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倫坡與《巴納比・洛吉》

為了慶祝狄更斯生日,所以把以前貼在臉書的文章拿來重貼。
如今重看,發現這篇文章根本是個關於經典作家的三題作文XDDDDDD

2015年,商周出版了丹・西蒙斯(Dan Simmons)的《狄更斯與祖德》(Drood, 2009),這本書取材自狄更斯(Charles Dickens)的真實經歷,將其遭遇火車翻覆後幸運存活下來卻性情大變的歷史資料,與他生前並未能完成的《艾德溫‧祖德之謎》(The Mystery of Edwin Drood, 1870)連結在一起,透過另一位知名的小說家——也被稱為英國推理小說之父——威基・柯林斯(Wilkie Collins)的介入,再度對我們所熟知的歷史增添上了奇情色彩。

不過有趣的是,提到狄更斯跟「未解的謎團」,在此之前,也有一位推理作家嘗試續作,並且獲得了,唔,我們姑且稱之為「相當有趣的結果」吧。

那個謎團,是《巴納比・洛吉》(Barnaby Rudge: A Tale of the Riots of Eighty, 1841)這本書,那個推理作家,是我們大家都相當熟知的艾德嘉・愛倫・坡(Edgar Allan Poe)。

故事是這樣的,1841年二月,狄更斯開始在他短命的雜誌Master Humphrey’s Clock上連載歷史小說《巴納比・洛吉》(這也是他唯二歷史小說,但另一本顯然有名得多,叫《雙城記The Tale of Two Cities》),大概在四月的時候,愛倫坡看到了,然後馬上敏銳的意識到這個他所敬愛的同行作家,也做了與他在同月發表的小說一樣的嘗試。

對,我說的是〈莫爾格街謀殺案〉(The Murders in the Rue Morgue),而愛倫坡在只看到前十一章的《巴納比・洛吉》時以為,狄更斯開始試著寫偵探小說了。於是他為了表示自己的興奮之情,也馬上寫了評論發表在五月一日出刊的Saturday Evening Post上。不過與其說評論,不如說愛倫坡靠著收集這十一章中提供的線索,對這本書的偵探過程與兇手的身份進行了大膽的假設與推斷。

結果一喜一憂,喜的是,他猜對兇手了,但憂的是,他所有的細節與偵探過程全部猜錯,而且因為他評論的文字實在太斬釘截鐵,那些錯誤顯得更為刺目荒唐。

不過愛倫坡不是省油的燈,他馬上在1842年二月的Graham’s Magazine上發表了第二篇評論,去透過各種書中的細節討論狄更斯如何「糟蹋了一個好好的謀殺情節」。事實上,從總共有82章的成書看來,狄更斯的確無意在命案上多所鋪陳,他只是試圖用這樁命案作為主角介入大事件的引子,但從愛倫坡的第一篇評論看來,這個命案也的確應該可以發展成一本相當精彩的推理小說——如果像他那樣寫的話。

其實就很多角度而言,愛倫坡都稱不上是多好的評論者,他太過情緒化,總是只在意他想看到的,但另一方面,透過他的評論我們則可以更瞭解他如何創作,如何組裝自己的小說。

總之,也正因為有了這個前例,我不免好奇,如果愛倫坡看到了只有23章的《艾德溫‧祖德之謎》,該會怎麼鋪陳它後續的故事與結局。 雖然這本書問世的時候,他早已離開這個世界二十一年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