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微風小說
  2. 夢籠
  3. 遊戲開始
花重錦棉 作品

遊戲開始

    

可了華國在幽門螺旋桿菌方麵的研究是正確的,至少是可行的。哇噻,這對崇洋媚外的大多數國人來說,無疑是打了一劑興奮針,這可是建國以後華國醫生首次在國際主流醫學期刊上發表論文。而且內容是前所未有的,具有開創意義的一個醫學發現。如果說之前《中華內科雜誌》上發表時,大家還是將信將疑的時候,現在卻是堅信不疑了,於是各種祝賀和參觀要求就堆滿了之江省一院和越州人民醫院的案頭。就連衛生部也派出了工作組準備前往越州,...-

澳洲皇家珀斯醫院圖書館。

羅賓·沃倫拿到最新一期的《柳葉刀》時,看到上麵的那篇幽門桿菌的論文,就覺得血壓蹭蹭蹭上升了。

“法克,法克,這怎麽可能?華國人是什麽時候開始研究幽門螺旋桿菌的?他們是怎麽在《柳葉刀》發表的,這明明就是我們的研究課題,我們連論文草稿都打好了。”

羅賓·沃倫狠狠摔打著眼前的雜誌,失去理智一樣在大吼大叫,直接被圖書館管理員趕了出去。

他什麽也不管了,以最快的速度跑到了內科病房裏,“巴裏,巴裏,我們的課題被人剽竊了。”

巴裏·馬歇爾剛好在辦公室裏看書,一聽這個訊息立馬站了起來,

“羅賓,你說清楚,誰在剽竊我們的研究?”

“你看,你看這期的《柳葉刀》,上麵有一篇來自華國的論文,《胃炎和消化性潰瘍患者胃部發現的不明彎曲桿菌》,你看你看,連題目都跟我們的論文草稿一模一樣,裏麵的內容80%都是雷同的,法克,有人剽竊了我們的論文。”

巴裏·馬歇爾一把奪過雜誌看了起來,一邊看,一邊手都在發抖了,醜聞,這是絕對的醜聞,有人居然公然剽竊他們的論文和研究成果。

這時候旁邊幾個醫生都笑出了聲來:

“嗨巴裏,羅賓,你們也太搞笑了吧,華國在哪你們知道嗎?他們通過誰剽竊了你們的論文?好像我們醫生冇有一個華裔員工吧?”

“對,別說華裔員工了,連個華裔病人都冇有。”

“或許人家華國會有一種特殊的本領,可以穿過太平洋,從遙遠的東方來到我們國家,然後把巴裏和羅賓的論文給竊取了。”

“哈哈哈~~~~~”

同事們有足夠的理由來嘲笑眼前兩個人,這是腦子有問題吧?別說華國離澳洲遠隔萬裏,就算要剽竊也應該是醫院裏那些教授的研究,怎麽可能看得上這兩個小醫生私人的研究?

但當巴裏·馬歇爾翻看完整篇論文後,他腦子裏也閃現出跟羅賓·沃倫一模一樣的想法,《柳葉刀》上的論文和他們的草稿相似度實在太高了,連標題都一樣。

如果這是考試,肯定會被考官當成雷同卷作弊處理的。

但當巴裏·馬歇爾聽到同事們的嘲笑後,也覺得事情太匪夷所思了,因為畢竟這篇論文來自紅色華國,這個國家太神秘,幾乎不跟人交流,那他們是怎麽剽竊的?

“羅賓,你冷清一下,我們得調查清楚,先查查我們周邊有冇有叛徒。”

羅賓·沃倫顯然脾氣更火暴,大聲吼道:

“論文草稿一直在實驗室保險櫃裏,知道密碼的人就我們兩個,不行,我要去華國,我要瞭解清楚到底是誰剽竊了我們的論文。”

巴裏·馬歇爾非常吃驚,去華國?

“對,我們去華國,我要親眼看看研究者是誰?”

羅賓·沃倫的表情非常嚴肅,也非常堅定……

《胃炎和消化性潰瘍患者胃部發現的不明彎曲桿菌》論文的發表,同樣在華國衛生係統內引起了爆炸性轟動。

這可是國際主流醫學期刊,代表的是國際主流醫學界的態度,也就是他們認可了華國在幽門螺旋桿菌方麵的研究是正確的,至少是可行的。

哇噻,這對崇洋媚外的大多數國人來說,無疑是打了一劑興奮針,這可是建國以後華國醫生首次在國際主流醫學期刊上發表論文。

而且內容是前所未有的,具有開創意義的一個醫學發現。

如果說之前《中華內科雜誌》上發表時,大家還是將信將疑的時候,現在卻是堅信不疑了,於是各種祝賀和參觀要求就堆滿了之江省一院和越州人民醫院的案頭。

就連衛生部也派出了工作組準備前往越州,這讓陳夏撓破腦袋也想不通,為什麽要派個工作組?搞得這麽嚴肅認真的?

顧院長拿著英文版的《柳葉刀》雜誌,笑得簡直合不攏嘴。

老頭其實隻認識俄文,英文並不太懂,但他看得懂論文上麵作者姓名,以及作者所屬單位的拚音。

第一作者是自己的親家,第二作者是本院的職工,通迅作者又是自己的女婿。

顧院長覺得自己這一世英名不在於生了三個小孩,也不在於當上院長,麵是自己慧眼識人,挑了一個好女婿。

當年那個穿著舊衣服,站在醫院門口的那個小夥子終於成材了,想到這老頭就激動了,自己感動自己。

而宣永達已經棒著雜誌,忍不住掉下了眼淚,陳夏決定離他遠一點,就怕他突然來個爆發,跪在地上大喊一聲:“先帝啊~~~~~”

呃不對,好像串戲了。

同樣一幕也發生在省一院內,醫院小會議室裏。

之江醫科大學校長馬建龍,省衛生廳廳長曹利滿,省一院院長向彥洪等眾多衛生係統頂級大佬齊聚一堂,就是來慰問省一院大功臣陳春同誌。

馬建龍是校長,也是副部級乾部,所以站在C位,儘量讓自己表現很和藹可親的領導形象:

“陳春同誌,恭喜你呀,你這次可是為國爭光,為我們之江醫科大學爭光了呀,哈哈,你們說說,全國哪所大學能培養出能在《柳葉刀》上發表論文的學生呀。”

“是啊是啊,馬校長說得是,這跟你們多年的教育都是分不開的。”曹廳長也適時做了一下棒哏。

至於向院長,在醫院裏他是老大,在諸位大佬麵前他就是老小了,自然冇有說話的份。

其實他內心認為這個功勞應該是屬於省一院的,可是木有辦法,誰叫省一院是之江醫大的附屬醫院,這口氣就硬不起來,隻能被人搶走功勞了。

陳春也無比激動,紅著臉說道:

“這不是我個人的功勞,是母校和醫院培養了我,我個人的作用其實很小,全靠各位領導和同事們的幫助,才讓我能安心工作,安心研究。”

瞧瞧,這話說得多麽漂亮,真應該讓陳夏這個冇腦子過來學習學習。

果然,在場的領導都笑得很開心,對陳春這種把大部分功勞都推給集體的表態非常滿意,心裏更是打定主意。

陳春同誌要重點培養,重點提拔。

-華國的論文,《胃炎和消化性潰瘍患者胃部發現的不明彎曲桿菌》,你看你看,連題目都跟我們的論文草稿一模一樣,裏麵的內容80%都是雷同的,法克,有人剽竊了我們的論文。”巴裏·馬歇爾一把奪過雜誌看了起來,一邊看,一邊手都在發抖了,醜聞,這是絕對的醜聞,有人居然公然剽竊他們的論文和研究成果。這時候旁邊幾個醫生都笑出了聲來:“嗨巴裏,羅賓,你們也太搞笑了吧,華國在哪你們知道嗎?他們通過誰剽竊了你們的論文?好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