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酷鱈魚 作品

1

    

個傷口還是要去醫院。”店員看著我的傷口嚇了一跳,叮囑道。在酒精塗上去的瞬間我控製不住悶哼了一聲,鬆田陣平手下一頓,惡狠狠地說,“痛死你算了。”“鬆田,以後不要來找我了。”我彆過頭不看他。“哈?不可能。”“我不喜歡你。”“你看著我說。”鬆田陣平把我的頭轉回去對著他,“再說一遍。”我看著他的眼睛,咬著嘴唇無法開口。他看我的眼神,是我無法迴應的感情。“你喜歡我。”他果斷地下了結論。他的手輕柔地撫摸著我的...-

看著等在門口的人,我轉身打算連夜換一個安全屋。

“去哪?”不速之客問道。

“冇有你的地方。”

鬆田陣平冷哼一聲,跟在了我的身後。

彆跟著我了。

被劃開的手臂傳來的痛感讓我頭腦更清醒,我不能把他牽扯進來。

我瞥了自說自話坐到副駕駛的鬆田陣平一眼,摸出手機撥了電話。

“梅洛特,你最好給我一個半夜打電話的理由。”波本的語氣聽起來像馬上要過來給我一槍,但是冇有辦法,我需要你說服你的朋友不要接近我。

“送我去診所。”

波本像是聽到了什麼笑話一樣,“淩晨一點,我為什麼要從我家趕到你家再送你過去?”

“我送她。”鬆田陣平奪過我的手機,“地址?”

告訴你讓你暴露在組織麵前,然後看你因為一些“意外”丟掉你的命嗎?

“鬆田?你怎麼…”波本沉默了一會,“我現在過來。”

電話掛斷了。

車裡是死一樣的寂靜。

“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

我扯了扯我的嘴角,“為什麼你會覺得我是好人?我現在就可以告訴組織波本和蘇格蘭是臥底。”

“你不會。”

我不置可否,大大方方撩起我的袖子,露出血肉模糊的,翻出的皮肉。

“車裡有紗布嗎?”他小心翼翼地拉過我的手。

“冇有。”

“他可以給你提供保護計劃。”

“不需要。”

鬆田陣平似乎是被我氣到了,他放開了我的手,拔掉車鑰匙,把我從車裡拉出來。

被他帶到了藥店,毫不意外。

“小姑娘這個傷口還是要去醫院。”店員看著我的傷口嚇了一跳,叮囑道。

在酒精塗上去的瞬間我控製不住悶哼了一聲,鬆田陣平手下一頓,惡狠狠地說,“痛死你算了。”

“鬆田,以後不要來找我了。”我彆過頭不看他。

“哈?不可能。”

“我不喜歡你。”

“你看著我說。”鬆田陣平把我的頭轉回去對著他,“再說一遍。”

我看著他的眼睛,咬著嘴唇無法開口。

他看我的眼神,是我無法迴應的感情。

“你喜歡我。”他果斷地下了結論。

他的手輕柔地撫摸著我的臉,多麼乾淨清澈的眼睛,眼睛裡卻都是肮臟的我,我被他的視線燙得垂下了眼睛。

不能玷汙他,腦子裡有個聲音叫囂著。

我慌張地轉身離開。

所幸波本還是靠譜的大人,即使是大半夜他也來得很快,我快步朝他走去,卻在半路被截住。

鬆田陣平擋在我和波本中間,“冇有彆的辦法嗎?”

對我說?還是對波本?

“鬆田,我不能逼她。”波本無奈地回答。

鬆田陣平沉默著,最終還是什麼也冇說,看著波本把我帶走了。

“我殺了太多人了,波本。”坐在車裡,我顫抖著聲音說道,“他怎麼能…他怎麼可以喜歡我?”

“你為什麼剛纔不和他說呢?”波本嗤笑,“你不敢?”

是,我不敢,我不敢告訴他我殺了多少人,我不敢承認我喜歡他,我也不敢奢想和他有什麼聯絡。

在把我丟在診所前,波本依然對我說可以給我提供汙點證人的保護計劃,希望我好好考慮。

“給他一個機會吧,梅洛特。”

他又來了。

但是這次他冇有說話,我摸出鑰匙打開了家門,倒了杯水放在了桌上就鑽進了房間。

給他一個機會。

也給我自己一個機會。

我下定了決心,打開房門,不出所料鬆田陣平還坐在沙發上。

你們警察這麼空嗎?

“鬆田…”我遲疑著,“陣平?”

“嗯?”鬆田陣平靠在沙發上轉頭看著我。

我走向他,短短幾步路感覺有十幾公裡那麼長。

“你知道的,我是犯罪組織的人。”

“嗯。”他點頭。

“我父母是組織的叛徒。”

“啊?”他站起來,驚訝地看著我,“那你…”

“你說的對,我不會舉報波本和蘇格蘭。”我頓了一下,感覺話有千斤重,“但我是從小在組織長大的。”

說出來了。

這句話說出來了就輕鬆很多,我繼續講述,“我14歲就開始殺人了,手上的人命會比你想象得要更多。”

“你是自願的嗎?”

“什麼?”

“殺人。”

“當然不是。”我看著他,“組織的常態是你死我活。”

他上前一步抱住了我,捲髮蹭到了我的脖子,“所以你不接受zero的保護計劃是嗎?”

“嗯。”

“然後呢?”他的聲音從我耳邊傳來。

然後?

許久冇聽到我的聲音,他放開了我,敲了下我的頭,“笨蛋啊你,然後當然是你願不願意做我女朋友啊?”

這兩者有什麼關聯嗎?我疑惑不解。

“沒關係,你可以考慮……”冇等鬆田陣平說完,我重新摟住他,“低頭。”

他一邊低頭一邊嘀咕,“你其實不用馬上…”

我朝他笑了笑,親了上去。

“當然願意。”

-地轉身離開。所幸波本還是靠譜的大人,即使是大半夜他也來得很快,我快步朝他走去,卻在半路被截住。鬆田陣平擋在我和波本中間,“冇有彆的辦法嗎?”對我說?還是對波本?“鬆田,我不能逼她。”波本無奈地回答。鬆田陣平沉默著,最終還是什麼也冇說,看著波本把我帶走了。“我殺了太多人了,波本。”坐在車裡,我顫抖著聲音說道,“他怎麼能…他怎麼可以喜歡我?”“你為什麼剛纔不和他說呢?”波本嗤笑,“你不敢?”是,我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