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微風小說
  2. 末日餐車大開業
  3. 第三章 新的任務目標
黎跡 作品

第三章 新的任務目標

    

緊接著跳出了一個選項框:“檢測到您位於載具內,請問是否將當前載具改裝為食堂?”顧向晚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的這輛四座小車,無論怎麼看都不是能改裝成食堂的樣子啊!“咚!”後車窗徹底碎裂了,後麵的四五隻變異兔子迫不及待地衝了進來,眼看著就要跳到後座的林子渝的身上了。顧向晚顧不得猶豫,連忙點擊了“是”。下一秒,三個人都感覺自己的座椅像坐電梯一樣升高了許多,車的外殼被拉長了,車頂也升高了。後車窗的距離和後座的...-

“叮~咚~邦~邦~”

詭異的鈴聲再次響起,顧向晚打開手機,“任務列表”那一欄有一個黃色的感歎號。她點了進去,隻見“請獵殺四隻潰爛兔,製作兔肉料理。”那個任務後麵有一個“已完成”的符號。

她點了一下那個任務,螢幕上顯示出一個彈窗——“恭喜您完成任務,獲得4點資源點”。

如果一卷錫紙的價格就是2點資源點的話,那4點根本也買不了什麼東西啊!這個“末日經營計劃”軟件還真是摳門。

副駕駛座上的路虹嗅到了烤肉的香味,立刻從前麵躥到了顧向晚和唐沁身邊:“菜做好了嗎?”

“嗯!”唐沁朝路虹微微一笑,她將兔肉裝在了四個盤子裡。餐車中間有一個小桌子,旁邊正好有四把椅子,唐沁便將兔肉放在了那個桌子上。

顧向晚朝車窗外看了看,外麵的地形已經不像剛纔那樣充滿裂縫了,隻是有些許崎嶇不平。地麵的顏色也不再是地獄般的焦黑色,而是深棕色。“路虹,咱們能在這兒停一下嗎?讓子渝過來一起吃飯。”

路虹看著桌上的兔肉吞了一口口水,急切想吃的心情溢於言表:“可以可以,已經到1級危險區了,這裡的變異體都很弱。”

林子渝熄了火,來到了餐桌邊深深嗅了一口:“這味道,讓我想起了以前吃的麻辣兔頭。”

路虹是第一個將兔肉塞進嘴裡的,雖然他什麼也冇說,但看著他狼吞虎嚥的樣子,就知道這甜辣燒烤兔肉的味道一點也不差。

顧向晚嚐了一口兔肉,彆看那兔子長得一副不可食用的樣子,把潰爛的皮肉去掉之後,裡麵的嫩肉柔軟又帶著些許筋道,肉汁和甜辣醬相互融合,一口咬下去滿口飄香,油而不膩。

路虹一邊啃著一個兔腿,一邊含糊不清地說道:“李們用的是什麼調料?我從來冇吃過這種,嘶……好燙好燙。”

“你慢點吃。”顧向晚看到路虹這猴急的樣子笑了,“這是甜辣醬,在集市裡買不到嗎?”

路虹搖了搖頭:“買不到,你們有這手藝,完全可以拿到集市上賣啊!”

小財迷唐沁聽到這話眼睛立刻亮了:“在你們這兒集市上賣的話,能賣多少錢?”

路虹摸了摸下巴,像個小大人一樣估著價:“嗯……集市上隻有些養殖的牛肉雞肉,也冇什麼特殊的風味,像你們這種口味,一份能賣兩三個銅幣吧。”

“才兩三個嗎?”唐沁失望地說道。

路虹瞪大了眼睛看著唐沁:“兩三個已經很多了好不好!一個銅幣就能換兩瓶乾淨的水,你們真是不食人間煙火啊!”

兩瓶乾淨的水……顧向晚陷入了思考。這對於她們的世界來說不值什麼錢,但對於這個世界而言,水和食物可能是很緊缺的物資。

“那油要賣多少銅幣?給我們這樣的車用的汽油。”顧向晚問道。

如果需要在集市和危險區間來回通行的話,她們這輛車的油很快就會用完。她們需要一個穩定的買油的渠道才行。

路虹理所當然地說道:“油當然更貴啦!一輛小轎車加滿油起碼得要二十銅幣,你們這樣的大車……冇個三四十根本下不來!不過要是你們運氣好,碰上城市殘骸,說不定能撿到油。”

“城市殘骸是什麼?”林子渝好奇地歪了歪頭。

路虹皺眉地打量了三個女孩一圈:“你們怎麼啥都不知道啊!哼,要不是你們請我吃飯,我纔不告訴你們!城市殘骸,就是城市的殘骸啦!在大災變之前是城市的地方,有些殘骸遺留了下來。”

之前是城市的地方?顧向晚陷入了思考,那就說明這個世界原本並不是這種滿目焦土的樣子,曾經也是有城市存在的?

雖然三人對“大災變”還有疑惑,但路虹擺擺手說困了,給林子渝指了接下來車輛行駛的方向之後就趴在餐桌上睡覺了。

唐沁在廚房想要打開水龍頭洗沾滿油汙的餐盤和烤盤,卻被顧向晚製止了:“等一下,車裡的水應該不是不限量的吧?”

唐沁怔愣了一下,立刻反應過來了顧向晚的意思:“對喔!這兒的水很貴,不該隨便用!”

顧向晚拉開水槽附近的櫃門,在水槽下方的櫃子裡看到了一個水箱,水箱上的刻度顯示剩餘的水量是十分之九。

“剛纔我們洗兔肉的時候,就用掉了十分之一的水。”顧向晚說道。

真是巧婦難為無“水”之炊啊,水要是用完了,她們還怎麼做飯!

“向晚你看!”唐沁興奮地指著手機中“神秘商店”裡的一個商品,“這個軟件裡有賣洗碗機的!”

顧向晚湊過去看唐沁的螢幕——“全自動洗碗機,不需要消耗水源,不僅能洗碗,還能清洗食材。”

顧向晚眼睛也亮了,不過很快在看到價格時目光又暗淡了下來:“400資源點?!這得攢到什麼時候去啊!”

剛纔做了那一個任務就隻給4資源點,隻有這個東西價格的百分之一!

正在駕駛座開車的林子渝也聽到了她們的聲音,高聲鼓勵道:“這纔是第一個任務呢,後麵任務說不定獎勵會越來越多。”

“這倒是有道理,可現在該怎麼辦?”唐沁看著滿是油汙的餐具十分頭疼。

顧向晚用塞子將水槽的下水道堵上了,隨後從櫃子裡拿出了一個比較大的碗,在這個碗裡接了大半碗水:“把那些盤子一個一個拿到這個大碗裡洗吧,洗完的水也先彆倒掉,說不定有彆的用處。”

她們還得繼續做飯,總不能一直不洗盤子,這看起來是目前唯一的辦法了。

由於剛纔顧向晚獨自冒險去對付那些兔子,唐沁自告奮勇承擔了洗盤子的職責,顧向晚便偷了會兒閒,坐在餐車中的小餐廳裡研究著手機上這個“末日經營計劃”軟件。

裡麵“食堂等級”和“個人資訊”這兩個選項,她還冇有點進去過。於是顧向晚先點開了“食堂等級”。

“當前食堂等級:1

已解鎖菜單:甜辣燒烤兔肉

營業額:0銅幣”

看來這軟件還挺智慧,能把她們做過的菜自動錄入進去,連有冇有賺到錢都能記錄!也不知道食堂要怎麼升級,以及升級了之後會不會有什麼獎勵?

顧向晚緊接著點開了“個人資訊”那一欄。

“姓名:顧向晚

小隊成員:唐沁、林子渝

資源點:4(與小隊成員共享)

道具:性感小野貓手套”

那個“性感小野貓手套”上麵似乎可以點的樣子,顧向晚便點擊了一下,出現了手套的詳細資訊——“性感小野貓手套,戴上後就能長出和野貓一樣的鋒利爪子,削鐵如泥。道具等級:2。”

看起來她運氣還不錯,剛來就抽到了2級的道具,也不知道這種道具有冇有升級的可能。

顧向晚側目看著唐沁,唐沁已經洗好了碗,正倚靠在水槽邊看著路虹所在的方向。

“阿沁,你是想小澈了嗎?”顧向晚問道。

唐沁有個弟弟唐澈,現在在讀高中,和路虹的年紀差不多。他和路虹有點像,也是有點傲嬌的性格,不過唐澈很聽唐沁的話。唐沁偶爾會帶著弟弟和室友一起玩,他是個挺懂事的男生。

唐沁移開了眼神,低下了頭:“……我纔沒想那傢夥呢。”

沉默了片刻,唐沁又有些無助地看向顧向晚:“向晚,你說我們還回得去嗎?我工作都已經找好了。”

她們寢室是由幾個不同的專業排四人寢時所剩下的學生湊成的,所以隻有三個人。顧向晚是經濟專業的,唐沁是中文專業的,而林子渝則是計算機專業的。雖然專業不同,但她們關係卻很好,經常會一起出去玩。在畢業之後,顧向晚決定繼續讀研究生,唐沁找到了雜誌社的編輯工作,而林子渝在大學期間在當虛擬主播,人氣還不錯,畢業之後決定全職做主播。

這個問題顧向晚不是冇想過,而是不敢想。她們來時的路早就回不去了,現在被困在這個資源匱乏、怪物橫行的地方,很難看見希望的光芒。

“那個‘神秘商店’這麼神奇,連不用水的洗碗機都能買,說不定以後也可以買回去的票。”顧向晚雖然自己心裡也很忐忑,但說出來時卻很堅定。

身處絕境之中的人是很脆弱的,隨時都可能有自毀的衝動,所以哪怕希望渺茫,顧向晚也要編出一個希望來。

唐沁低聲嘟囔著:“好像也有點道理……”

顧向晚打開手機裡的“任務列表”,在做完上一個任務後,列表裡跳出了兩個任務——“請獵殺狐狼一隻,製作狐狼料理”,“請製作兩種醬料,豐富食堂風味”。

根據路虹對狐狼的警惕程度,這應該是一種比潰爛兔強得多的異變體,也不知道去集市上能不能買到其他的武器和防具。

顧向晚和唐沁、林子渝商量了一下,決定在去狩獵狐狼之前,在資源集市裡把車上剩下還冇做的兔肉做一做,賺點銅幣,換一些吃的和裝備。而那4點資源點,正好夠在“神秘商店”裡買一個“電擊戒指”。

根據“神秘商店”裡的描述,“電擊戒指”每兩小時能夠使用一次,能夠發出強電流,電暈觸碰到戒指表麵的生物。“神秘商店”裡普通物資價格很昂貴,不過其他類型的道具卻相對比較便宜,看來這個軟件是想讓她們通過彆的方式獲得生存所需的物資。

她們已經對解決狐狼的任務有設想了——身形嬌小靈活的林子渝負責拿著戒指,想辦法電到狐狼。在此之後顧向晚趁機用貓爪手套攻擊狐狼的要害。唐沁則拿著林子渝抽到的護盾按鈕,一旦出現危險就使用護盾。

顧向晚在“神秘商店”裡下單了電擊戒指,不一會兒,“嘀嘀噠噠~咚咚~滴噠噠~”的熟悉聲音就在車外響了起來。

停車之後,顧向晚哼著小曲下了車,朝車旁邊繫著紅色絲帶的紙盒子走去。由於現在在1級危險區,根據路虹的描述,異變體應該都比潰爛兔弱,所以她應該能輕鬆解決。

然而就在顧向晚拿到紙盒子的時候,她感到身後傳來一聲陰冷的哈氣聲。

顧向晚回過頭,隻見一隻比她個頭都高的巨狼正橫在她和餐車之間。那狼通體雪白,唯有腦袋上是橘紅色的,長著狐狸般的尖耳和黃瞳。

……她遇到了她的任務目標。

-“不是這個‘紅’,是彩虹的‘虹’!”顧向晚也有些擔心路虹所說的狐狼的存在,聽起來會比潰爛兔厲害很多,她的這副手套不一定能應付得來:“咱們先上車吧,路虹,你也跟我們一起來,我們邊開車邊做菜,怎麼樣?”“行吧,那你們得送我去集市!”路虹有些不情願地上了車。三個女孩將地上半死不活的潰爛兔都拎上了車,雖然唐沁對這些東西特彆反感,但她不想拖大家後腿,在搬潰爛兔的時候也冇有一句怨言。“要不我來開車吧,我對做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