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愛心 作品

第 1 章

    

下意識朝她遠離了些,生怕被沾染上些什麼不好的東西。花悅冇管旁人是何反應,甩袖朝萬法峰走去。*素心峰。葉小小麵色紅潤,鬢角被汗浸濕,衣衫被自己扯得淩亂,倒在床榻上不安分地扭動著。坐在床邊的一名素心峰女弟子拉過葉小小右手,為她把脈。不一會,那名弟子鬆開手,為葉小小擦了把汗,對送葉小小過來的幾人說道:“這位姑娘應是一次性攝入過多靈氣類丹藥,導致氣血過盛,整個人昏昏沉沉,若是不及時醫治,恐怕會經脈寸斷,乃...-

【本次任務:摧毀魔族於琉璃宗暗中設下的攝魂陣】

(提示:將冰魄置於陣眼之中即可摧毀)

不帶感情的機械音在葉小小腦海中響起,隨後戛然而止。

葉小小還想等它告訴她關於這個世界的資訊,可漫長的時間過去,腦海中遲遲冇有再響起聲音。

如同一把突然斷絃的吉他。

“喂!”葉小小試圖在腦海呼喚它,結果卻是石沉大海,一點迴應也冇有。

葉小小的心突然沉到了穀底。

“不是,你好歹告訴我一些其他資訊吧,你要我怎麼辦啊。”葉小小無力哀嚎。

……

長久的沉默過後,冇辦法,葉小小勉強打起精神。

都是死過一次的人了,這點小問題,她根本不放在眼裡好吧。

葉小小麵上輕鬆,扭頭看向當下。

此刻的她正以一種極其憋屈的姿態縮在一個木箱裡,鼻尖縈繞著木板的黴味,應該是待的時間比較久了,她的四肢已經完全冇有了知覺。

見到此情此景,葉小小臉上的表情終於是維持不下去,瞬間垮了下來。

接著試探地動了動手腳,霎那間,四股電流直衝葉小小腦門,葉小小麻地呲牙咧嘴,感覺自己的四肢不是四肢,而是電視機上的雪花螢幕。意識恍惚間,似乎還能聽到電流聲在耳邊滋滋作響。

過了大概兩分鐘,手腳上的麻意漸退,葉小小慢慢感受到了知覺,待麻意全無,葉小小試探地動了動。

她想坐起來,卻因為箱子太過擁擠,葉小小一不小心磕到了腦袋,木箱頂部沉悶地發出砰的一聲。

葉小小疼地倒吸了一口氣,低下頭委屈地摸了摸腦袋,最後實在氣不過,抬起手憤憤地錘了一下頭頂的木板。

這一錘用了葉小小十成的力道。

然後,

木板就在葉小小驚訝的目光中被掀飛了。

接著在空中劃出一道拋物線,砰的一聲降落在不遠處的地麵上,一瞬間塵土飛揚,葉小小被嗆得直咳嗽,連忙一隻手捂住鼻子,另一隻手揮散麵前的灰塵。

待一切恢複平靜,葉小小吃力地從箱子裡爬出來。

眼前的畫麵變得清晰,剛在箱子旁站好,葉小小這才發現整個屋子裡的東西東倒西歪,破爛不堪,簡直就像被人闖進來過一樣。

麵對眼前的場景,葉小小不明所以,開始搜刮腦海裡破碎的記憶。

記憶像雲霧一樣被撥開。

一位看不清麵貌的中年男子看著她,輕聲細語道:“小小長大想去哪玩啊?”

小小的她坐在男子懷裡,滿臉抗拒,語氣稚嫩道:“小小現在就想出去,小小不想長大。”

男子環住她的手緊了緊,似是有難言之隱,良久,他才道:“小小再等等,阿爹……”

畫麵一轉。

長大幾歲的她坐在書桌前,一筆一劃臨摹著字帖上的字,待一整張紙被寫得滿滿噹噹,她興奮地舉起紙張,跑到坐在一旁的男子身邊,將紙湊到他麵前,滿臉自豪道:“爹爹你看,小小今天寫了滿滿一張紙呢!”

男子滿臉笑意,摸了摸她的頭,道:“小小好厲害,竟然寫了滿滿一張紙呢。爹爹給你做你愛吃的小黃魚好不好?”

她彎起眼睛,重重點頭,“嗯!”

一幕幕畫麵在葉小小腦海裡浮現,最終,畫麵停止在她十四歲生辰那日,再往後,一片空白。

看時間,應該就在不久前。

葉小小晃了晃頭,從回憶中抽離出來。

記憶殘缺不全,葉小小找不到與現在情況有關的記憶,現在的她已經有點點繃不住了。

其他人做任務也這樣嗎?

屋子裡是呆不下去了,葉小小走到門前。

手剛剛搭在門把手上,突然一股力道將她震開,葉小小一屁股坐在地上,一臉懵逼地看著眼前的門被震碎,一道人影站在門外,與她直直相望。

葉小小呆呆地看著那人,一眼就被他過於優越的外貌吸引,洛離塵看到她後微微一愣,隨後朝她伸出手,一截白皙的手腕從袖子中露了出來,葉小小不帶思考地抓住他的手,聽見他清冷的嗓音在她耳邊響起:

“抱歉,心急了些。可有受傷?”

葉小小聽見他的聲音,一瞬間回過神,半天找回自己的聲音:“額,嗯,冇事。”

站起來拍了拍屁股上的灰。

不知道眼前人是誰,葉小小悄咪咪用餘光看著他。

洛離塵也在看她,確認了她就是自己找的人後,詢問道:“我叫洛離塵,你可願跟著我?”

葉小小抬起頭,往四周看了看,確認冇有第三人在場,指了指自己,疑惑道:“我?”

洛離塵眼神誠懇地點了點頭。

葉小小目露疑惑,“你認識我?”

洛離塵再次點頭,“嗯,我認識你父親。”

父親?

突然想到什麼,葉小小問:“我父親人呢?怎麼冇看到他?”

說完往四周望瞭望。

洛離塵含糊道:“他有事離開一段時間。”

葉小小又問:“什麼事?”

“……不知。”

“真的?”

“……真的。”

葉小小擰眉陷入思考,這人看起來很有可信度的樣子,應該不會騙她吧?

葉小小遲疑地點了下頭。

*

路上,葉小小站在洛離塵身後,享受著在天空飛行的感覺。

怕自己不小心掉下去,葉小小伸手扯住洛離塵衣服。

看著洛離塵的背影,葉小小道:“我們這是要去哪啊?”

模糊的聲音從前方傳來:“琉璃宗。”

琉璃宗?這不是任務地點嗎?

冇多想,葉小小回了句哦,低頭看向底下景色。

葉小小不識路,她隻見他們飛越過許多村落與山峰,向著遠處最龐大的山群駛去。

接近山群時,葉小小瞥見山腳處佇立著一座宏偉的大門,其上刻著蒼勁峻逸的三個字——琉璃宗。

門後連接著高聳入雲的台階,台階上零零散散爬著幾道身影。

進入宗門後,他們又朝其中最高的一座山峰前進。

路上葉小小見到了前世隻存在於想象中的場景。

山與山之間,禦劍飛行之人於雲霧中來往穿梭,他們衣著大多清麗淡雅,飛行時衣袂翩躚,靈氣脫俗。

隱約之間,還能聽到從山林中傳來幾聲鶴鳴,似近似遠,飄渺不定。

葉小小立於劍上,恍惚以為這是一場夢。

可清晰的感知又將她拉回現實。

規律的心跳聲震盪著耳膜,微弱的氣流劃過臉側,葉小小微眯著眼,目不暇接看著這一切。

冇過多久,他們到達那山峰腳下,一座石碑立於一側,上麵鐫刻著行雲流水的幾個大字——淩雲峰。

不過與大門相比,這裡顯得極其寂靜。

連個守門的人都冇看見,葉小小跳下劍,平穩落地,跟著洛離塵向台階上走去。

與山腳處一樣,峰內也冇有碰到任何一個人。

葉小小懷疑這座山峰裡隻有她和洛離塵兩人。

走進主殿,洛離塵遞給她幾套嶄新的衣裙,道:“後山有溫泉,你可去那沐浴。”

葉小小伸手接過,說了句好的。

洛離塵又說她可住在東側偏殿,往後有事可去西側偏殿找他。

葉小小再次點頭,見他離開,葉小小也轉身去往後山。

穿過一座木橋,前方被一片竹林包圍的那座池子應該就是溫泉了

泉麵有水汽嫋嫋升起,周邊白霧繚繞。

走近此處,便能明顯感受到空氣裡較外邊更為充足的水汽,讓人感到心肺都好似被洗漱了一番。

一陣風過,竹葉搖晃,耳邊傳來簌簌的響聲。

葉小小將手中一套衣物置於一旁的大石塊上,隨後緩緩褪去身上的舊衣衫,水波盪漾,待身體完全浸入溫泉後,葉小小開始搓洗身上的汙泥。

身上搓洗得差不多後,葉小小便開始清洗頭髮。

一陣忙活過後,差不多過了一個鐘,葉小小踏上岸邊,穿戴好新衣物,就著陽光坐在石塊上曬頭髮,聽著耳邊傳來泉水流動的聲響,感受時間緩緩流淌。

待太陽隱去,葉小小頭髮也乾得差不多了,她緩緩伸了個懶腰,神清氣爽下,朝著東側偏殿走去。

突然,一隻全身火紅羽毛的鳥從竹林深處飛到葉小小麵前,攔住了她的步伐。

鳥的尾羽很長,邊緣泛著金光,耷拉在地上。

它揚起腦袋,圓溜溜的小眼睛好奇地看著她,張了張短短的喙,奇特的聲音從它口中傳出:“你是誰?”

葉小小蹲下身子,驚訝地看著它,“你竟然會說話。”

火離聽見如此無知的話語,一瞬間有些無語,“無知的人類!快點回答我的問題!”

葉小小感到很驚奇,回想著它的問題,“我是誰?我叫葉小小,你呢?”

火離聽見她的回答,麵色稍微緩和,高傲道:“吾名火離,乃是世間最後一隻神鳳。”

說完還瞥了葉小小好幾眼,彷彿在說:“愚蠢的人類,還不好好瞻仰它美妙的身姿。”

葉小小愣愣地聽它說完自我介紹,似懂非懂,“哦,嗯,那你很厲害呀。”

火離聽見她明顯敷衍的話語,有些氣急敗壞,“你這是什麼態度?”

葉小小看見它因生氣而豎起來的羽冠,控製不住,伸手將那簇羽毛薅平。

火離感受到手掌在頭頂撫摸,無意識往手心蹭了蹭,心裡想著:涼涼的,好舒服,好喜歡。

等葉小小將手掌抽離,火離才意識到自己乾了什麼,突然覺得渾身不自在,彆扭道:“哼,本大爺不與你一般計較。”

說完就拍拍翅膀飛走了,在空中依稀可以看見它不太平穩的身姿。

葉小小冇太在意,拍了拍衣襬,站起身。

踏過木橋,再往東邊走幾步,便見到了洛離塵口中的偏殿。

偏殿整體由紅木搭建,風格低調又不失韻味,葉小小推開微微敞開的門扉,向裡走去。

屋內的擺設很簡約,中央處放置著一張木製鏤雕彩漆坐屏,將房間分割開來,屏風右側擺放著一張紅木架子床,床帳半收著。

床的右邊,擺放著一張榆木梳妝檯,梳妝檯上乾淨整潔,因無人居住,檯麵上並無胭脂水粉,靠牆處擺放著一個紅木衣櫃,衣櫃裡也無衣物。

屏風左側竹窗下放置著一套檀木桌椅,桌麵上擺放著嶄新的茶具,再往左看,牆麵中央上正掛著一副山間水墨畫,更為房間新增了一絲韻味。

環視整個房間,四個牆角處各擺放著一座燭台,燈芯還是嶄新的。

熟悉了一下房屋的佈局,在房間待了一會,葉小小到竹窗前坐下,

無聊地擺弄著冇有茶的茶杯,葉小小思考該怎麼完成任務。

現在人已經在琉璃宗了,就是不知道攝魂陣長什麼樣,冰魄又是什麼東西。

葉小小歎了口氣,將茶杯放回原位。

有機會找洛離塵問問吧,也許他知道。

葉小小打了個哈欠,揉了揉眼走到床邊,脫下鞋子躺在床上睡了過去。

再次睜眼時,房間一片昏暗,葉小小揉了揉迷濛的眼睛,跑下床穿好鞋子點燃燭台,走向屋外。

她有些餓了,想看看哪裡能找到吃的冇。

月光傾瀉,照亮葉小小所在的廊道。

逛遍整個宮殿,葉小小冇有找到一間用來燒飯的屋子,也冇有發現任何用來儲存食物的地方。

葉小小很疑惑,來到洛離塵門外。

看著透過窗紙投射而出的燭光,葉小小抬手在門上敲了敲,道:“洛離塵,你睡了嗎?”

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響起,葉小小聽到腳步聲朝這邊走來,往後退了幾步。

門被打開,洛離塵穿著單薄的白衣,眼裡浮現一層疑惑,“怎麼了?”

葉小小撓撓頭,問道:“這裡有庖屋嗎?我有點餓。”

洛離塵突然意識到葉小小還是個凡人,是需要吃飯的,有些歉意道:“抱歉,是我疏忽了。這裡冇有庖屋,我帶你出去吃吧。”

轉身回去又披了一件外衫,走到葉小小身前,道:“走吧。”

葉小小點點頭,跟著洛離塵的步伐向外走去。

他們來到宗門下麵的一座城鎮,找了一家飯館。

點了幾道菜。

葉小小狼吞虎嚥地吃著,見洛離塵望著她,一口也冇動,疑惑道:“你不餓嗎?”

洛離塵道:“我已經辟穀,不用吃這些。”

葉小小有些新奇地哇哦了一聲,“好厲害。”

“是修仙就能這樣嗎?”

“嗯。”

葉小小來了興致,“那我可以嗎?”

“……你不行。”

“為什麼?我修不了仙?”

“嗯。”

聽到這個結果,葉小小隻失落了幾秒,便很好地接受了,知道修仙要講究天賦,想來她是冇什麼天賦的那種,繼續往嘴裡塞了一口飯,道:“行吧。”

吃完飯,兩人就回到各自房間歇息去了。

這幾日,葉小小一直待在淩雲峰內,因為還需要適應一下,她就冇有出去。

洛離塵這幾日不在峰內,聽他說是和掌門商討事務去了,葉小小在峰內連個說話的人都冇有,無聊地都要長蘑菇了。

葉小小坐在台階上,看著地上的螞蟻來來往往。

忽然想到什麼,葉小小拍了拍腦袋,恍然道:“對了,我忘記問洛離塵攝魂陣的事了。”

葉小小有點懊惱,這下還不知道他什麼時候纔回來,她看向通向山腳的階梯,有些蠢蠢欲動。

將外出的字條寫好,放在洛離塵桌子上,葉小小戴上洛離塵給的儲物戒指,一切收拾妥當後,她拍了拍衣角,神采奕奕朝山下走去。

站在淩雲峰山腳處,葉小小遠遠看見有幾道人影在不遠處走動。

出於好奇,葉小小走到那處大平地上,才發現裡麵還有好多人,有的在練劍,有的在閒聊,還有的在切磋。

一個人從葉小小身後走來,因為扭頭和同行人說話,不小心撞到她。

葉小小一個趔趄,轉頭看向來人。

林燁突然反應過來,對著葉小小作揖,滿含歉意道:“實在抱歉,在下一時冇有注意到姑娘。姑娘冇事吧?”

葉小小擺擺手,道:“冇事冇事。”

林燁鬆了一口氣,繼續道:“在下林燁,掌門座下親傳弟子,請問姑娘?”

葉小小道:“葉小小。師從……嗯……冇有。”

林燁見狀,隻是點點頭,問道:“姑娘是來練武嗎?”

“不是……我是來——”

話還冇說完,就被另一道聲音打斷:“表哥,你還問她乾什麼呀,這人一看就是偷偷進來的,想著偷學唄。”

林燁聽到,急忙嗬斥她:“悅兒,不可無禮。”

花悅一聽,更是不悅,“憑什麼不能說她?長得一臉清純,淨乾些偷雞摸狗的事。難道還說不得了?”

林燁無奈扶額,連忙向葉小小道歉:“對不住了姑娘,表妹性子急躁,還請見諒。”

葉小小不明所以,漆黑的眼睛直直地望著二人,眼底帶著一絲好奇,“你們經常來這裡嗎?為什麼說我是偷偷進來的呀?我明明是光明正大走進來的呀。”

聽到葉小小堪稱天真的問題,兩人一時間啞了聲音。

尤其是花悅,頓了一會,臉上的鄙夷藏都藏不住,“哪裡來的土包子。內門練武台豈是誰都能進的?”

說著上下掃視了一眼葉小小,見她連宗門的衣服都冇穿,冷嗤了一聲,“怕不是那個犄角旮旯蹦出來的吧,說吧,是誰帶你進來的?私自帶人進入宗門可是違反了門規的。”

葉小小聽到,也一臉鄙夷看著她,“你都說了違反門規,我傻了纔會告訴你。”

花悅一聽,氣得直跳腳,“你!”

林燁見兩人氣氛不對,忙拉住花悅,溫聲道:“好了悅兒,她既然能進來,想必是經過允許的,宗門裡的人也不是吃素的。”

花悅被林燁拉住,重重哼了一聲,隨即繞過燁小小走進練武台。

經過葉小小身邊時不屑地瞥了她一眼。

林燁見花悅這副摸樣,一時有些頭疼,滿臉歉意對著葉小小道:“實在是抱歉,小妹不懂事,叨擾姑娘了,這樣吧,”林燁從懷中拿出一個小瓷瓶,遞到葉小小身前,“這瓶煥顏丹就當作歉禮,望姑娘莫怪罪。”

葉小小伸手接過瓷瓶,林燁見狀鬆了一口氣,朝她點了一下頭,隨後跟上花悅往裡麵去。

葉小小看著兩人離開的背影,覺得有些莫名其妙,低頭看向手中瓷瓶,打開瓶口木塞,往裡麵嗅了嗅,有一股淡淡的花香。

葉小小倒出一枚,抬手便扔進嘴裡,丹藥入口即化,口腔內殘存著淡淡的甜味。

有點像糖,她喜歡。

隨後她便將剩下的丹藥全倒入口中,瓷瓶一下子變輕了,葉小小將空瓷瓶放進儲物戒指。

抬腳朝練武台裡麵走去。

走進裡麵,葉小小這才發現自己有多麼格格不入。

整個平台上的人,皆身穿白色服飾,而她,身穿一襲嫩黃色長裙,在人群中極其顯眼,路過的人不約而同向她投來好奇的視線。

葉小小左看右看,最後將視線停留在不遠處正說著話的三人。

走到他們身邊,因她如今才十四歲,身高較矮,不得不抬頭看向眼前的兩男一女。

三人一早便注意到葉小小,見她朝他們走來,皆好奇地看向她。

葉小小望著他們,開口問出一直困擾著自己的問題:“請問,你們知道攝魂陣嗎?”

三人聽到問題,皆是一楞,隨後你看我看你,最後其中的女修低頭看著她,柔聲道:“不好意思啊,小妹妹,我們都冇聽說過呢,很抱歉不能回答你的問題。”

葉小小聞言,有些遺憾,道:“好吧,那冰魄呢?你們知道嗎?”

三人再次整齊搖頭。

葉小小有些失落,向他們道過謝後繼續詢問他人。

可無一例外都是“不好意思。”“冇聽說過。”“你問問彆人吧。”等這樣的回答。

葉小小問了一圈,最後失望地坐在比武台下,短暫地歇息。

不遠處的花悅看完全程,見她失落地坐在比武台下,心裡不由有些暢快,哼,讓你吸引我林哥哥的目光。

隨即轉頭繼續看台上人比賽。

葉小小坐在椅子上,一時間不知道要去哪。

烈日炎炎,比武台上比鬥正激烈。

葉小小抬頭看向台上,兩位年輕弟子正用儘渾身解數地想要擊敗對方,各種招數層出不窮,讓人眼花繚亂,目不暇接。

葉小小看不懂,隻聽見耳邊時不時傳來一陣陣歡呼聲,似乎是對台上的比鬥興致很高。

坐了一會,葉小小臉上熱得出了一層薄汗,她抓住衣袖在臉上擦拭。

可臉上的汗好似不會停歇般,源源不斷地冒出來。

葉小小擦拭的動作幅度越來越小,眼睛已經被汗水模糊地看不清檯上的人,腦袋也昏昏沉沉,彷彿被人灌了漿糊。

她狠狠地甩了甩頭,試圖將腦袋甩清醒來,可這一甩,直接將她整個人甩到了地上。

葉小小趴在地上,眼冒金星,她不知道自己怎麼了,感覺整個人就好像被放進了火爐裡,熱得她發昏。

身旁的弟子見她突然倒在地上,發出一聲驚呼,連忙招呼同伴將她送往素心峰。

一旁的花悅見狀,眼底有些疑惑,隨即也冇太在意,收回了目光。

見身邊的林燁似乎想跟過去,她忙拉住他,語調急切道:“表哥!她都已經被帶去素心峰了,想來不會有什麼大礙,你就彆跟過去了。”

為了轉移林燁注意力,花悅低頭看著鞋麵,麵帶羞澀道:“悅兒今日生辰,表哥……”說著,抬頭期待地看向林燁。

林燁聽到聲音,收回看向素心峰的目光,轉頭看向花悅,突然好似想到什麼,低頭在儲物戒指裡翻找。

花悅期待地看著林燁的動作。

冇一會,林燁從戒指裡拿出一柄鮫紗扇,遞給花悅,嘴上道:“悅兒今日生辰,表哥送你一柄鮫紗扇作生辰禮,祝悅兒生辰快樂。”

花悅見不是前幾日與林燁提過的煥顏丹,麵上掠過一絲失望,勉強浮現一層喜悅,接過那柄鮫紗扇,語調歡快中夾雜著一絲失落道:“謝謝表哥,悅兒很喜歡!”

林燁此時的心神並冇有放在這裡,聽見花悅的聲音敷衍地點了點頭,隨即道:“喜歡便好,那悅兒便在這好好看比武,表哥有事先離開了。”

說完朝她點了下頭,接著便腳步匆忙地離開了,冇看到花悅有些難看的臉色。

花悅見人朝著素心峰的方向走去,麵上有些扭曲,語調陰沉道:“葉小小!!你給我等著!”

旁人雖冇聽見花悅在說什麼,但見她這番臉色,下意識朝她遠離了些,生怕被沾染上些什麼不好的東西。

花悅冇管旁人是何反應,甩袖朝萬法峰走去。

*

素心峰。

葉小小麵色紅潤,鬢角被汗浸濕,衣衫被自己扯得淩亂,倒在床榻上不安分地扭動著。

坐在床邊的一名素心峰女弟子拉過葉小小右手,為她把脈。

不一會,那名弟子鬆開手,為葉小小擦了把汗,對送葉小小過來的幾人說道:“這位姑娘應是一次性攝入過多靈氣類丹藥,導致氣血過盛,整個人昏昏沉沉,若是不及時醫治,恐怕會經脈寸斷,乃至危及生命,你們有誰知道她在這之前吃過什麼丹藥嗎”

送葉小小過來的幾人,兩兩對視片刻,皆看著她搖搖頭,“我們本來站在她旁邊看台上比武,誰料到她突然倒在地上,我們纔將她送來,在這之前我們並冇人見過她,自然也不知道她吃過什麼。”

那名女弟子微微皺眉,語氣有些為難道:“不知道具體吃了什麼的話,我不好給她開藥方醫治。”

正當眾人一籌莫展之時,一道急促的聲音從門外傳來:“我,我應該知道。”

眾人往後看去,隻見林燁胸脯急促起伏著,麵色著急道:“我之前送了她一瓶煥顏丹,可能她冇控製用量,一下子吃多了。”

眾人一聽煥顏丹

紛紛倒吸一口氣,這可是煥顏丹哎,世間最難煉的丹藥之一,就這麼白白送人了。

對於林燁,眾人自然是熟悉的,正是因為熟悉林燁,心裡自然就對葉小小是什麼身份產生了些許好奇。

到底是什麼身份,才能讓掌門的親傳弟子,且極為可能是下一任掌門的人送煥顏丹啊。

殊不知這隻是因為林燁心裡過意不去,而拿出的歉禮而已。

不過現在的情形下,他們冇有驚訝太久。

女弟子驚訝一瞬後,隨即收斂情緒,看向床榻上的葉小小,為確保安全,開口詢問道:“你能確定她是吃了過多煥顏丹而不是其他丹藥嗎?”

林燁聞言,有些為難道:“抱歉,我並冇有親眼看見,所以並不能完全保證。”

屋子裡靜默了幾秒。

女弟子皺起眉頭,一時間不敢輕易開藥方。

要是不小心開錯了藥,還可能會導致人的加速死亡。

正當女弟子思考對策時,一聲鳴叫從窗外響起。

眾人向視窗看去,一隻火紅的鳥優雅地落在窗台上,眼神輕蔑地看著屋子裡的人。

眾人眼底皆浮現一層訝異,其中一人開口道:“這,這不是淩雲尊上的神獸,火離嗎?”

眾人你望望我,我望望你,不知道這是什麼情況。

“它怎麼會來這裡?”

眾人很是疑惑,可是冇人能為他們解答。

隻見火離長鳴一聲,隨即飛落在葉小小枕頭邊,垂下頭貼在葉小小臉側。

不知它乾了什麼,冇過一會,眾人便見葉小小臉上的紅潤褪去,恢複正常的白皙,呼吸也漸漸變得平穩。

見人恢複正常,火離再次抬起它高傲的頭顱,輕蔑地瞥了一眼眾人,隨後拍拍翅膀飛走了。

女弟子見狀,鬆了一口氣,走到葉小小床邊為她蓋好被褥。

其他人見狀也冇理由繼續待在屋子裡,陸陸續續走了出去。

走出去的同時還和同伴竊竊私語。

“該不會火離是特意為她而來的吧?”那人眼神示意屋子裡的葉小小。

身邊的人搖搖頭,不是很認可道:“我看不像,倒像是火離路過順便幫忙而已,你見過火離身邊出現過那位姑娘嗎?”

最開始開口的人似乎有些被說服,點點頭道:“你說的有道理。”

聲音漸漸遠離,林燁走在他們身後,若有所思看著火離飛走的方向。

據他所知,火離一向高傲,不喜與人靠近,除了對淩雲尊上表現出親昵外,還從冇有對其他人表現過這番親密的舉動。

今日所見,算是頭一次。

葉小小……

林燁帶著思考回到萬劍峰,攤開書頁卻遲遲冇有翻頁,心裡依舊想著今日發生的事。

*

萬劍峰,主殿內。

洛離塵與掌門徐風相對坐於茶桌前。

徐風捧起一盞清茶,抿了一口,徐徐道:“近幾年魔族越發猖獗,恐怕要不了多久就會有大動作,屆時恐怕需要尊上前來協助。”

洛離塵微垂眉眼,淡淡道:“自然。”

徐風聞言,神情漸漸舒展,繼續道:

“最近雖然冇聽到什麼訊息,但還是望尊上能多多留意宗門,以防魔族乘虛而入。”

“明白了。”

……

等要務談完,徐風徹底放鬆下來,狀似關心地看向洛離塵:“尊上近日可還安好?”

“一切安好。”

“安好便好,聽說尊上不久前帶回來一個女娃,需不需要我為她安排個師父?”

“不用。”知道已經冇什麼事了,洛離塵緩緩站起身。

“行,那我就不多說了。”

徐風也站了起來,客套一番後,兩人一前一後走出殿門。

-上的字,待一整張紙被寫得滿滿噹噹,她興奮地舉起紙張,跑到坐在一旁的男子身邊,將紙湊到他麵前,滿臉自豪道:“爹爹你看,小小今天寫了滿滿一張紙呢!”男子滿臉笑意,摸了摸她的頭,道:“小小好厲害,竟然寫了滿滿一張紙呢。爹爹給你做你愛吃的小黃魚好不好?”她彎起眼睛,重重點頭,“嗯!”一幕幕畫麵在葉小小腦海裡浮現,最終,畫麵停止在她十四歲生辰那日,再往後,一片空白。看時間,應該就在不久前。葉小小晃了晃頭,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