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炸栗子糖 作品

第 1 章晚飯

    

是走吧,李向榮萬一帶高手過來就麻煩了!”“我知道你功夫高,但你再能打,也比不過他們人多勢眾啊!”“等咱們離開這這裡,你再聯絡人過來幫忙,好漢不吃眼前虧啊!”周紅顏心裡發虛,真怕秦江今天交代在這裡。“聯絡人幫忙?”秦江卻笑了笑,冷漠道:“彆說李向榮,就算龍門的老闆過來,也隻能跪著說話,我為什麼要跑呢?”“一般呢,在我們監獄,像李向榮那種,滅門連小孩都不放過的垃圾,在裡麵都活不過三天!”秦江一臉鄙夷的...-

“咱們還是走吧,李向榮萬一帶高手過來就麻煩了!”

“我知道你功夫高,但你再能打,也比不過他們人多勢眾啊!”

“等咱們離開這這裡,你再聯絡人過來幫忙,好漢不吃眼前虧啊!”

周紅顏心裡發虛,真怕秦江今天交代在這裡。

“聯絡人幫忙?”秦江卻笑了笑,冷漠道:

“彆說李向榮,就算龍門的老闆過來,也隻能跪著說話,我為什麼要跑呢?”

“一般呢,在我們監獄,像李向榮那種,滅門連小孩都不放過的垃圾,在裡麵都活不過三天!”

秦江一臉鄙夷的說道。

紀誠冷哼一聲:“那又怎樣?我大哥這麼做事都十幾年了,照樣在外麵活得很好,你能奈他何?”

“隻有你這種冇人脈的垃圾,纔會被抓進監獄,我大哥有龍門集團撐腰,誰敢動他?”

“你就彆逼逼叨叨了,洗乾淨等著被跺頭吧!我大哥肯定會拿你的頭當尿壺!”s://..

就在這時,電話通了。

紀誠死死盯著秦江,對著電話那頭沉聲道:“大哥,上次惹您的那雜碎犯我手上了!”

“您多帶幾個人到天水雅居,今天咱們把他廢了!”

“秦江?你怎麼跟他碰上了?”李向榮的聲音一驚,接著低沉起來。

“是這樣,我...”

紀誠剛要解釋,秦江把電話奪了過來,不耐煩道:

“李向榮是吧,紀誠騙了我一億五千萬,如果你勸他還回來,我可以饒他一命!”

電話那頭瞬間傳來了難以置信,和帶著無儘怒意的聲音。

“你饒他一命?即便他乾了你全家女性,老子也站他這邊!”

“小王八蛋,你等著!今天不廢了你,我李向榮就不配為人!”

電話那頭已經開始了躁動,“快快快,備車,給我備車去天水雅居...”

“想要我的命?”秦江一愣,冷冷道:

“好吧,我給你十分鐘,不然我就要辦其他...”

嘟嘟...

秦江還冇說完,電話就掛了。

“嗯?性子還挺著急,怕是等不及了!”

秦江將手機丟給紀誠,不屑的搖了搖頭。

紀誠雙手環胸,一臉蔑視道:

“狂唄,笑唄,希望我大哥來了,你也能笑的出來,彆哭,也彆嚇尿,不然我看不起你!”

“我這就出去迎接,你彆想跑,冇用的,我知道你家在哪!”

說完,他大步出了大廳。

“我的天,聽意思李總要來啊,小子,你闖大禍了,趕緊跑吧!”

“跑哪去?你們壓根不知道李總的為人,他想要誰的命,即便跑到天涯海角,也會把那人的命收了,這就是他的可怕之處!”

“也是,李總連小孩都不放過,這種人性格太暴虐,壓根冇有道義,犯他手裡還能活著的人,我真冇見過!”

眾人見到紀誠這麼說,作為旁觀者都能感受到其中戾氣。

有些人怕一會禍及自己,趕緊結賬走人。

有些人勸秦江趕緊離開,能跑多遠跑多遠。

秦江卻不以為意,對臉色煞白的周紅顏說道:“找服務員上菜吧,我餓了

周紅顏不由一愣,叫道:“秦江,你瘋了麼!這情況不趕緊離開,或者打電話找人,你竟然還要吃飯?”

“行,就算你不懼怕龍門,但你現在是一個人,武功再強,也雙拳難敵十手!”

秦江不搭理,抬手將服務員叫了過來,吩咐道:“上菜吧!”

服務員黑著臉道:“可以,但是要提前把錢付了

“你們惹了李向榮,我怕你們等會被打斷雙手,付不了錢!”

秦江冷冷一笑,把飯錢付了。

“惹誰不好,惹那尊魔王!要是知道你腦袋有問題,我們天水雅居都不會招待!”

“你敢惹事,就不要怪我們給你要錢,等會李總打你時,如果傷到我們這裡的東西,你也是要賠!”

秦江歪了下腦袋,似笑非笑道:

“不說李向榮動不了我,即便他動手傷到這裡的東西,那也是他的責任,關我什麼事?”

店員冇好氣道:“你惹了李向榮,就是你的不對,哪有那麼多屁話?”

“我說你賠,你就得賠!”

“希望李向榮來了,你最好去外麵受死,因為趙府大小姐趙淩妃病剛好,正在二樓至尊包廂慶祝呢!”

“要是擾了她的安靜,你也會吃不了兜著走!”

“趙淩妃病好了?”周紅顏一臉難以置信,隨即看向秦江,滿眼疑惑。

店員說道:“是呀!聽說是帝都來的赤龍盤山針傳人治好的!是位不世出的神醫!”

她看向秦江,一臉鄙夷道:

“你看看人家,那纔是有真本事的人,不像你,隻知道耍嘴炮,不知天高地厚!”

“我在江北呆了三年,都冇聽過蘇家這個名號,這樣的家族也敢挑戰龍門,八成腦袋秀逗了!”

說著,她一臉不屑的離開了。

周紅顏眼神黯淡下去,有些鬱悶道:

“我以為是你治好了趙淩妃的病,原來另有其人

“哎!上次趙行長那麼求你,你都冇答應

“這下好了,趙家對你的印象肯定很差,說不定還會把那天跪下求你的麵子找回來呢!”

秦江嗤笑一聲,吃起菜來。

就在這時,大廳爆發了前所未有的驚恐聲。

“李向榮來了!媽呀,你們看他那表情,這是要人命的節奏啊!”

“前幾年,林家舊臣想幫林清婉,李向榮拉攏不成,當晚就滅了他們全家十三口!”

“聽說連家裡的狗都殺了!彆看李向榮白白淨淨,帶著個眼鏡很斯文,他血管裡流的都是狼血!冇人性的!”

“咦?李總進來怎麼去廁所裡呀?”

大廳食客見李向榮和紀誠去了衛生間,心裡一頭霧水。

不一會。

兩人走了出來,紀誠端著個裝著淡黃色液體的杯子走了過來。

他一臉壞笑的放到秦江身前,隨後恭敬地站到了李向榮身後。

“尿!”周紅顏聞到了濃重的尿騷味,猛地起身躲開,一臉噁心。

李向榮在眾人驚詫中,將秦江身邊的椅子踢開,滿臉陰翳的命令道:

“喝了它!”

-賬走人。有些人勸秦江趕緊離開,能跑多遠跑多遠。秦江卻不以為意,對臉色煞白的周紅顏說道:“找服務員上菜吧,我餓了周紅顏不由一愣,叫道:“秦江,你瘋了麼!這情況不趕緊離開,或者打電話找人,你竟然還要吃飯?”“行,就算你不懼怕龍門,但你現在是一個人,武功再強,也雙拳難敵十手!”秦江不搭理,抬手將服務員叫了過來,吩咐道:“上菜吧!”服務員黑著臉道:“可以,但是要提前把錢付了“你們惹了李向榮,我怕你們等會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