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花知為誰生 作品

第 2 章

    

嗡嗡作響,瘋狂掙紮未果,乾脆狠狠咬上對方的唇。傑克的唇格外冰涼,壓根冇有人的體溫,濃濃的血腥味在唇齒間瀰漫,可對方彷彿不知痛似地,瘋狂而熱烈地吻著,直到傭兵喘不上氣才停下。奈布大口大口呼吸空氣。如果可以,他希望這隻是場噩夢。傑克將他放在打開的地窖口旁,“後會有期,小先生”他摘下帽子優雅地行禮。傭兵惡狠狠地瞪他一眼,頭也不回地跳入地窖。傑克輕撫著受傷的嘴角,瘋狂地笑了。賽後應付完隊友的關心,奈布並不...-

他震驚地看著傑克摘下麵具,蒼白的麵具下竟不是怪物的模樣,而是一張精緻立體、棱角分明的臉。

“哪怕被背叛也要用自己的命換隊友的命啊,小先生意外的可愛。”傑克笑了。

“少廢活殺了我!“若不是渾身的傷奈布恨不得殺了這個英國佬。他很意外傑克居然知道自己的過去。因為背叛,他死於戰爭,卻在莊園重獲新生。

“我可以放你走,”

聞言,傭兵瞪大雙眸。“作為交換你要接受我的追求。”

奈布簡直懷疑自己的耳朵出問題了,大腦一時空白。

當傑克吻上自己時,他的大腦嗡嗡作響,瘋狂掙紮未果,乾脆狠狠咬上對方的唇。傑克的唇格外冰涼,壓根冇有人的體溫,濃濃的血腥味在唇齒間瀰漫,可對方彷彿不知痛似地,瘋狂而熱烈地吻著,直到傭兵喘不上氣才停下。

奈布大口大口呼吸空氣。如果可以,他希望這隻是場噩夢。

傑克將他放在打開的地窖口旁,“後會有期,小先生”他摘下帽子優雅地行禮。傭兵惡狠狠地瞪他一眼,頭也不回地跳入地窖。

傑克輕撫著受傷的嘴角,瘋狂地笑了。

賽後應付完隊友的關心,奈布並不想吃飯。他徑直回到房間。

衣服上還殘留傑克身上的香水味。“瘋子”,奈布想,狠狠用指腹擦泛紅的唇。

深夜,起霧了。

房間的霧愈發濃鬱,最後化成人形。

看著床上熟睡的人兒,傑克挑起眉梢,意味不明地笑著。

-著貓頭鷹。“我修不動機子,冇事,我來救人。”奈布勉強地笑笑。自上次開膛手莫名奇妙的表白後,奈布每天晚上都做噩夢,像是被纏上般。白天腰腿生疼,還莫名出現紅紫痕跡。修機時難以集中注意力,合修時克利切還責怪他炸機比他頻繁(當然他偷了小零件這種小事本人直接忽略了)先如不安地等待對麵監管準備——他清楚,預知能力在很多時候會致自己於死地,從自身利益來說他不該抽手一些....私事。肩上的貓頭鷹察覺到主人的焦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