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愛心 作品

第 2 章

    

從它口中傳出:“你是誰?”葉小小蹲下身子,驚訝地看著它,“你竟然會說話。”火離聽見如此無知的話語,一瞬間有些無語,“無知的人類!快點回答我的問題!”葉小小感到很驚奇,回想著它的問題,“我是誰?我叫葉小小,你呢?”火離聽見她的回答,麵色稍微緩和,高傲道:“吾名火離,乃是世間最後一隻神鳳。”說完還瞥了葉小小好幾眼,彷彿在說:“愚蠢的人類,還不好好瞻仰它美妙的身姿。”葉小小愣愣地聽它說完自我介紹,似懂非...-

洛離塵剛到萬劍峰腳下,便聽見一聲鳳鳴。

他停住腳,扭頭向天上看去。

火離正揮舞著翅膀,賣力地朝他飛來。

一邊飛一邊興奮著:“主人!”

洛離塵麵無表情,看著火離落在他肩膀,“何事?”

火離語氣活潑道:“冇事,就是想主人了。”說著,還一邊蹭著洛離塵脖子。

洛離塵淡淡瞥了火離一眼,召出璃火劍飛向淩雲峰。

路上,見火離一臉諂媚樣,洛離塵淡淡道:“說吧,乾了什麼?”

火離見被識破了,整個鳥如同霜打的茄子一樣蔫了下去,垂著腦袋道:“火離不小心同彆人建立了契約,還動用了您留在我體內的法力。”

說完,抬頭瞄了一眼洛離塵,見他麵無表情,不清楚他是什麼意思,火離整隻鳥變得有些忐忑。

半晌,洛離塵繼續問道:“誰?”

“葉小小。”

空氣靜默了幾秒。

洛離塵的聲音在空中再次響起:“無礙。”

火離一時有些驚喜,再次問道:“真的嗎?”

“嗯。”

火離興奮得開始使勁蹭洛離塵脖子,嘴裡嚷嚷道:“火離就知道主人是不會怪罪火離的,主人是世界上最好的主人了!”

洛離塵不耐地將它推遠了些,“葉小小怎麼了”

火離立馬在肩膀上站好,正色道:“她吃了太多煥顏丹,靈氣在她體內積蓄,差點就將她經脈給衝爆了,還好火離我及時到場,救了她一命。”

“不過因為操作不太熟練,不小心簽訂了個主仆契約,即便如此,在我心裡,主人永遠是我心裡排第一的主人!”

冇管後麵的話,聽完前半段,洛離塵臉色微沉,緊接著問道:“她現在在哪?”

“應該是在——素心峰。”

話音剛落,洛離塵立馬調轉方向,朝素心峰的方向飛去。

調轉得有些急,火離差點被掀飛出去,忙咬住洛離塵肩上的衣服。

*

此刻素心峰內。

葉小小悠悠轉醒,睜開眼便見到守在一旁閉眼打坐的女弟子。

揉了揉有些發漲的太陽穴,葉小小坐起身。

起身的動靜讓女弟子睜開眼,看到葉小小動作,忙跑過去扶起她。

葉小小道了聲謝,轉頭看了看四周,是個陌生的房間,葉小小有些摸不著頭腦。

她記得自己好像剛剛還在比武台下看人比武來著,然後就感覺好熱,再然後,葉小小晃了晃腦袋,想不起來了。

葉小小疑惑,難道自己是暈過去了嗎?

人怎麼會突然暈過去呢?

葉小小將自己的疑惑問出口,目光清澈地望著那名女弟子,期望得到一個答案。

女弟子也冇有辜負她的期望,將她知道的事情都告訴了葉小小。

葉小小聽完,煥然大悟,原來是那一瓶丹藥搞的鬼。

女弟子見葉小小明白怎麼回事後,將自己的疑問問出口:“你真的吃了一瓶煥顏丹?”

葉小小眨了眨眼,語氣有力道:“嗯!”

見女弟子一臉震驚,“那可是煥顏丹哎,你直接吃了一瓶!實在佩服,佩服。”

葉小小見狀,有些不解,“煥顏丹很稀少嗎?”

說到這個,女弟子可就來勁了,忙跟她科普了一下煥顏丹究竟有多難煉,以及煥顏丹的兩大功效。

“據說一瓶煥顏丹的煉製至少需要一名丹術大師耗費十年時間才能煉成,期間還不能有任何乾擾。是名副其實最難煉丹藥排行榜的第二名。”

“如此難煉,其功效卻是有些普通,主要有兩大功效,其一,它可以將人的容顏定格在十八歲,像你這樣還冇到十八歲就已經服用了的,容貌依舊會變化,直至十八歲永遠定格。

其二,服用了它的人可以延長一百年的壽命,這對凡人來說吸引力很大,可在我們修士看來就顯得不值一提了,當然,它還有一些其他的小作用,像美容,煥膚啊之類的,女修士蠻喜歡的功能。”

說到這,女弟子攤了攤肩,道:“這也是為什麼說它功效普通了,在修士眼裡,這些功能華而不實,冇有實在的作用,不過它還有一個優點。”

葉小小見她頓住,好奇問道:“什麼優點?”

女弟子繼續道:“優點就是,凡人也可以服用,這也導致凡界貴女們爭相購買,將其價格炒上天價,令人看一眼都不由得咋舌。”

葉小小配合地發出感慨,“哇哦——”

“也正是因此,煥顏丹一直供不應求,知名度居高不下,榜上有名。”說完,女弟子感到一陣口渴,站起身走到旁邊倒了盞茶,給自己灌了幾口,“現在能看到煥顏丹一眼都難。”

葉小小瞭解地點點頭,伸手接過女弟子遞給她的茶盞,低頭抿了一口。

喝茶的間隙,葉小小忽然有個疑問,嚥下一口茶,道:“那我吃了一瓶,功效可以疊加嗎?”

女弟子聞言,有些失笑,道:“不可以的,一個人一生隻能吃一顆,後麵吃再多都是白吃。像你這樣,就是白白受罪咯。”

葉小小有些失落,將頭重新埋進茶盞,聲音悶悶道:“好吧。”

-設下的攝魂陣】(提示:將冰魄置於陣眼之中即可摧毀)不帶感情的機械音在葉小小腦海中響起,隨後戛然而止。葉小小還想等它告訴她關於這個世界的資訊,可漫長的時間過去,腦海中遲遲冇有再響起聲音。如同一把突然斷絃的吉他。“喂!”葉小小試圖在腦海呼喚它,結果卻是石沉大海,一點迴應也冇有。葉小小的心突然沉到了穀底。“不是,你好歹告訴我一些其他資訊吧,你要我怎麼辦啊。”葉小小無力哀嚎。……長久的沉默過後,冇辦法,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