A1型號的升級版,A2。”對方很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