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6章 顧家哥哥們開會

    

客廳拐角。蘇茹蘭擋住顧弘深。轉頭探頭往外瞅了眼。確定這個位置,萬興德看不見。她才轉回頭幽幽歎口氣。跟打發要飯的似的,朝著顧弘深揮揮手,“老大,趕緊走吧,你老嶽父和嬌嬌來咱家不容易,你可彆惹了他們。兒子乖啊,新年快樂,又長一歲,都奔四的人了,不要斤斤計較顧弘深,“……”,一定要把三十一說的這麼難聽嗎……可惜,他媽根本不在乎他的心情。就見蘇茹蘭就極其敷衍地拍拍他的手。“兒子,想追老婆要主動點!你看老二...-謠言猛如虎。

本來隻是傳說中的“邪教”頭子。

現在愣是說成了厲鬼下凡。

什麼墨芊能起死回生,還能調遣陰兵,甚至上能通天,下能入地。

謠言越發離譜。

連顧家人都懵了。

這再傳傳,墨芊都要搶占閻王爺的位置了。

網友們從開始的討伐,變成了微微質疑。

隨著流言更加離奇,網友們開始懷疑,是不是自己被人當槍使了。

墨芊哪怕有點本事。

可也不能跟國科幻電影似的,外掛通天。

這明顯是有人故意想踩死她。

有證據冇證據的,趁著亂,黑水全網你身上潑就是了。

喬賀滿意地看著網絡風向。

這就是他要的結果。

當所有人,都懷疑這是有人帶節奏的時候,真的就會變假的。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攪成一鍋爛泥。

看誰還能分得明白。

墨芊事情的風向變了。

從開始的人人討伐變成了人人懷疑。

但不變的,是顧家衰敗的命格。

顧氏大亂,整個顧家,沾親帶故的冇一個逃得過。

不過。

顧家這六兄弟卻有主心骨。

在形勢逆轉極下之時,顧弘深非常有條理地安排了幾個弟弟的任務。

房產地產如何處理,資產如何處理,現金如何處理,公司股權如何處理,老婆兒子的財產如何處理,等等等等......

顧弘深這輩子說的話。

怕是都冇有今天說得多。

眾弟弟對大哥更加刮目相看。

敬仰之情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

顧白野看著手裡,列的詳細明確的檔案條目,崇拜地看著顧弘深,“大哥,你什麼時候開始準備這些了,不虧是大哥,從小就扛事!”

聽到這話,顧弘深頓了幾秒。

他想到這段時間,跟喬賀的幾次談話。

每次時間都不長。

但資訊量密集。

累計的**小時,怕是比他們相識二十多年,說過的話還多。

顧弘深第一次意識到,“老狐狸”這詞有多可怕。

喬賀相對顧家人,他有一點更滲人。

顧家人很直。

直來直往,有一說一。

不太會走旁門左道。

但喬賀不一樣,他瞭解人性,他會抓住一些人的小辮子,來拿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當然,他拿捏的那些人,本來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喬賀提了些建議。

顧弘深很快領悟。

他心裡本來已有一套方案,此時再結合喬賀說的,更加錦上添花。

兩個人目標明確,又眼光長遠。

聰明人打交道,話點到即止,便能領會深意。

他們的話題越聊越深。

手段越聊越偏,卻越有殺傷力。

那天的對話,好像強強聯合,如虎添翼一般,給顧家在死亡線上開了個回城外掛。

顧弘深想到喬賀那隻老狐狸。

再不是以前的咬牙切齒,而是有了點笑模樣。

當然,也隻有那麼一點愛,但不多。

又恨又愛。

顧弘深聽著顧白野。

想到這個老六跟喬賀的恩怨糾葛,忽然想看看他的反應。

顧弘深輕咳一聲。

緩緩道,“不用謝我,都是喬賀想的

“啥?!”

顧白野騰地是從凳子上站起來,“哥,你是不是上了那個老狐狸的當?他想得主意絕對有坑,他就冇一點好心,大哥你信我的,就是相信貓給耗子拜年是愛情,都不要相信老狐狸給咱家幫忙是真情!”

顧白野從小被喬賀“玩弄於股掌之間”。

留下了深深的陰影。

他拿著檔案的手,已經控製不住洪荒之力,想要撕碎裡麵的每一頁。

顧弘深見狀,大手“啪”地按在檔案上。

“你先看看,哪條不對勁,你來想個更好的主意

這檔案,其實是顧弘深自己擬的。

喬賀提了些建議,他覺著有用的加上,他覺著冇用的剔除,主要兩個人的腦子,想的更全麵,思維開拓的更極致。

顧弘深盯著老六。

等著他給主意。

“啊?”顧白野愣怔地發聲,“這我哪會看?”

顧弘深聞言,抓起檔案夾,照著老六腦袋上給了下,“不會看,就照做,我審過了

“哦顧白野嗬嗬傻笑,“那上當也是你上當

顧弘深,“......”

怪不得二十六年,顧老六都鬥不過喬老二。

憑這腦子,再來六十二年,結果也一樣!

顧弘深幽幽歎氣。

在這個時候,冇對顧家落井下石,反而伸出援手,就足以稱之為顧家的朋友。

顧弘深敲敲顧白野的頭。

“這次喬賀幫了大忙。你見到恩人,不要見麵就跳腳

顧白野,“......”

他也感謝喬賀。

但他從小吃虧,聽到這名,就有不好的應激反應......

顧白野不言語了。

認真地研究大哥給的檔案。

老六消停了。

老五又開口。

“大哥,這是你跟喬二一起搞的?”

顧大明星歪靠在沙發上,長腿交疊,身姿閒散,好似吃瓜群眾在看戲,冇有一點緊迫感。

主要是他從小不缺錢,也冇管過錢。

家裡有個顧弘深,兄弟幾個的錢,就跟爬山虎似的瘋漲,花得速度完全趕不上賺得速度。

顧弘深這隻長紅股值得信賴。

顧星辰一點不懷疑大哥給的東西。

他翻來翻去,壓根冇認真看。

“按照上麵說的做,錢還能回來?”

顧弘深,“?”

他斜睨向老五,冷冷地丟出一句,“錢一分也回不來

“啊?”

顧星辰腿放下,坐直身體,“那搞這麼複雜有什麼用?”

“這麼做——是為了錢不流到壞人手裡

顧弘深居高臨下地瞥著顧老五,“你想看著姓董的坐到顧氏總裁辦公室?你想看到顧香薇搬進你家房子?你想——”

“我不想!”

顧星辰光聽,氣已經湧到腦瓜頂。

他氣吼吼地一拍檔案夾,“我把錢都買豬飼料餵豬,都不給他們!”

顧弘深冷哼,“彆給豬撐爆

顧弘深難得的開個玩笑。

可家裡人都感受到了,玩笑背後的酸楚。

顧家那是天大的財富。

竟然一夕之間保不住了。

幾兄弟都感覺到有點悲涼。

顧弘深掃了一圈弟弟們。

還是那副冷漠的樣子。

“現在命已如此,改不了,那便認了。

但無論如何,要保住芊芊的大道觀。那是她唯一的念想,得給她完好地留下。趁著顧家還有餘力,絕對不能趁了董家的意

說到這個,顧家哥哥們摩拳擦掌。

恨不得揍得董家人滾出去。

兄弟幾個,商量著如何收拾董家人。

管家卻突然來報。

“大少爺,葉飛正在門口說要見你,看起來很著急

“讓他進來

一分鐘後。

葉飛衝進顧家客廳。

看得出來,是全速從門口跑過來的。

他氣喘籲籲地進門。

見到顧弘深,驚呼一聲,“顧總,我家少爺不見了!”

“什麼?!”

-你,琴姐你怎麼還跑了!”周玉琴狠狠瞪了眼屋裡的兩個漂亮女人。“你倆還有心思笑!還不趕緊將功贖罪!”“搞丟了老闆的小孩,等過兩天老闆回來,看他要不要了你們倆的小命!”“最近夾起尾巴做人,多賺錢,哄哄老闆開心,你倆還有得救!”周玉琴狠聲教訓兩個年輕女人。兩個女人癟癟嘴。露出幾分擔心。“琴姐,那孩子丟了,就報警啊!到處都是監控,還能讓玉竹跑了?”“就是!平時我們都要聽玉竹的話,她要抱錢寶兒,誰能多想。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