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花知為誰生 作品

第 4 章

    

桌上,不動聲色地盯著園丁。伊萊似乎有些疲憊,勞神讓他最近狀態很差。肩上的貓頭鷹乖巧地站著,像個安靜的玩偶。傭兵皺著眉固定手臂上的黑繃帶和護肘,新舊傷口和戰爭後遺症一直反覆折磨著他。幸運的是,他已經適應了疼痛。賽前氣氛凝固得讓人喘不過氣。每一次遊戲的循環,是生死、善惡和人性的考驗。他們可以是隊友,也可以是致彼此於死地同背叛者。信任,在逃出莊園的渺小生機裡變得小心翼翼。而對麵的監管,是毫無人性的殺戮機...-

監管與求生的宿舍是分開的。莊園並未給出明確的規定雙方陣營不能來往——可誰會與敵人有交集?一方是殺戮的怪物,一方是狡猾的人類。

艾瑪小姐曾經想尋找她的父親,若不是好心的紅蝶小姐救她,她就死在她的父親裡奧手裡了。監管者絕大部分並非常人。廠長失去了所有記憶開始瘋狂殺戮,小醜在瘋癲時會大笑著殺人…...冇有一個求生著願意以命下注去拜訪“鄰屬“們。用兵是第一位,不過是被迫的。

他握緊彎刀,叩響房門。

“請進”,傑克笑著說。若冇記錯,他現在這身衣服是斯文加利。精壯結實的胸肌暴露在鬆散的衣襟裡,讓奈布暗罵一句衣冠禽獸。看見少年緊張地握著彎刀,傑克聳聳肩:“隻是請您喝杯下午茶,我發誓不做彆的事。”最後三個字他刻意加重,頗有暗示意味。

開膛手的房間十分精緻。酒紅色的木桌,毛絨絨的地毯,看上去十分舒適的沙發與床,臥室內甚至擺放鋼琴與紅玫瑰,可見主人的雅緻。

桌上佈滿糕點和氣味獨特的茶,中間蠟燭的火光搖曳著。開膛手似乎不怎麼喜歡陽光,窗簾一直緊閉。“小先生請坐,試試我做的糕點合不合你的胃口。”傑克在遊戲外冇有戴麵具,除了手上的帶血的刀刃外,確實像一名溫柔帥氣的紳士。

傭兵半信半疑地坐下,仍冇有放鬆警惕:“你把之前的話說清楚。”

“好吧好吧,傑克故作無奈地聳聳肩,“小先生可否賞臉先試試糕點呢,我準備了很久的。”奈布猶豫片刻,拿起一塊曲奇。那雙盯誰都像帶刺的藍眸微微張大。平心而論,口感很好。傑克看著少年可愛的反應,雖然隻有一瞬間。“好吃嗎”“還行。”“聞言傑克為他倒了杯茶。

“現在可以說了嗎。”嗯....…我想我的心意已經表達過了,”傑克笑道,“如果先生願意答應做我戀人,我會幫助你們儘可能多地贏得比賽離開這個莊園。”

和監管成為戀人,如此瘋狂的決定奈布並不想考慮。但開膛手給的條件十分優越。每一局,平局都來之不易,若是有監管的幫助肯定很好。但想到開膛手做過的事,傭兵的臉又白了白。”我也不會殺害你的隊友,見對方猶豫,傑克加大誘惑,“就當給我一個機會,不合適也不為難你。”“我憑什麼相信你。“怎布壓低唇角。

“小先生,我若想加害你,你現在就已經……嗯,遊戲外的死亡不會複活,你應該知道。”遊戲內的死亡,疼痛是真實的,但一年內有一定重生次數。至於局外,開膛手的話傭兵也不可置否。

“我答應你,但你不可以做過分的事。”

這句話極大取悅了開脫手。“好,我說的也不絕不失信。那麼我的小先生,現在可以享用今天的下午茶嗎”

今天的開膛手有些說不上來的奇怪,但傭兵也冇多想,不一會就把嘴塞得滿滿的,像一隻倉鼠。在戰場上永遠是有一頓每一頓的日子,像這樣的糕點更不會有。臨走前傑克送了捧新鮮的紅玟瑰。奈布在他強硬的態度下還是收下了,耳尖有些泛紅。

望著傭兵離去的背影,開膛手金色的眼眸漸漸變成了紅色。他輕哼著小調戴上麵具,尖爪發出恐怖的金屬摩擦聲。

-奈布大口大口呼吸空氣。如果可以,他希望這隻是場噩夢。傑克將他放在打開的地窖口旁,“後會有期,小先生”他摘下帽子優雅地行禮。傭兵惡狠狠地瞪他一眼,頭也不回地跳入地窖。傑克輕撫著受傷的嘴角,瘋狂地笑了。賽後應付完隊友的關心,奈布並不想吃飯。他徑直回到房間。衣服上還殘留傑克身上的香水味。“瘋子”,奈布想,狠狠用指腹擦泛紅的唇。深夜,起霧了。房間的霧愈發濃鬱,最後化成人形。看著床上熟睡的人兒,傑克挑起眉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