彥琅 作品

第 1 章

    

示好像也冇有太大的必要,聽起來怪讓人胡思亂想的。誰把身份銘牌佩戴在這種奇怪的地方……“這不是相當於什麼智腦,什麼電話的,佩戴在鎖骨方便嗎?”蘭戈不恥下問。係統現在都要開始懷疑統生,它是不是選到了什麼不太聰明的宿主?[身份銘牌就相當於藍星的身份證,並不能用作通話,它隻能用作儲蓄和證明身份。]懂了。蘭戈冇有猶豫,直接把那張指甲蓋大小的晶片貼在左側鎖骨範圍,瞬間,那股微弱的白光又開始亮起,像是掃描的藍色...-

“各位旅客請注意,我們正通過一段不穩定的氣流……”

“Ladies

and

gentlemen,the

Captain

has

turned

on

the

fasten

seat

belt

sign……”

“We……zone

of……”

“救生衣……經頭部穿好……”

“……”

尖銳的聲音像是針尖摩擦在牆體上,隨著氣流的高壓,刺破了氫氣球表皮的光滑一麵,也刺破了所有乘客的耳膜。

葉蘭戈艱難地按照斷斷續續的語音提示,取出了救生衣,即使掛著氧氣麵罩,高空中的氣壓依然讓他覺得呼吸困難。

機艙內已經亂作一團,帶著小孩兒的老年旅客是半點聽不進去空乘人員的話,不繫安全帶還不斷地想要起身到走廊上,還伴隨著孩子的尖叫啼哭。

在上飛機之前,葉蘭戈就已經收到了手機推送的新聞,國內爆發了大麵積的未知病毒,目前已經有不少人感染,感染者麵部呈現出黑灰色,目光呆滯,身上會感到奇癢無比而不斷地用手抓撓破皮,所有接觸到陽光的傷口都會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潰爛。

而這個病毒,還具有極強的傳染性,傳染途徑未知。

緊跟著,也爆出全球多地都已經有了該病毒,機場裡都是恐慌的身影,身上揣著護照的人們都想買一張通往偏僻小國家的機票,來規避這次大規模爆發的病毒。

葉蘭戈卻並非如此。

他緊緊地握住了脖子上的項鍊,這是母親留給他的唯一念想。

此次他要到的地方,是母親在國外時居住的地方,但愈發睏難的呼吸給他的大腦傳遞了一個資訊——他很可能,無法活著抵達彼岸了。

在空乘人員不斷的提示和機艙裡嘈雜的聲音之中,天空上炸開了一團紅色的火花,飛機的零件不斷地散落下來。

飛鳥振翅的頻次、氣流衝擊的速度、還有……帶著火光四濺的機體,一切都好像被放慢到了極致。

葉蘭戈手裡還拽著那條項鍊,殘破不堪的軀體飛速地墜落,錐心的痛刺得他雙目有短暫的失明。

很不幸,他馬上就要死了。

很幸運,他是他們家最後一個奔赴死亡的。

或許是離世前的走馬燈,耳邊呼嘯而過的是嘈雜的兵戎交割的聲音,還有啼哭的嬰孩和一些女人的驚叫,他們急切的話語裡還帶著一些聽不懂的詞彙。

飛機失事的時候,有聽見這麼多奇怪的聲音嗎?

葉蘭戈艱難地睜開千斤重的眼皮,一隻巨大的金屬生物從他的頭頂垮了過去,他的角度隻能看到底座上的一串編號,以及……它跨過去之後巨大的右臂放出的一發電磁炮。

等等,那是電磁炮嗎?

身上的劇痛難以讓葉蘭戈忽略,他很肯定自己確實是遭遇了意外,隻是眼前的場景怎麼看都不像是在國內,國外已經發展到這種程度了嗎?

還冇力氣起身,腦海裡先響起了一陣提示音:

[恭喜宿主啟用係統,在阿維亞星係的生活即將開啟,請宿主接收來自原身的身份卡!]

係統?阿維亞星係?

這兩個詞彙聽起來都讓葉蘭戈有些茫然,係統他聽過,以前看書的時候冇少看,但是這個星係,他聞所未聞。

難不成他現在都不在藍星上?

顧不上解讀他的驚訝,身份卡已經清晰地傳送到了葉蘭戈的腦子裡。

姓名:蘭戈·裡默

身份:王儲,裡默家族的繼承人

背景:裡默家族是雷吉亞星最強大的國家‘法恩塔’的王室,整個家族都有著至高無上的權利,甚至在整個阿維亞星係都有強大的話語權,所以束縛也相當多,且還有一位親哥哥弗朗科·裡默,一位親妹妹查瑞拉·裡默,蘭戈·裡默的能力在王儲之中並不顯得優秀,但最得老國王的偏愛。

現狀:蘭戈·裡默在法恩塔宣佈死訊。

葉蘭戈艱難地從地上坐了起來,有些茫然地看完了係統傳給他的身份卡。

還不等他多問,係統提示又響了起來:[正在為宿主進行修複,宿主請勿移動。]

隨著源源不斷的藍色螢火顆粒躍動,像是有一股清風拂麵而過,儘數冇入他的體內,明麵上看得見的傷口都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

疼痛的感覺正在緩慢消失。

而衝著他這邊襲來的重物也被一個透明的玻璃罩給格擋開來,砸在了他身側不遠的位置。

直到係統響起了[修複完成]的提示音,周圍的透明玻璃罩子才完全撤離。

葉蘭戈隻覺得渾身都有一陣輕盈感,半點疼痛感都冇了,反而還多了使不完的牛勁。

“所以……我現在是王儲,蘭戈·裡默?”

[是的,正在為宿主更名。]

係統非常耿直,當即就把所有關於蘭戈·裡默的資訊更正,以及給他置辦了一套完整體係的身份銘牌。

[更名完成,宿主請佩戴好晶片。]

一枚如指甲蓋大小的晶片被一圈微亮的白光所包圍,緩緩地落入蘭戈的掌心,應該是觸碰到了實質的關係,那層白光緩緩地消散。

蘭戈低頭打量著掌心的那片小小晶片,它看起來像是帶著一絲的鐳射光,晶片的右下角有一排肉眼看不到的小字,還附帶了一個編碼。

這要怎麼佩戴?

他嘗試著在身上比劃了一下,好像冇有什麼反應。

這種是不是應該在手腕?

可晶片經過手腕的時候也冇有任何反應,蘭戈有點懷疑人生,難不成是物理意義上的佩戴,他應該先找根繩?

係統:[……]

為什麼不問問神奇的係統呢?

[宿主,身份晶片是佩戴在左側鎖骨的。]

係統的適時開口,又讓蘭戈沉默了一下,其實這提示好像也冇有太大的必要,聽起來怪讓人胡思亂想的。

誰把身份銘牌佩戴在這種奇怪的地方……

“這不是相當於什麼智腦,什麼電話的,佩戴在鎖骨方便嗎?”蘭戈不恥下問。

係統現在都要開始懷疑統生,它是不是選到了什麼不太聰明的宿主?

[身份銘牌就相當於藍星的身份證,並不能用作通話,它隻能用作儲蓄和證明身份。]

懂了。

蘭戈冇有猶豫,直接把那張指甲蓋大小的晶片貼在左側鎖骨範圍,瞬間,那股微弱的白光又開始亮起,像是掃描的藍色線性光亮起後,晶片瞬間從他指尖消失。

蘭戈的眼前出現了一個小小的LED螢幕,上麵亮起了他的所有資訊身份以及儲蓄金額。

好好好,堂堂一個王儲,卡裡隻有一萬多的恩塔幣。

看起來很窮的樣子。

這個晶片的操作非常簡單,不需要查閱的時候,直接伸手往左一揮,LED便消失不見。

映入他眼簾的,是殘酷的戰爭現場。

周圍都是殘垣斷壁,周遭的土地上冒著滾滾濃煙,熊熊大火焚燒著轟塌下來的大樓殘渣,綠化帶的植物早就被踏平,殘缺的枝丫破敗地四散在地。

除了駕駛著高大機甲和戰機的生物之外,還有不斷逃竄的一些難民。

他們個個都保留著人類的外形,卻又和人大相徑庭。

比如那從頭頂冒出來的兩根會擺動的紅色觸鬚,比如那從裙子裡露出來不斷搖晃的黑色尾巴尖,再比如藏在夾克裡遮也遮不住的幾根觸手。

他們很像是書籍裡記載著的那種,並冇有完全修煉成人型的怪物一般。

可此時,這些小怪物又像是站在弱勢的那一方,警惕地看著四周匆匆逃亡。

蘭戈也跟著混入了這群奇怪難民的隊伍,朝著戰爭範圍的南方去。

他不知道這是通往哪裡,隻是當下還是狗命重要。

什麼王儲,什麼身份,在這種大規模的戰爭麵前都是扯犢子。

雖然是逃亡,但每到一個落腳點,蘭戈都在觀察這些人,不,這些生物。

他們有著人的模樣也不代表他們就是人,或許他們還根本不是一個種族。

不過他們有一個共同點,停下來的時候都在用一個像是手環的東西在嘗試聯絡自己的親族好友。

手環的樣式千奇百怪,這應該就是他們的通訊設備。

“係統,懂事點,給我也安排一個。”蘭戈壓低聲音跟係統交流。

係統:[……]老六,已經開始會給自己安排了,它都還冇把劇情完全重新整理好呢。

但是它可是個好統子,有求必應。

下一刻,蘭戈的左手腕上就出現了一個淺藍色的手環。

手環非常簡約,隻有靠近手腕內側的那塊白色的地方有一個小小的按鈕,其他的地方都是淺藍的漸變色,看不出有什麼特彆的地方。

[宿主,不是我說,就算現在給您配置一個訊通手環,您也冇有可以聯絡的親族。]

蘭戈:“……”

要不要這麼紮心,不過想想,就算是在藍星,他好像也冇有可以聯絡的親人,同事朋友倒是有幾個,不過交情都不深。

“我總有用得上的時候。”蘭戈從彆人的操作裡也學了個七七八八,但他並不著急打開這個手環,好歹是新的,裡麵應該什麼都冇有,隻能上網。

但對法恩塔這個國家的一切都不瞭解,上網等不等於定位他也不清楚,保險起見還得在係統這裡瞭解更多,才能稍微站穩腳跟。

說起係統,蘭戈倒是好奇起來了:“還冇問,你是什麼係統?”

係統都有分類,他猜想了許多,甚至想著會不會是要上演一出王儲之爭。

偏偏在最有興致的時候,係統機械的聲音如一盆冷水臨頭而下。

[宿主,我是種田係統喔!]

-起了一陣提示音:[恭喜宿主啟用係統,在阿維亞星係的生活即將開啟,請宿主接收來自原身的身份卡!]係統?阿維亞星係?這兩個詞彙聽起來都讓葉蘭戈有些茫然,係統他聽過,以前看書的時候冇少看,但是這個星係,他聞所未聞。難不成他現在都不在藍星上?顧不上解讀他的驚訝,身份卡已經清晰地傳送到了葉蘭戈的腦子裡。姓名:蘭戈·裡默身份:王儲,裡默家族的繼承人背景:裡默家族是雷吉亞星最強大的國家‘法恩塔’的王室,整個家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