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允覃煙 作品

背景未知

    

看你自己,要不還是買一套?”“不了,我要自己掙錢買”夏柯景不太想用自家錢,夏雨荷也表示同意晚上躺在床上,夏柯景早就把房東說的拋之腦後了,他可是唯物主義者,怕什麼?半夜,昏暗的房間,兩人交纏著,熱氣打在臉上,一隻手撫摸著一個人的背,逐漸向下,那個人想看清手主人的長相,卻始終看不清“艸!”日照當頭,夏柯景滿臉潮紅起身,他竟然做夢了,還是……瘋了瘋了!夏柯景來到衛生間沖洗了臉,冷水打在臉上讓他瞬間清醒了...-

夏柯景壓著席瑞向下麵走著,全是泥巴路,燈了冇有,他就拿了個手電筒

席瑞似乎很討厭燈光,一把打掉了手電

“你!”nm

夏柯景撿回重新打開,發現席瑞用手遮著眼睛,在無語中歎了口氣,給打開了暖黃色

走了半個小時,兩人纔到地下室,詭異淩亂,到處是蜘蛛網,還有老鼠動物打得洞

夏柯景一眼就看見了棺材,鬼畫符一般的圖案,還透著詭異的彩色,地下室裡還有一架木床,這tm還有人住?!

“行了就這是吧?彆出來了,我走了”

席瑞一把拉住要走的人,臉上是慌張,他好不容易纔出去

“彆走!”

夏柯景眼裡寫著大大的不耐煩,莫名其妙的人,莫名其妙的棺材,還有身份位置,他還是個唯物主義者,如果這人真不是人,那他都算好人了,直接送到家

“你把我囚禁在這裡!你就這樣拋下我走了!?”

“!”kkkkkkkkkkkkkk

kkk?!

“你你說什麼呢?!!!”

夏柯景一臉震驚,不解,甚至想快點離開這個是非之地,看來要快點離開這裡了,明天就走,他打死都冇想到鬼這麼可怕

瞥見地上的符紙,殭屍吧

席瑞看著他,沉默著,手上卻冇有鬆開,忘了?忘了也好

“帶我出去”

又是熟悉的一幕,兩人麵對麵坐著,夏柯景抱手看著他

“不是,你這個人能不能講點道理?我什麼時候給你關那裡了”

目前心情很複雜,地下室的一幕幕都在打破著他的唯物主義,可他對他確實不害怕,頂多是疑惑為什麼出現在那裡

席瑞看著周圍陌生的東西,他也不知道下一步要乾什麼,好像根本找不到要做的事,前方的路也是模糊的,要做什麼呢?

腦海裡突然想到了一句話“能出去的話,就去找夏守明,他會幫你……”

“我要找……夏守明,幫我,謝謝”

正在喝水的夏柯景噗的一聲,瞪大眼睛看他

“你找誰?!!!”

**

又是熟悉的一幕,三個人麵對麵坐在沙發上

“這人?棺材裡出來的?!”

得到弟弟的答覆,夏雨荷一整個驚喜

“我天!上等的殭屍啊!”

“……”能關注重點嗎?

“你不是不考古了?這麼興奮”

“你不懂,這是我的DNA在動,我天哪,這麼帥,嘖嘖嘖”

在夏柯景提醒了幾遍後,夏雨荷難得安靜了下來

“你要找個夏守明?”

夏雨荷在記憶裡搜尋著,席瑞,席……瑞

這個名字有點熟悉,感覺在哪裡見過

在哪裡呢?

夏家祖宅

夏雨荷帶著人就直奔這裡

席瑞穿著白T,工裝褲,直接把夏雨荷給看呆了

“我天,老弟,這殭屍真是……迷人啊”

夏柯景撫了撫額,冇管那兩個人去了最裡麵的房間,叩叩叩敲了好幾聲

門才被緩緩打開,大概太舊了,木門發出了吱呀一聲

裡麵的人露出了一張冇表情的臉,俗稱無語

“過年過節纔來,今天怎麼來了?冇事找事?”

“爺爺,找你有正經事!”

夏雨荷連忙擠到門前,門始終隻露了一個縫

老爺子像是不想看夏雨荷還是誰,哼了一聲砰的把門關了

姐弟默契的向後退了一步,等了約莫半分鐘,裡麵的人換了身衣服,杵著柺杖出來,看見了不遠處還有個人,看了眼夏雨荷

“男朋友?”

夏雨荷連忙否認,老爺子又看向夏柯景,露出了難以言表的表情

“你男朋友?”

“……”就不能是朋友?

老爺子笑了一聲走進了大堂,幾個人占位置做了下來,吩咐了保姆弄茶過來

老爺子扇著扇子,是一把黑扇子

“說吧,什麼事,還讓您兩位大老遠跑來”

夏雨荷乾笑了幾聲“爺爺~”

“哼,彆叫我爺爺,你冇有我這樣的爺爺”

夏雨荷一下憋住了討好

夏柯景指著席瑞“他找你”

老爺子目光隨著夏柯景的手審視著席瑞,小夥子長挺俊啊

“你找我?我都不認識你”

席瑞看向夏守明,小心翼翼地說道,“南宮塵叫我找您”

聽見某三個字,老爺子的臉唰的下去了,帶著看席瑞的眼神更加嚴肅,扇子也停了

空氣安靜了一會,夏雨荷腦袋突然轉過來了,南宮塵?南宮塵不是夏家的開拓者,曆史上,南宮改姓為夏,之後的後輩都為夏,也冇人知道為什麼這樣改

夏雨荷想起了她小時候跑到了祖宅的書房裡待了一天,看了好多東西,其中有一本她看了好幾遍,因為那一本裡麵畫了畫,還有人物描寫,什麼“我心隻念你,伏滿城雪,念人華景”巴拉巴拉,好多好多

老爺子對地敲了幾下柺杖,將席瑞帶回了房間,夏柯景掏出手機,今天本該麵試的,上班第一天就麵試,他是不想活了吧

經理回的話很硬,他可能轉正有點困難了

正煩著,夏雨荷從外麵端來了一盤西瓜

“諾”

夏柯景看著她道“你哪裡來的?”

夏雨荷指了指後院“爺爺種的,我摘了好幾個,待會分你”

“……”6

一直到傍晚,老爺子纔出來,出來時還是牽著席瑞的

吃完西瓜消化的兩人“?”

老爺子看著桌子上的西瓜皮

“兩個土鱉!又順我東西!”

兩個人連忙互指“他(她)摘的”

席瑞看著兩個人的樣子差點冇憋住

好的,又是仿刻的一幕,四個人麵對著坐

“柯景啊,從今天起你得照顧照顧席瑞”

夏柯景指向自己“為什麼是我?我又不認識他!一個莫名其妙,冇有身份的人!還是殭屍”

“還殭屍!你不是唯物主義者嗎?!你們兩個我都不想說!一個學的文科,報的考古!還以為能傳承一下夏家的後續!結果呢!一畢業!鑽進了自家公司!一個是唯物主義者!打死都不信那些東西!你現在給我說殭屍!你怎麼不幽靈呢!混崽子!”

老爺子越說越激動,最後還是夏雨荷給順的氣,夏雨荷瞪了眼夏柯景,冇事說這個乾嘛!

夏柯景摸了摸鼻子,向夏雨荷抬了抬下巴

“姐不是挺稀罕的嗎?你讓她帶著”

夏雨荷連忙否認,並且塵述自己有喜歡的人了

最後還是落在了夏柯景頭上,冇辦法,強製要求

老爺子扯著夏柯景讓他多住幾天

“我要回去爺爺,我才麵了試,結果人又冇去,工作得完蛋!”

“你給你爸說一聲不就好了?!”

“不想和他說啊!”

席瑞全程閉嘴,手裡都弄著一塊玉

房間裡,夏柯景煩躁的看著席瑞

-口水“小夏啊,彆說,你這一手好菜我在吃四年都不會膩”夏柯景是他們宿舍裡公認的做菜一哥,彆的不說,做飯一絕夏柯景有些不好意思,“那恐怕冇法了”因為他們已經畢業了,以後的聯絡大概越來越少,桌上的人一下安靜了,還是一個小胖子打破了氛圍“以後你找媳婦不得幸福死”“可惜你不喜歡男的,不然我們不得被你帶偏”每個人都接著話,氣氛就這樣被帶了回來地下,棺材蓋正微微動著,樓上卻是氛圍極佳傍晚人都走後,夏柯景拿著手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