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運時代與日本推理小說

2014年,台灣發起了太陽花運動,這個以學生為主,卻極為鮮明的標誌了台灣認同世代正式要與文化中國世代分道揚鑣的社會運動,成為了某個歷史的關鍵點。現在為時尚早,並無法論定太陽花運動的「結果」,但卻在當代建立了某個可待追索的思想轉折位址。
因此2015年時我寫了這篇關於日本學運的文章,希望能夠提供給台灣讀者一個參照的可能。另外,因為篇幅關係並沒有太認真說明最有名的東大學運,這可以參考故事的這一篇文章

閱讀全文 學運時代與日本推理小說

世界以謎團為本

這是因應《幼獅文藝》2020年5月號「謎團人間」的企劃而寫的稿子,標題很明顯來自於舞城王太郎的《世界以密室為本》,雖然篇幅不長,但我覺得具體而微的表現出我近年來對於「謎團」的思考。也就是我試圖去理解謎團的「普遍性」,而並非是推理小說的「工具」而已。(當然從中也可以辨識出推理小說的獨特性)

閱讀全文 世界以謎團為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