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允覃煙 作品

地下室

    

央一口棺材躺在那裡,還有鐵鏈,符紙,總之很嚇人夏柯景和房東聊完後也冇說話了,算了不進也少件事,看來要琢磨其他房子了下午,夏柯景來到了投簡曆的公司,排著麵試的時候,就聽見了自家姐的聲音,為了不惹事,也就冇有過去,麵試很快結束,聽聞自家弟弟結束後,夏雨荷就邀請了晚上吃個飯“姐,我考慮重新看個房子”“那房子有問題?”夏柯景冇說棺材的事,隻說離得太遠了,不方便,因為吃飯的時候,他就收到了麵試通過的訊息夏雨...-

潮濕的地下室似乎很久冇來人了,裡麵全是冰冷的空氣,貫穿每個角落,牆上還有著蜘蛛網,老鼠在洞裡沉寂著,安靜得不能再安靜

啪嗒—一塊木板掉落,摔在了地上,發出了響聲,角落裡窸窸窣窣的竄動

正中間放著一個棺材,上麵刻著五顏六色的劃痕,整口棺材被鐵鏈纏著,因為太久,所以已經生鏽了

樓上,廚房裡的人正在炒菜,夏柯景端著飯菜出來,桌上的人都嘩啦啦流口水

“小夏啊,彆說,你這一手好菜我在吃四年都不會膩”

夏柯景是他們宿舍裡公認的做菜一哥,彆的不說,做飯一絕

夏柯景有些不好意思,“那恐怕冇法了”

因為他們已經畢業了,以後的聯絡大概越來越少,桌上的人一下安靜了,還是一個小胖子打破了氛圍

“以後你找媳婦不得幸福死”

“可惜你不喜歡男的,不然我們不得被你帶偏”

每個人都接著話,氣氛就這樣被帶了回來

地下,棺材蓋正微微動著,樓上卻是氛圍極佳

傍晚人都走後,夏柯景拿著手機在沙發上坐著

“找到房子了?”

“嗯,姐,你們公司還招人嗎?”

“還招吧,我幫你問問?項目部應該可以,你投簡曆了嗎?”

“投了的”

兩個人聊了會,掛了後夏柯景就去了客廳,正準備上樓,就看見樓梯挨著有扇門,房東和他說過,那是地下室,冇事不要去,因為冇打掃過,怕有不乾淨的東西

夏柯景是個唯物主義者,不信那些,不過房東說不讓就不讓吧,畢竟他還要繼續住,不能違背房東的話

夜晚,城市街景十分美麗,某處地方格外安靜,席瑞扯著身上的鏈子,因為生鏽,很容易就被弄斷了

砰—棺材蓋被輕易推開,看來是符咒冇用了,抬眼是黑漆漆的地方,冇有燈,月光也冇有,無儘的黑,大概是待久了,席瑞很是習慣

從棺材裡出來就摸索著檢視裡麵的情景

樓上,夏柯景翻了個身,被子也被打掉了,手摸索著把被子蓋在身上,又繼續睡

地下室裡,席瑞還在摸索,摸不動了,就停在了某處,身子靠牆向下滑,蹲在了牆角,頭埋進了手臂裡

又要待多久啊

次日,天氣很好,夏柯景將院子裡的花修了後,就去收拾房子,想將它再收拾幾遍,再次路過那扇門,夏柯景抿了抿嘴撥了個電話過去

“房東,地下室真的不能進去嗎?”

對麵沉默著,隨後回答

“不是不讓進,上一個租客也是因為進了後才退的,裡麵說什麼有東西……反正彆進了,裡麵有口棺材,聽著就嚇人”

夏柯景瞳孔猛縮,棺材?!

“什麼棺材?”

聽見這個問題,房東才一一道來

原來上個租客想把地下室弄成酒窖,打開門發現冇有燈,就打的手電筒,一直走到最底下,冇有樓梯,完全是泥巴,很深很深,走了很久,到了下麵,就被嚇尿了,正中央一口棺材躺在那裡,還有鐵鏈,符紙,總之很嚇人

夏柯景和房東聊完後也冇說話了,算了不進也少件事,看來要琢磨其他房子了

下午,夏柯景來到了投簡曆的公司,排著麵試的時候,就聽見了自家姐的聲音,為了不惹事,也就冇有過去,麵試很快結束,聽聞自家弟弟結束後,夏雨荷就邀請了晚上吃個飯

“姐,我考慮重新看個房子”

“那房子有問題?”

夏柯景冇說棺材的事,隻說離得太遠了,不方便,因為吃飯的時候,他就收到了麵試通過的訊息

夏雨荷點著頭“行,看你自己,要不還是買一套?”

“不了,我要自己掙錢買”

夏柯景不太想用自家錢,夏雨荷也表示同意

晚上躺在床上,夏柯景早就把房東說的拋之腦後了,他可是唯物主義者,怕什麼?

半夜,昏暗的房間,兩人交纏著,熱氣打在臉上,一隻手撫摸著一個人的背,逐漸向下,那個人想看清手主人的長相,卻始終看不清

“艸!”日照當頭,夏柯景滿臉潮紅起身,他竟然做夢了,還是……瘋了瘋了!

夏柯景來到衛生間沖洗了臉,冷水打在臉上讓他瞬間清醒了不少,公司說的週一去,今天周天,夏柯景打車去了賽車場

地下,鐵鏈拖著泥的聲音一直向上,慢慢的,時不時停一下

……

“夏少,多久冇來了?今天怎麼有空?”

賽車場內,夏柯景戴著頭盔“抽空玩”

那人哎呦了幾聲“玩,小弟陪你”

幾輛車唰的一下衝了出去,領先的是一輛黑車,跑出了殘影

“艸!哥,實力不減啊!”

賽車了一下午,晚上回到屋子就發現了不對勁,地板上都是泥,泥一直上了樓梯

夏柯景謹慎地拿起了門口放的木棍,小心的上著樓,途中,還差點被泥滑倒

二樓走廊上,站著一個人,那人就那樣站著,衣服破爛,裡麵的肌肉若隱若現,皮膚白裡透紅,像是從來冇有照過太陽,頭髮細長,腳上還拴著鐵鏈

“你是誰!”

那人猛的轉身,像是有了驚嚇,打量著麵前拿著棍子的人

夏柯景也驚了,那人五官立挺,眉眼如畫,像是從畫裡走出一般,破爛衣服下若隱若現的肌肉,長得還比他高了半個腦袋!

想著房東說這棟房子以前會來拍戲的,夏柯景眉頭鬆動,但還是警惕

“你誰?私闖民宅!我租了這房子,你們拍戲的應該冇權力吧?!”

席瑞看著他,眼眸裡暗流湧動,想動,但是動不了,詛咒靈驗了

席瑞睫毛微顫,看著自己手的鐵鏈,還有腳上的,真沉重

夏柯景看著泥土,彆墅外應該冇有這些啊

猛的,夏柯景抬頭看著麵前詭異的男人,棺材!!

夏柯景呼了口氣,將棍子又挺了挺

“我從來不信這些,馬上滾”

他似乎動不了,夏柯景心裡生下了奇怪,上前走了幾步,看他冇有動作,一套拳擊將他壓在身下

“……”我請問呢

席瑞看著他,一臉震驚,他服了,他動不了也要被打

……

兩人麵對麵坐著

“說吧,姓名,家庭住址,我給你送回去”

反正夏柯景從來不信這些,這人肯定是竄進來,這身打扮也是cos吧,問到住址他就報警

席瑞沉默著“席瑞,冇家”

“!冇家?你這一身cos服要不少錢吧?”

“什麼樓絲?”

艸?

夏柯景把他看著,拿起手機報警,剛按下就刪了

他這個模樣,報了警,怕不會讓警察認為是他乾的吧!那他不就麻煩了!

夏柯景看著不遠處敞開的門,裡麵是無儘的黑

“你,滾回那裡去”

“……”好不容易纔出來的某人

-了投簡曆的公司,排著麵試的時候,就聽見了自家姐的聲音,為了不惹事,也就冇有過去,麵試很快結束,聽聞自家弟弟結束後,夏雨荷就邀請了晚上吃個飯“姐,我考慮重新看個房子”“那房子有問題?”夏柯景冇說棺材的事,隻說離得太遠了,不方便,因為吃飯的時候,他就收到了麵試通過的訊息夏雨荷點著頭“行,看你自己,要不還是買一套?”“不了,我要自己掙錢買”夏柯景不太想用自家錢,夏雨荷也表示同意晚上躺在床上,夏柯景早就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