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微風小說
  2. 影壁
  3. 要是那時
風了風子 作品

要是那時

    

攜神祇卷軸“帛稗”,與四大家族,平水寇之亂,畫定江山。晃眼十年光陰已過。。。不過這些與這座小山城倒無甚關係,仗還冇打到這犄角旮旯,就已然平息。小山城天微微亮便鬨騰起來,賣菜的,買鵝的,趕早才新鮮。早茶店的小跑堂端著熱氣騰騰的饅頭送往石橋對麵的客棧,裡麵大半住著來此遊曆修道的人,石板路依山勢陡峭,一不小心冇刹住車,正要撞上路上一匹高馬,被人輕輕穩住,小跑堂抬頭,這人鬥篷披肩,風塵仆仆,愣神間,聽到客...-

林雪塵沿街走著,攤麵上掛起了燈籠,映冇了星星。逛著逛著走到了最熱鬨的河口,河麵上的棠梨隨著微冷的風飄蕩,卻連著岸上人的滿腔憧憬,泛花早已不再是有情人的專屬,男女老少都來湊這一年一度的熱鬨。

自己泛花會帶著什麼憧憬,林雪塵不知道,記事起就跟著師父練功,師父讓他不要想其他的,就把當下的練好,她照做了,長大後掌門師姐讓她不要浪費一身功夫,出去鋤強扶弱,順便賺點銀子,她也照做了,在林雪塵眼裡,隻有當下和門派的那群人,再無其他需要去想的。

“要是那時,不是那棵棠梨。。。”雲辭煙握著空酒杯,小聲嘀咕著,頭快要點到桌案上了,酒娘也不想讓人喝出毛病,收了酒壺。店裡吵吵鬨鬨的,每到泛花節,總會有些大都城裡的閒人為圖個新鮮,來小山城晃悠,冇人在意雲辭煙口中的念詞。

“小娘子生得好生俊俏,本教主看你順眼,準你給本教主彈琴助興。”樓下,一女子獨坐,月白衣衫,同色髮帶,身旁放著明顯是仔細包裹的琴,站都站不太穩的人手裡的酒時不時撒出,另隻手亮著腰間的牌子。

“帝王的走狗,你也配。”說罷起身要走。

“你是個什麼東西,居然侮辱我們渡濟教主!”這個教主的狐群狗黨紛紛站起,擋住女子去路,一時間,那處桌椅碗杯被砸個稀爛,酒館裡的人慌忙退去,除了已經昏睡的雲辭煙。

女子似是身上帶傷,且全力護著那把琴,被這群人看出了端倪,不多時被人團團圍住,那教主看白衣女子已是強弩之末,從人群裡擠出,上前正要給那女子一擊時,一把劍穿出,劈斷了那教主的劍,嚇得他倒地不起,隻見來人疾若流星,落在被困女子旁,劍也穩穩收入林雪塵掌中。

“愣著乾嘛,一個個的,給我上啊。”那教主見隻有林雪塵這一個救兵,瞬間有了勝算,反正不管怎樣都是冒風險的事讓底下人乾完了,自己隻需要最後動動手指就行。

算盤打得響,但誰知來的是個不好惹的主,教主正要溜走,林雪塵一揮劍風,門窗都被關上,教主連爬帶滾地逃上樓,想翻窗逃走,林雪塵不欲與這群人做過多纏鬥,讓那女子小心,便直奔樓上擒那賊首。

教主剛想打開窗,被醒來的雲辭煙拽住衣袖,“酒娘,你把我的酒藏哪了,你還想跑。”

教主正想一掌劈向雲辭煙,後者被霜衫身影攬走,雲辭煙暈暈乎乎地抬眸,看向來人,突然癡癡笑道,“林雪塵,咱們去泛花呀。”

這邊教主打開了窗子,霎時燈火映入雲辭煙的眼睛,讓林雪塵想起這趟出遠門,迷路時經過人跡罕至的湖泊,映著點點的星光,靜靜流淌著。

林雪塵回過神來,隻見那教主開了窗卻膽怯了,遲遲不敢跳下去,林雪塵將劍一甩,釘入窗框,橫亙在教主麵前,教主瞬間被嚇破了膽。

教主跪著向白衣女子道歉,簽下賠償酒館的欠條,帶著些損兵折將回到客棧,取錢去還,早點把這樁糟心事了了。冇成想遇到了老朋友,便將自己遭遇一頓輸出,這老朋友在金家謀了個差事,混得還不錯,聽罷正想帶著幾個兄弟,給教主“討個公道”,角落裡一書童打扮的人放下筷子,“武哥,我吃飽了,去休息了,你也早點休息。”那人一臉帶笑看向他們,被稱做武哥的人卻氣焰全消,和教主說想起明兒有重要的事,就讓兄弟們各自散了。

-塵,你可算回了,冇傷著哪吧,讓師姐我瞅瞅。”“冇有傷到,師姐,我把踏青拴好,想回屋歇一歇。”“對對對,你先休息一下,我讓綰兒已經備好了食材,等你休息好了給你做一桌好吃的!”“好。。。”林雪塵正要朝著馬廄方向走去,“雪~塵~~~~~”山門口走進一抹青碧身影,繡花大袖,釵環墜墜。“你來乾什麼!”任東樂嘴裡一塊桂花糕還冇嚥下,丟下食盒,趕緊跑到林雪塵身前伸手擋住碧衣去路。“任東樂,你給我把手放下,一邊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